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那些小事|淹沒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一早在IG裡看了一部劇情解說,劇情是簡短介紹安海瑟威的影集《摩登情愛 Modern Love》,女主角是一位躁鬱症患者,在躁症與鬱症中交替穿梭,因為疾病的關係,在躁症時,她充滿自信,對未來充滿樂觀,鬱症的時候,陷入情緒的泥沼之中。

生活裡,她是一位優秀的律師。

然而,也因為她從15歲就罹患躁鬱症的關係,因此她很難維持穩定的關係,因為她可能會有一段時間是躺在床上,拒絕於任何人聯繫,拒絕與任何人交流、溝通的。

而最大的難題,是坦白的告訴別人她有這項疾病。

她總是用腸躁症這個理由解釋自己曠職的理由,事實上是她甚至一步都不想踏離房門,上一秒還自信爆棚,下一秒可能就哭坐在床邊。

事實上她很想要有一個人可以接住這樣情緒的她,但她從未告知任何人,她有這個低潮的疾病。事實上,我相信也會有這樣的好人可以接住這麼不完美的她,但她從未揭露自己弱點,只是想隱藏跟逃避它。因此,這樣的拒人於千里之外,讓關心她的人逐漸遠離。甚至誤以為自己是不是做錯什麼。


雖然我沒有罹患躁鬱症。但我好像可以明白這種淹沒在情緒之中的情境。

沒有什麼比淹沒這個動詞還讓我覺得適合的。就像是浸泡後的海綿,或者抹布,總之吸滿了水,想乾乾淨淨地拿起來,但似乎不靠外力拉自己一把,就像身陷泥沼一樣,被一群水給淹沒。

那種水可能是一種戲,我自己解讀為是一個習以為常的劇本

就像我們熟知的某種扮演的腳色,可能是受害者劇本,或者什麼日復一日的厭惡之類的。


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這種劇本,而之所以沒改變,是因為我們從未改變回應的方式,因為沒有改變這個回應的方式,所以自然造就一模一樣的結果。

事實上,我們是有義務,或者應該是說有必要去嘗試一個不同的方式,以得到一個讓自己的舒服的結果。

就像工作之後,我發現我存在著一個悶葫蘆的劇本。例如其實我可以感覺到別人生氣,但我從不提出或者詢問別人生氣的理由,放任著對方持續這樣的情緒。又或者,我自己在生氣,但我並不坦白我在生氣,我就是讓這一切惡化。

理由是,因為我怕我衝動說出口的話語可能會更傷害彼此的關係。

就像我常因別人氣頭上說出的話放在心裡而受傷。但事實上我有的時候是可以提出解釋的,但我並不想解釋。


那天同事從頭到尾臉色臭到尾,我問了她是不是在生氣?然後她說她在氣的理由,然後我跟她道歉。我第一次感覺到跳脫劇本的影響力,她甚至開始分享很多工作上的做法給我聽。以前,一般來說,以往看到這種臭臉人,我都會懶得理她。然後下次上班就會更加理尷尬。


只能說牡羊座真的是直脾氣。他一定要在當下告訴你他生氣的理由,甚至可能不顧忌會不會破壞彼此的關係。但牡羊座某個角度,好像也是一個比較真誠的人。

65會員
323內容數
小小樹洞,我的生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