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日記 D4:grounded,愛的根終於能夠向土地展開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raw-image


今天對我來說是重要的轉折點,我從早上九點到現在都還醒著,且一直做著這份不要我的工作,直到剛剛的凌晨一點半,並在凌晨兩點參加例會。

之所以這麼清醒,沒靠任何咖啡或刺激,單純就是,我感覺我可以從那些愧疚、痛苦、不諒解、憤怒中自由了,而我迫不及待迎向那樣的自由。


稍早的時候,我因為看到一個公司不該讓我看到的文檔(他們大概忘了關我的權限)親自看見自己是如何被搓掉的,因為這樣的不公允,帶來更多的憤怒,心想著:如果他們無法真誠,至少要專業。

想起昨天睡前Y陪我聊的,他不懂我怎麼還糾結在誰的對錯,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好這種問題。對他而言,這些是大腦的運作,我試圖用各種比較讓大腦好受一點,但這些作為,都是想逃避情緒。對他而言,真正成熟的面對情緒,應該是去正視它:你知道受傷了,感受受傷、感受風暴、感受不適,因此才有療癒的可能。因為一直逃避,是沒有辦法處理情緒的,只是將他們掩蓋。


起床後,我想起過去在憂鬱症時,主要的黑洞來自愧疚的情緒,朋友告訴我大衛霍金斯的心靈能量,這些能量都有分等級的,當你能維持在高等的能量時,你的心情是平衡的,整個人散發出來的也是一種好的氣。但是當你一直困在低等的能量如憤怒、愧疚、羞愧時,你是蜷縮的,且可能接近死亡的狀態。

昨天的日記裡沒寫到,其實我去了一趟聖心堂,參加了場彌撒,受到神父的祝福,Y說再被祝福的那幾秒鐘很神奇,感覺有股靈氣。我倒是沒感覺到,但是心情平和許多,講到那句基督教多年前感動我的禱詞「求您寬恕我們,如同我們能寬恕別人一樣」,心情總是特別激動。


之所以今天能重生,除了因為我的支持網,不吝嗇的給予我各種愛與關懷,有些人教我如何爭取權益、有些人就算我鑽無數次牛角尖都還是不厭其煩的大方陪伴,有些人單純就是打電話來支持,陪我聊聊。

我選在日落前,跟一位過去也在這間公司的同事聊聊。我們過去並不是最熟、天天講話的朋友,甚至只見過一次面。但是她在我心目中,一直是那個溫柔、不會批判、且我想信能帶著公允接受我情緒的姊姊。我知道她與老闆們也是朋友,不奢求她陪我一起對公司憤怒,單純就想對「是不是該繼續把工作的心力投入理想主義中」這個議題,請他給我一些建議。因為我知道她離開公司後,自己去創業,能夠有份養活自己的錢,也能用餘裕幫助她在乎的女性團體。

我跟她說了我的處境後,她先立刻拍拍我,告訴我她真實懂這樣的挫折與難過的。在她在公司的這四五年來,也已經多次看過這種模式,老闆用各式各樣的理由炒人,有時候是不留情面的。接下來她問我:tang,你在這裡工作開心嗎?

我說:考慮到我做的事情可能能夠幫助並改變世界、且我的同事都是一群有共同理想而善良的人,我很開心;但你說工作本身嗎?自從去年公司開始有財務危機之後,我被加上更多不屬於我原本工作範圍裡的工作,到後來感覺更像是在打雜,東做西做,我不是很確定對我自己個人職涯的成長是什麼。

她說,這就對了,因為工作中最重要的,一定還是要自己所熱愛喜歡的吧。我因為不懂的拒絕,工作來了我就收,毫無界線,她聽到我這樣被分配一堆工作,忙得沒日沒夜,也覺得心疼(聽起來她在的時候,並沒有這麼崩潰的忙錄?!)

後來她跟我說了一段老闆永遠不該聽到的話:

這間公司一直以來就是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他們換來換去,一下招這個職位、一下招另一個職位,最後發現跟原本方向不同,又叫人家走路。過去有個做內容運營的同事,也是像我一樣做的特別賣力,但後來老闆又不想花那麼多時間做內容,他也就被請走了。

公司成立近6年了,沒有盈利、產品方向不明確,就連選人也都一直有很大的問題,曾經好幾次特別請來糟糕的人,搞得整間公司雞飛狗跳。老闆有理想,但不懂市場與用戶需求,偏偏他的合夥人也都跟他是同種人,沒有人能跳脫這個trap。她語重心長的說:這間公司產品是做不起來的,用戶數少、影響力又小、未來也不明確(其中有一位初創成員也是因為這樣而離開的,覺得整個公司roadmap真是太模糊了),但是老闆個人的影響力會越來越大。

這也是他想了很久,決定離職的原因。他能再學習的東西已經有限了,而這些種種的工作內容,都不像是在為自己累積,而是為老闆打工。

因此她要我再三確認,真的不要覺得是自己的問題,是這間公司用人跟營運方向,都一直有問題,也不知道想往哪裡去。只能一直困在這樣的輪迴裡。

聽完這段話,我幾乎要哭出來,想像一棵大樹伸手擁抱她,我感覺自己終於有根,我終於能諒解並原諒那個受傷且不斷責怪的自己了。我感覺到愛,感覺到憐憫,感覺到原諒,最重要的是,她告訴我我自由了,「千萬部要這麼傻、不要怪自己不好,我真的是要為這個結局而恭喜你」,而我也真的感覺身體變輕了。

這些話其實家人跟親近的好友都對我說過,他們都說,你早就發現公司有問題了,但是以你的性格,就是會繼續撐著,因為你還是會選擇相信理想,那就會繼續困在這個迴圈。

她說還在裡面工作的人容易當局者迷,當初她離職時,也曾提醒過幾個比較親近的同事說,把這裡當作練功,但練好了一定要趕快離開,這裡不是適合久待或長期而言對職涯發展健康的地方。我不禁為自己的自由感到幸運,同時也雞婆擔心起那些我在意的人們,他們真的要再像過去這樣投入120%的自己,為老闆個人的形象與影響力打工,而不是真正創造什麼嗎?

最後她鼓勵我,不管決定下一步怎麼走,一定一定要有自己的side project,經驗一個帳號也好、podcast也好、寫文章也好,是創造性的事情,是能讓我感受到炙熱的事。當初的她也是這樣,直到她感覺這個side project也穩定能獲利了,才真正離職,現在得以全心投入。她說真的是被錯付了,但是至少psychological richness,讓自己成為更有層次的人了。

掛斷電話後,她答應只要我願意開始創造,她願意來客座,用各種方式來支持我。並傳給我這樣一段溫暖的話:


親愛的tang,一定要知道你很棒,你願意為了理想去努力、真實地付出時間和精力,這是多麽珍貴的品格。我很驕傲擁有你這樣的朋友。在南方的深夜,我也想緊緊地擁抱你。希望你享受巴黎夕陽,今晚吃一頓開心的晚餐,再像我們這群朋友愛你一樣,好好地愛自己、肯定自己。然後再出發,去新的地方。

後來一個很想念的朋友J,在地時間的00:30了,還是堅持打來跟我聊聊,我曾經說過他就是個黃金獵犬,後來去菲律賓也買了一個鯨鯊的湯匙,因為他們的笑容實在太peaceful太相像。我知道他的忙碌,在我們多個月失聯後,他還是願意敞開來接住我。我們聊著生活、聊怎麼在異地交朋友、聊市場今年會不會起飛、聊我對什麼新的科技會感興趣、聊我從這個工作得到什麼takeaways,我知道他不是那種最會陪人聊天的人,但他讓我好自在的講話、分享,it's casual and sincere。甚至他鼓勵我要建立人設與個人品牌(omg my biggest fear)但在這樣的情境下,why not? 好玩嘛!我也能夠敞開自己,想著各種不曾想過關於自己的可能性,以及我如何想念著遠方的大家。我想我還是沒被理想主義打敗,我還是想加入他們,只是用著不一樣的形式。最後我問他他快樂的秘密是什麼?

他說:there's no such secrets。對他而言,being surrounded by positive people and friends, to create something, or helping people,就足以讓他知足和快樂。我想了一想,這剛好也似乎是我快樂的根源。且在他心目中,我其實也是這樣的黃金獵犬。真好。

0會員
4內容數
我開啟這一系列的書寫,因為我想要很忠實的、透明記錄下心情的轉換,我答應對自己誠實,也答應自己,重拾荒廢已久的書寫,無論有沒有公共性,都可能是某種療癒之道。 在這個過程中,我經常有一種很孤單的感覺。我想,若我願意寫出來我的經歷,也許哪天有個遇到相似經驗的人,也會從中得到安慰,知道沒有人是一座孤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