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少女的告解筆記Dear Dairy:我可以愛妳嗎?與詩 之一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每篇故事皆可獨立閱讀,篇章開頭可先讀這篇

raw-image

我可以愛妳嗎?之一

基本上男人就是容易得寸進尺的生物,有的好似交換過最私密的液體,就連感情也要一併負責,給了顏色就開起染坊,嚐過甜頭就開始大膽地肆意妄為,沈浸在曖昧過後的肉體,就以為想一起談場戀愛,哦,可是他們都不知道,那種喝茫的情緒在高潮之後,連同在外的愛液包裹裡頭的精液的保險套,都被她給丟進了垃圾桶裡。

她抽離後就毫不戀棧,對方要的也許她都明白,可是她不想給,只是沒辦法明說,確實,我並沒有喜歡,甚至是沒有無感的,蠻不在乎的極致形態。

「我喜歡你,可以跟我交往嗎?」

「嗯,可以哦!那你就不能再跟我做愛了。」

「呃……。」



我可以愛妳嗎?之二

此處交媾的本質是參透慾望、穿透身體,而沒有參與生活這回事。這些關係都是帶有目的地的,所以不能對於這類利益性的關係,抱有感情昇華的期待。

女孩幡然醒悟, 心底有個聲音對她說:「妳的身體比妳的情感有價值。」

幽默感像墨水淋得她滿身,漆成比夜色更深邃的黑,卻沒有淋漓盡致的絕美。

又發現自己的一個優點呢。

怎麼能不說人生是一場黑色喜劇?



詩之一

我有雨天

雨從清晨下到白晝

濕了又乾 乾了又濕


你說沒關係

反正今天是週末

既然都兩個人了

就別太獨立了吧

你很能幹

我都清楚

我的身體也是


遇見你之後

我開始喜歡自己的過敏體質



親愛的白:

要女人守貞潔,還是一堆男人有處女情結,可陽具卻是這個世界上最沒有節操的東西,摸個幾下就硬,就以為她想跟自己做愛,反正不過也就一根棍子,只是在她身上的是洞,也沒比較特別,為什麼自由意志使用自己的身體,用多了就要被罵得難聽?還不都只是器官而已,那跟被強迫的那種又有什麼不同?還不是一樣被說嘴,像信仰的觀念就供奉著,就懸在那,可蹧蹋起來一樣毫不留情,踐踏得跟過節老鼠沒兩樣,因為牠沒找到家,而我的家,早就在幾年前不復存在。


今天張開腿的時候,腦袋想著要怎麼給這個男人形容詞。

男人頭埋在我身下,抬起頭對我說我像一塊鬆餅,還裹著蜜的味道,嚐起來很甘甜,我輕輕地笑,他又說自己要像奶油一樣融化在我身上,男人大概以為自己床上的言語起了奏效,可我只是止不住笑意,因為我覺得他是冷掉的薯餅,沖完澡比較清爽,卻遮掩不住自身挾帶的油膩。

有的人啊,清爽得像是一枚吸油紙袋,裡頭是藏不住油膩,冷掉的薯餅一塊。


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不珍惜自己,身體、肉體,說得很珍貴,可是不要太在乎的話,也是身不帶來,死不帶走的坦然,說得好像我有多麼想在死後立一個貞潔牌坊一樣,愛惜又有何用?別人任意地在上面塗鴉,結果你發現那些痕跡擦也擦不掉,還敝帚自珍。

艾蜜莉  筆

114會員
146內容數
散文與短篇、小眾文學集散地,生活揉捻成故事,用文字賦予靈魂重量,來一趟人間,得活得盛放燦爛,連遺書都要寫得浪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