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爆炸後|回想著,你什麼時候被訊息淹沒的

2020/06/1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國小六年級的時候,你有了人生第一個email,還記得是蕃薯藤的,記得它這樣拼yam.com,真好記,有了email之後其實也不經常上去看有什麼資訊,然後開始網路出現了一些訂閱報,開始東訂一點西訂一點,偶爾還會被一些詛咒信纏上,還有七夜怪談的女鬼要從信件裡爬出來嚇你的畫面,喔,對了,還要配上點音效。

國中了,你最喜歡班上的人傳閱著,筆友的訂閱刊,為了接收同溫層外的訊息你開始用寫的跟筆友通信,一不小心可能還談了幾次戀愛。然後,你開始接觸網路遊戲,有了天堂、龍族搭配上絢麗的魔法術,你在網路上交了好多朋友,似乎為自己打開了另一個世界。

你利用一週一次的電腦課,用msn跟同班同學打屁聊天,明明坐在隔壁卻還是要傳著emoji,等著班上那個你暗戀的人什麼時候會敲你,但卻什麼也沒有等到。

到了高中,坊間流傳著,一個沒有名的平台,它叫無名小站,你發現大家都會把自己拍得好好看的照片放上去,看著別人的奇蹟美照,自己也創了一個小站,不管怎麼拍怎麼上傳照片,卻怎麼也進不了無名精選。啊,這時候已經有誰來我家的功能,跟msn不同,你開始可以追蹤,暗戀的人有沒有來看過你的部落格與相簿,開心著那屈指可數人氣數,你覺得不要緊有一兩個觀眾就可以。
班上有人偶爾會上上奇摩聊天室,有一天發現了同學的位子空了,聽說,他去找網友了,所以可能不會回來了。有人透過奇摩社團追著星,他們擁有自己的對話群,好像擁有自己的小秘密。

你在每個小團體綻放的自己,這些你的小天地是偶爾逃避現實的小洞穴,你活在裡面的時候像是意識的延伸。
上大學了,聽說有個叫賈伯斯的天才發明了一支擁有吸引力的手機,拿著他人人都會向你靠近。再過一些時候,越來越多人拿著所謂的智慧型手機,你懷疑著拿著智障型手機的你是不是物以稀為貴。嗯,當然不是。突然間大家似乎有著新的聊天世界,每天說著誰剛剛在哪裡。還有人追著一個人一天的線性時間跑,你說話的時間,他說話的時候,丙班有誰也在那時候抱怨了那堂課,我們開始在意著每個人,每個人的時間,每個人的發言。

還以為上了大學會像是「有個女孩叫feeling」的遭遇,那種傳簡訊的浪漫,似乎是多想而已。

你開始在意有多少人在你的臉書塗鴉牆上留言,多少人認同你,多少人按讚,有時候,你還會偷偷的把沒有那麼多的讚數照片刪掉,以免被發現人氣不夠。企劃著下次放的照片加上幾串文字,一定要更有梗,別人才會按讚。這時候按讚數成了你的日常開心指數。

沒想到這一切還有新花招,原來把照片拍美已經不是重要,還要有風格有濾鏡,哇,你發現要學得事情還太多,跟風的下載了IG,偶爾也開始學起攝影師來,拍著小樹小葉、太陽,還要配上心情小語,當然是越看不懂的越有文藝氣息。

畢業了,居然有個小時候沒聽過的職業叫youtuber,看起來就像是電視台的節目一樣天天推陳出新,每個都要按追蹤,以免自己跟不上朋友的話題。

臉書也追蹤了783個粉絲頁、youtuber已經不知道訂閱幾百位網紅,一開始還像是CEO一樣,被好多的資訊簇擁著,你點著分享著,看著生氣著,留言追風著。每個小時都要緊盯著像是賽馬一樣不能錯過每一個小紅點,小黑馬,每個資訊都有爆紅的可能,你眼紅的追著,追著。

你相信著你看到的,你分享著你看到的。突然有些人叫你騙子,有些人叫你傻子,說著你沒動腦筋,傻傻的相信著假新聞、假資訊、假網紅,原來追了一年的新聞台,通通都是紅媒偽裝的。想著浪費了多少青春啊,身體倒是挺老實的,你的大腦,你的手停不了了,繼續追著、看著,你知道你上癮了,卻無法控制自己。

有一天,你回想著,我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你以為你在自己的小洞穴繼續延伸著自己,現在你像是大腦被纏著線的駭客任務中等待被救援的人。你以為你控制著,卻被控制著。

何時要重新開機呢?
你會選擇紅色還是藍色藥丸呢?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59會員
74內容數
出社會後,跟書越來越有交集,熱愛埋沒在書海裡,跟書越靠近越覺得心很平靜,似乎稍微跟世界接軌,從外往內,希望能寫更多心得分享給大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