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願意動,我們都會有方法:驫舞劇場如何讓樂齡長輩舞動身體

2
2021-03-18
|閱讀時間 ‧ 約 8 分鐘
成立於2004年的驫舞劇場,除了在臺灣現代舞蹈界有著響亮名號,近年來更投入表演藝術參與的領域,舉辦適合不同年齡層與族群的工作坊。最獨特的是,他們透過課程設計,讓過往被認為身體弱勢的樂齡長輩,也願意舞動身體,驫舞劇場是如何辦到的呢?
驫舞劇場 2007《速度》演出劇照。(攝影/簡一夫)

驫舞劇場:集體共創,追尋自由

2004年,蘇威嘉與陳武康以及幾位志同道合的年輕編舞家共同成立了驫舞劇場。由陳武康擔任藝術總監,蘇威嘉擔任團長,希望能夠在臺灣的舞蹈環境中開創一場新革命。
成立之初,舞團便採用了「集體創作」這種在臺灣舞蹈界相對獨特的方式。有別於傳統編舞由一位編舞者主導,集體創作更像是「大家一起寫一篇作文」。以2008年獲得台新藝術獎的《速度》舞作為例,共同決定主題後,藝術總監陳武康認為身體如同牛頓鐘擺的穩定節奏能呈現相對速度,於是利用身體的各種撞擊與敲擊,發展出獨舞。其他團員解讀後,嘗試與之對話,實驗出對應舞步,最終加以統合。
集體創作雖然比傳統編舞更加耗時,主題也更難聚焦,卻讓每位舞者都成為編舞者,相互刺激,吸收彼此養分,無形間凝聚了舞團的向心力。驫舞劇場也會定期邀請國內外的藝術工作者駐團創作,孕育出風格多變的亮眼作品。
透過集體創作,蘇威嘉找到舞蹈的另一種可能性。他在2007年進入研究所就讀,2009年因緣際會赴紐約加入世界級大師Eliot Feld帶領的Ballet Tech舞團,擔任客席舞者。這段經驗帶給他很大衝擊,除了領會到自身的不足,他更深受Eliot Feld作品中寬廣的詮釋及舞蹈自由度所感動。因此回國後,以畢業製作為基礎,蘇威嘉於2013年啟動長達十年的《自由步》創作計畫,意圖真誠地回歸身體與舞步本質,挑戰自我與創作上的極限,展現舞者自己都未曾發現的姿態風景。
蘇威嘉2004年與陳武康等年輕編舞家共同成立驫舞劇場,目前擔任驫舞劇場團長。(攝影/呂國瑋)
驫舞劇場 2020《自由步—當我盡情搖擺》樂齡舞者演出劇照,表演者/王小玲、王麗玲、辛美智、周倖如、范廷擴、郭錦秀、鄭淑芬。

從「大家一起來跳舞」到樂齡身體工作坊

2016年蘇威嘉獲選為國家兩廳院駐館藝術家,開始投入各樣的跨界合作。舞團汲取過往經驗,提出「大家一起來跳舞」計畫,宛如一座位於兩廳院的舞蹈補習班,開放給所有人。驫舞劇場後續開展了型態多樣的藝術參與計畫,讓不同族群都有機會踏上過去覺得遙遠的舞臺,重新認識自己的身體。
在這些工作坊中,蘇威嘉個人覺得樂齡族群最有意思,看到他們盡情展現自己,跳舞時露出的笑容而感到滿足。而投入樂齡族群,也源於同一時期自己的奶奶跌倒,膝蓋復健狀況不佳,身體開始退化。在跳舞這條路上,奶奶總是給他最大的支持。遺憾的是後來奶奶失明,他再也無法實現教奶奶跳舞的願望,於是將這樣的心情轉化為發展工作坊的動力。身為舞蹈工作者,若能早點讓長輩認識身體,或許在關鍵瞬間就能更好地控制身體重心,減少傷害。
然而對於長者,其實工作坊最大的限制不是身體,而是「參與動機」。長輩可能害羞或對身體缺乏自信,為了鼓勵他們勇敢參與,舞團推出「帶著爸媽一起來」的規劃,讓小孩帶著樂齡長輩一起參加。
而工作坊現場,除了活動肢體,也會設計許多有趣的遊戲。例如:把自己身體交給夥伴「遙控」,讓對方用大拇指控制你的肩膀等等。這些遊戲與練習,能讓身體與關節變得更開闊,增強肌力與協調性。在過程中,可以看到過去不擅於表達情感的母親,從最初的粗魯動作,慢慢學會溫柔控制力道,也與自己的孩子發展關係。
《自由步—當我盡情搖擺》樂齡舞者演出劇照。

只要願意動,我們都會有方法

「有時候我們會說,你不要把他當成藝術,你來,就當作運動。」蘇威嘉認為藝術沒有那麼了不起,就算只當成運動,最起碼獲得了健康,流點汗、交點朋友,開開心心就很足夠。誰說跳舞一定要有標準體型或專業訓練,樂齡族群為什麼不能是表演者?這樣的想法改變了過去看似高高在上的舞臺,讓素人也能感受舞蹈之美。
每場工作坊都會針對客群持續調整,即使行動不便,也可慢慢完成,甚至動手不動腳,都沒關係。例如舞團曾與臺灣鬱金香動作障礙關懷協會合作,帶領帕金森氏症患者舞動身體。蘇威嘉憶起當時曾有一位症狀較嚴重的長者,所有站起來移動的動作都需看護全程抓住。然而,即使跟他說坐著就好,他還是堅持要站起來賣力完成。
「這樣反而是很健康的喔。」健康並非單純是一種身體狀態,有不少人身體健全,卻輕易關上內心不願意嘗試,這樣更加可惜。「只要願意動,我們都會有方法。」蘇威嘉說,表演藝術沒有標準答案,但要願意去嘗試。因而,如何鼓勵所有參與者給自己的身體一個機會,成了最大關鍵。

青銀共創,與臺灣表演藝術環境的未來

正如同驫舞劇場帶領樂齡長輩舞動身體,臺灣各領域也有許多青年團隊投入「青銀共創」,促進跨世代的交流互動。如何能讓長輩跟年輕人的距離更近呢?「對我來說,是要做到問心無愧。」蘇威嘉從舞團經驗說明,長輩是很難預測的,任何人都不應該預設「老人家就是怎麼樣」。永遠要準備充足,設想各種狀況,在現場設身處地的觀察與調整。唯有真誠互動,耐心地說服長輩動大一點、勇敢一點,彼此的心胸才會打開,產生無限可能性。
回到臺灣表演藝術的環境,公部門可以如何提昇全民的表演藝術素養呢?蘇威嘉認為,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各單位都需要認知到:表演藝術的推動不是「一件事」而已——不是一次性的徵件或活動,而是要塑造能讓「大家都動起來」的氛圍。蘇威嘉表示,唯有當機關長官、承辦人再到舞團,每個人都能從中感同身受地得到樂趣,不執著於KPI,將藝術培養視為長遠計畫,才能讓更多舞蹈工作者加入,真正帶來改變。
兩廳院「樂齡表演藝術產地直送計畫」:舞蹈肢體開發工作坊。
驫舞劇場「和你跳一支雙人舞」樂齡舞蹈分享計畫,與台灣鬱金香動作障礙關懷協會合作,講師為蘇威嘉與謝慧超。
此外,藝術素養是跨世代課題。臺灣經濟發展到能支持文化消費與娛樂,不過一兩個世代。在國外,表演藝術的觀眾常是中高年齡層,這背後顯示的意義是表演藝術是伴隨觀眾一起長大的。回頭看看自己,我們能不能讓「看表演」深化為一種生活習慣,積累成為每個人的成長記憶?
從專業舞作到身體工作坊,「自由」可說是驫舞劇場持續追求的核心理念。自由意味著編舞形式的自由、舞蹈詮釋的自由,也意味著自由不設限的參與門檻。然而,要讓表演藝術回歸生活,人們必須勇敢地跨出第一步,不論是參與工作坊,或者觀賞表演。當眾多樂齡長輩跟著蘇威嘉與驫舞劇場熱情舞動身體,不禁讓人反思,或許老化無關年齡,而是失去願意嘗試的心。
驫舞劇場 2004年成立,2008年以《速度》舞作獲得第六屆台新藝術獎,2013以《雨男》獲得德國科特尤斯國際編舞大獎首獎及最佳觀眾票選獎(Kurt Jooss Preis) 官網:horse.org.tw 地址:新北市板橋區大觀路一段28巷24號 電話:02-2967-4495

本篇文章出自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發行之《北辰》刊物 Vol.3 指導單位|文化部 出版單位|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 執行單位|見域工作室 採訪撰文|謝爾庭 圖片提供|驫舞劇場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我們是見域工作室,發行《貢丸湯》不只因為貢丸湯是新竹名產,而是我們相信文化就如同路邊的貢丸湯,在巷口、街邊,在城市裡的無數角落,跟生活緊緊鑲嵌在一起。唯有當人們重新談論城市,願意走進城市的不同角落,才有改變的可能,


2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2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