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旅行者之再續前緣(三)

私密發佈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raw-image


    他發現自己手腳冰冷、渾身濕透的癱坐在玻璃櫥櫃前的地板上,想一蹬腿站起來,卻使不上勁兒,彷彿是在非洲草原上經歷了一場牛羚從獅口下逃生的驚恐之旅,胸口仍在不停地起伏,表示才剛剛脫離險境。

    古董懷錶的指針繼續走著,儘管還是倒著轉,但指針移動的位置並不只有幾分鐘,而是半個小時,說明他在先前好像僅僅一瞬的時間裡,其實已經從現在與過去交錯的時空中來回穿梭一次了。

    「今天真是見鬼了,先是迷迷糊糊地被吸引進來,碰上一個居然戴著眼鏡在看書的老獸人不說,還莫名其妙的經歷了時光逆返的奇事。剛才突來的眼一矇,不知是嚇昏了還是被施了法術?那歷歷在目、如同切身感受的遭遇,究竟與我有什麼關係?為何心中隱隱有著一股酸楚的感覺?」他在心裡蹦出一個又一個的問號和驚嘆號。

    「那個十六歲的男孩,就是上輩子的你,你不認得了嗎?」白髮老人的嗓音依然低沉,但多了些溫柔,一邊說話一邊走過來彎腰伸手要拉他起來。

    他覺得自己像是一隻小老鼠般的被捏離了地面,待站穩後,故意壯起膽子說:「少給我裝神弄鬼,說什麼十六歲的男孩?什麼上輩子的我?你祖爺爺我才不信這些個鬼話。直得來吧!開門見山說出你的目的。」

    白髮老人猶似水泥灰牆的臉上終於裂開了一抹微笑,然後走至玻璃櫥櫃後方拿出了那只懷錶遞給他,說:「你本是這只懷錶的主人,後來你把它送給了曉玫;喏,就是嵌在錶蓋內層那張照片裡的女孩。」

    他接過懷錶,看著泛黃照片中的女孩臉蛋,久久不能自己,正當魂魄又將從身體抽離時,他竟猛然抗拒,啪的一聲把錶蓋蓋上,緊緊握在手中發抖,似是長埋在記憶深處的前塵往事,衝破不堪回首的意識牢籠,重新喚醒了一段未能延續的感情。

    「不,我不相信這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也都已經過去了,我還能怎麼做?我不想再經歷一次那樣的痛苦,求你放過我。」他語帶哽咽向白髮老人提出懇求,像是明白了些什麼,宛如有一種曾經痛徹心扉、難以傾吐的苦楚,再度湧上心頭。

    「我只是一個傳遞時光訊息的媒介,没權力替你作出任何決定。如果你没勇氣重回過去,你就不會知道曉玫到底有多麼愛你?不說你不知情,你死後可以投胎轉世,但蓄積在曉玫內心的執念,卻使她在嚥下最後一口氣時,變成了痴守樹下苦等良人的孤魂野鬼。倘若,你選擇不去了卻這段情緣,曉玫有可能永世都無法轉生。」白髮老人講完這段話,輕嘆了一口氣,隨即指著他右前方掛在牆上的那幅人像油彩畫說:「請你注意看著那幅畫。」

    畫像中畫得應該是一對中年夫妻或情侶,畫工雖然精細,倒還稱不上名作。就在他看不出所以然,準備開口提問的剎那,原本鮮艷的油彩色澤竟慢慢褪去,清晰的人臉描繪也逐漸模糊,最後化成點點微塵,浮出畫面,並捲成一縷煙霧,從屋子中央上方的天井飛升而去。少了主角的空白畫紙似乎具有靈性,既然男女主人皆已遠離,徒剩空房唏噓又何必,竟轟的一聲自燃,只見淒冷的火光飄搖了幾下,連殘跡也不留存一絲,就像一切均未曾發生過的消失在他的眼裡。

    他瞠目結舌地轉頭望向一旁的白髮老人,用一臉詑異及疑惑的神色等待合理的解釋。

    白髮老人推了推鼻樑上的黑框眼鏡,緩緩對他說:「在這間屋子裡所有物品的背後皆有一個故事,而每一個故事也都有一個未了的因緣。如果遲遲等不到了結,它就會隨著時光流逝,在未來的空間裡變得越來越大,那是一種怨念增生被物質化的具體呈現。當怨念依附物質到一定的巨大程度,物質因無法繼續承載,就會出現類似你看到那幅畫的景象。換句話說,上天給的時間有限,每一次的生命輪迴,若不能把握解脫靈魂負累的機會,再好的因緣也會扭曲成來世的枷鎖,化作無形的障礙。」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我錯過了這次機會,也許生生世世都會受到這個未了因緣的糾纏,而且是轉變成怨念後的糾纏,永遠不得安寧?」

    「差不多是這樣。除非你有本事做到自度度他,否則你逃不出六道的輪迴報應。」

    「我還是不懂?你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憑什麼要我相信你說的話!」他此刻的腦海裡有著亂七八糟的糾結,很確定自己心疼曉玫,但又害怕被眼前這個傢伙給欺騙。

    「我有我自己的故事和未了的因緣,若你想繼續聊天,我倒是樂意奉陪;但我必須提醒你,你的時間不多了,趕緊做出決定。」

    他皺起眉頭,慎重思索了一會兒,然後高舉手中的懷錶說:「告訴我,我應該怎麼做才好?又要從哪裡開始?」

    「我已經說過了,我只是一個傳遞時光訊息的媒介,没辦法提供你任何的建議,那是屬於你的因緣,唯有你自己才知道應該怎麼做。」

    「我還有多少時間?」紛亂的情緒使他幾近抓狂,隱約聆聽得到光陰荏苒的聲聲催促。

「指針是從停頓的十一點零五分開始反向逆走,當時針逆轉兩圈後與分針又再度回到十一點零五分的位置時,懷錶的分子結構會產生異變,你和曉玫之間的命運恐怕就注定了。」

他迅速掀開錶蓋,確認指針目前的位置是十點十三分,也就是說,他只剩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可以處理這件事情。

「這麼短的時間,怎麼可能?」他慌了。

「老天吶!幫幫忙,給我一點頭緒吧!」他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直在原地踱步。

倏的,或許是他的錯覺,整間屋子以他為中心,忽而快速旋轉,連同屋內的東西,有如被漩渦吸入一般,全進了懷錶裡面。

錶蓋再度關上,如鵝毛般掉落地板,在無光的暗色中,迴盪著一聲輕脆。(待續)

85會員
151內容數
嗨!大家好。這是一個專門分享與談論人生哲理和生活智慧的園地。如果有人問我說:「人生最大的成功是什麼?」我的回答是:「活出快樂的自己。」但願所有有緣來到這個園地的朋友們,可以因為受到一句話或一段文字的啟發,進而活出快樂的自己。歡迎大家提問或表達意見,我是弱魚,您就是我的活水。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