【電影】《蒼鷺與少年》:因為惡意,所以世界

2023/10/3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蒼鷺與少年》劇照

《蒼鷺與少年》劇照

導演:宮崎駿
編劇:宮崎駿
配樂:久石讓
演員:山時聰真、菅田將暉、柴咲幸、木村佳乃

日本國寶動畫大師宮崎駿,睽違10年再次推出新作,並且於宣傳期間稱之為「真正的引退作」。雖然我向來不是宮崎駿的死忠粉絲,但是吉卜力出品的動畫,如《兒時的點點滴滴》、《螢火蟲之墓》,以及《貓的報恩》,皆為我的心頭好。因此,當本片上映初期,毀譽參半的評價一出,反倒勾起我的好奇心,迫切想知道宮崎駿怎麼了?

《蒼鷺與少年》講述少年牧真人(山時聰真 飾),因為母親久子葬身醫院火海,他被迫跟著父親遷往鄉下大宅,並且和繼母──同時也是久子的妹妹──夏子相處,但真人不願親近夏子,直到他在大宅附近閒晃時,遇見一隻會說話的蒼鷺,並且發現一座神秘的廢棄高塔,而隨著夏子在樹林失蹤,真人決定潛入高塔,從蒼鷺手中救回夏子。

(以下有雷,請斟酌閱讀。)

《蒼鷺與少年》劇照

《蒼鷺與少年》劇照

老實說,本片的隱喻之多,實在有一點出乎我的意料,讓我不禁回想起《神隱少女》的複雜難解,但是相較之下,我卻更愛《蒼鷺與少年》的層層遞進,因為它不只是《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故事體,還加上《全面啟動》的邏輯,以及《駭客任務》的命題,徹底拉高電影的層次,但也因為本片有太多的模稜兩可,以下純粹書寫個人觀點和感受。

首先,「真人」的名字曾被夏子解讀為「真誠之人」,而「蒼鷺」的日文發音又同「詐欺」,因此本片開頭顯然是「真實」與「謊言」的碰撞;然而,真人因為不適應鄉下學校,曾經拿石頭砸破腦袋,藉此欺騙家人他遭到欺負,可見在本片脈絡之下,「欺騙家人」顯然依舊符合所謂「真實」,但是一種「惡意」。

隨著真人穿過「地獄之門」,進入下界的海洋,並且看見面臨生存危機的鵜鶘、吃魚才能投胎的「哇啦哇啦」、划船渡海的黑暗幽靈,以及墳主的墓誌銘「學我者死」,我們都能發現,此處果然是貨真價實的地獄,摻雜著互相競食、獵殺的景象,但這些稱得上「惡意」的行為,又是如此貼近生物本能,甚至隱含「為了傳承」的必要之惡。

《蒼鷺與少年》劇照

《蒼鷺與少年》劇照

接著,真人跟蒼鷺決定合作,一同前往產屋營救夏子,讓「真實」與「謊言」開始協調,在旅程中成為彼此的夥伴,而真人也在火美的幫助之下,好不容易跟夏子重逢,即便遭到夏子咒罵驅離,真人也不退縮,甚至主動叫喚「夏子媽媽」。

這個轉變,對很多人來說似乎唐突,但是回到前面情節,真人曾在出發前不久,讀過母親久子留下的《你想活出怎樣的人生》一書(而且他似乎沒讀完),書中曾提到「換位思考」、「承認錯誤」等觀念。因此,真人願意主動救夏子,很可能是因為他開始同理夏子因為喪姊、接收外甥,以及懷孕待產等,這些不斷增生的壓力存在,而夏子對他的惡意,自然就是人性的一環,只有概括承受,才能靠近彼此。

也因此,當真人遇見自己的曾舅公,並且以「惡意的必然」為理由,拒絕接收這個否認惡意、仿造佛教極樂世界的理想國度時,那些象徵軍國主義信徒的鸚鵡,才會因為毫無節制的貪嗔癡,直接摧毀整個「下界」,導致曾舅公的理想國度瞬間崩毀。

《蒼鷺與少年》劇照

《蒼鷺與少年》劇照

看到這邊,我突然腦補這一整段「下界之旅」,其實就是宮崎駿的理想世界,但是他也深刻知道,當「惡意」無法明說、坦承之時,很多極端思想就會萌芽,成為戰爭的源頭。因此,唯有承認惡意的必然,把世界還給真實的人性,跟「謊言」共處,並且相信人性終將向善,我們才有可能成為彼此的夥伴,找回和平的可能。

片尾,真人依舊是真人,蒼鷺依舊是蒼鷺,但他們都是世界的一部分,沒有誰該被消滅,甚至彼此能是很好的朋友,而火美決定回到現實,透過迎向死亡來生下真人的「愛意」,更是人生最重要的精神。因為愛意,所以接納惡意,並且化為世界。

《蒼鷺與少年》因為留白,固然需要腦補觀賞,但是腦補之後得到的酣暢淋漓,可能只有宮崎駿才能給予,而當我們真心相信自己的腦補,從中獲得一些力量與啟發,並且願意為生活做出改變的時候,我想作品就已經達到它的目的了。



92會員
313內容數
主要更新極短篇小說欄位,但不定期更新個人影評、電視電影編劇寫作技巧、提案技巧、其他電影知識......希望有需要的人可以參考、分享或收藏。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