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廚房就是回憶製造機。幸福,透過孩子的表達後,竟變得如此有生命力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photo by Pexels

photo by Pexels

餐盒裡的糖果!

  

我媽媽是米其林的大主廚!

  

我媽媽煮的飯菜是全世界最好吃的!

  

謝謝媽咪,親自幫我做便當,還幫我送來。

  

同學都好羨慕我,說我很幸福,同學還要我分他們一點,他們也好想吃。

  

自從答應兒子的願望後,放學回家後可以聽他「歌頌」媽媽的愛心餐盒,看他如此享受也感到幸福,我覺得辛苦和奔波的疲累也變成另一種療癒自己的方式。

  

準備餐點和親送的過程也勾勒出一種幸福的樣貌,原來幸福透過孩子的表達,變得如此有生命力。

  

兒子大班時常說媽咪煮的飯像「糖果」一樣甜,一樣美味,我最喜歡吃了。他的意思是指美味,只是形容詞換成了糖果,我常常聽了心花怒放,覺得心頭常被溫暖包圍。

  

親友開玩笑也打包票說,那是因為他還小黏媽媽,所以什麼都媽媽好,等他長大了,就不會再說想吃媽媽煮的飯了。

  

我想著親友信誓旦旦的話,也想著或許有可能,就像每個孩子在很小的時候,都搶著「玩」家事,待孩子長大後,明白家事是怎麼一回事後,就需要三催四請是一樣的道理。

  

不過,一直到現在兒子對我的料理仍然讚譽有加,這幾年也幾度許願:媽媽如果很有空很有空的話可以幫他送餐,我想他可能還沒有吃膩媽媽的料理。

  

「謝謝你的不嫌棄,媽媽真的好感動。」這時,吃味的爸爸只能幼稚地用酸葡萄發送醋溜溜的攻擊。

  

可是親送餐點這件事光想就覺得似乎很難辦得到,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想法一直擱置在心裡,直到上週才下定決心要這麼做,但前提仍然是「我的時間能配合」,然後不要求自己要天天做到。

  

當我這樣和兒子說時,他開心地手舞足蹈頻頻問道:真的嗎?真的嗎?看他一臉期待又興奮的模樣,真的很難不被他打動。


raw-image

於是就隨性的從某一天開始了——媽媽的愛心餐盒之旅。

  

雖然都是家常到不行的菜色,但還是決定建立一個獨立的相簿來記錄為孩子做的餐點。

  

食物在進入口中後,就從原本看得見的食物,最後變成只聽得見咀嚼聲音的食物,再來就進到肚子裡,咕嚕咕嚕後,便了無陳跡。唯獨那滋味和味道在食物消化後仍在,且會長久存放在心裡。

  

沉浸在味道的回憶裡也很動人,原來廚房就是回憶製造機,不用找哆啦A夢就能擁有比「糖果」還要甜的記憶。

  

  

《餐盒裡的糖果》

愛心餐盒裡有什麼糖果呢?

  

*高麗菜炒飯

*乾煎金目鱸魚

*雞蛋豆腐酥

*橄欖油煎玉米荀和小白菜




歡迎你贊助與支持我的文字書寫。感謝你的停留與閱讀。如果你也喜歡我的文字,請給我一個鼓勵的愛心或追蹤、分享喔!


謝謝陪伴我們的那些故事。即使長大了,也不要忘了我們仍然是個孩子。祝福你的每一天都能夠在紛擾裡找回平靜和溫柔自在。

在這裡可以搜尋微微的粉絲專頁:棉花糖的晴天暖綿綿 

點此連結即可線上聽微微說故事:微微的原創晚安故事

  

  



慢下來,才能看見與理解孩子,而我們也能在「慢」裡找回自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