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朋友不想再來往,要跟她說明原因嗎?

我的情形是,跟她說出口是沒什麼困難,第一個要考量的是我有沒有力氣?想不想?還有,如果她有什麼反彈、反應的話,我有沒有承接的力量?
前幾天想到這事,就先將想說的話寫下來,準備一下。

一、準備,先寫草稿

起頭:

「Hi, 好久沒聯絡了,
你最近如何呢?
我很好,除了依然沒力氣之外,其他都很好。」
說明:先問候她,問她的事情,我自己先表達我很好,提到我依然沒力氣,看她會不會想到,這是跟她沒聯絡的原因。

說明:要先說什麼呢?從去年最後的事情開始吧!要問她記不記得?她常常不記得。
「去年去你家聊完後不久,你出來台北,有line問我在嗎?
有2次,我都不在台北。
你還記得當時有什麼事嗎? 」

開始寫想說的第一件事,也是我最在意的

說明:要跟她確認她的意思,「是」或「不是」,我的回應會不一樣。
我們上次在你家聊的,你還記得嗎?
其中,我問你:「你想去爬玉山的事情,你還記得嗎?」
你說:「沒說過,不記得有說,只記得要去爬XX山……,不重要,不用記。」
我當下是覺得,爬玉山的事情怎麼不重要呢?
還有,你很厲害,不重要的事情,就真的不記得,我的腦袋記了一大堆事情,都忘不掉,就像你想爬玉山的這件事,我還記得。
回來後,想到你那句:「不重要,不用記。」是喔!想到你聽人家講話時,都在聽重點,找重點,如果那個人講話(或演講)沒重點的話,你就不聽了。
那你聽我說話時,是不是也在聽「重點」呢?
我講話都落落長,前因後果都要講清楚,「重點」都在敘述裏,聽的人自己去找出她想聽的。在你看來「都」是「重點」嗎?是「重要」的嗎?還是屬於「廢話」呢?所以你有在聽,有記得嗎?天啊!我現在的能量有限,你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的能量浪費了,是不行的。

如果她的回應

她如果說「是」,只要聽重點的話,我要回:「這樣不行,我的能量很少,我講的已經是我認為重要的,在意的,如果你還再挑的話,我的能量就浪費了。」
「不是」的話,還是說出我有這個感覺(你對每個人都這樣,會對我例外嗎?),一樣說出上面的話。

想說的第2點

「然後,我又發現,我們十多年的友誼,但是情感沒有交流、流動,
你有感覺到嗎?
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
說明:不管她有沒有感覺都無所謂,告訴她,我有這個感覺。

想說的第3點

好了,3點就好了。
「Ni提議你們3個人來找我聊,我說一個一個來,3個人的話,我講話要比較費力,
你說我高調(類似的意思),
我知道那是你的幽默,開玩笑,但不好笑。其實:
1.一個一個來,是我重視你們,可以各別好好說說話。
2.我要花3倍的時間和工夫。
3.重點是,一次一個人,我比較不費力,你有聽到嗎?
這怎麼是「高調」呢?
你身體一直很好,好像不理解我沒力氣的情形,
我陷在這個泥沼裏,一直在想辦法找原因,爬出來。
能夠跟你們一個一個約,是很勉強的,你還說我高調,實在不夠意思。
今年有好一點點了,情形還是差不多。」
說明:她很自豪有話就說,我也說了我想說的,讓她感受一下聽到的感覺。

二、傳出去的動作

上午不想傳,那就等下午。
到了下午,想到我還是要採取動作,跨越不知道長得什麼樣的障礙,才能進到下一步啊!
我line了:
「Hi, 好久沒聯絡了,
你最近如何呢?
我很好,除了依然沒力氣之外,其他都很好。」
她:
「謝謝問候。
我也很好。和鄰居天天去海濱沙灘散步。
目前60公斤。決定減肥中。」
我:
「那就好」

三、結果

嗯!那就這樣,其他的不用再說了。這是意料之外的,沒想到那麼簡單就結束了。
每次跟她見面或聯絡,總覺得是reset過,重新開機似的,這種感覺越來越清楚了,所以也不用見面了,沒累積的感情是什麼呢?想起來就覺得可怕,其實是挺傷心的。
我感覺到她有許多亞斯伯格症的特質,資訊的接收和處理和人家不一樣,人際關係不重視,那麼淡薄……。
有人聽我提到亞斯症會不高興,說我在給人家貼標籤,我的解說是,那就不用說很長的話了,比較好敘述。和亞斯症者在一起,需要有不同的溝通方式,同時花很多的能量,情感又不能累積,對方感受不到,我自己要衡量,要不要繼續跟這樣的人在一起?要怎麼相處?我實在沒力氣了。

我想跟她說的話

不能真的傳給她,或當面說(不想再見面了),只好寫在這裏,●或■後面的,只是舉例而已,還有很多:

●你一直很自豪的:話都說出來,不會放在心裏,

是對自己很好,不用壓抑,只是你有想過聽的人,心裏的感受嗎?
■紅心芭樂—去年去你家那天,我帶了一顆宜蘭的紅心芭樂給你,你說切出來一起吃,吃了後,說不甜:「吃了會生氣。」
嗯!生氣是你的感受,我沒意見。你有沒想過?我在礁溪,特地出去街上買,帶回台北,又帶到淡水,搭公車去你家,因為不甜,你說你吃了會生氣。
■裸體晚餐時—陽光一直重覆說裸體聚會是健康的,很好的……,你後來堵了她一句:「來都來了,還一直說XXX」,你有注意到嗎?她後來都安靜了,沒再講話,時間一到,就走了。後來她再來參加活動時,跟我說:「我不敢再講話了。」
你有沒想到,她是心中不安,所以一直重覆這麼說,是要說給自己聽的,你可以提醒她,但不必用那種口氣和話語。
■讀書會<小王子>—讀書會時,我提議我們每人輪流主持一次,自己選書,小華選的是<小王子>,那天你一到,就嚷嚷著:「<小王子>有什麼好看的?為什麼那麼多人看?」我看小華不動聲色,我也沒說話,這讀書會是你招的,不是我,我只是參加者和場地提供者。選書都是本人最喜歡,最想談的,小華聽在心裏,做何感想呢?這書在全世界銷了那麼多本,一定有它的道理,你說不好、沒什麼,只是顯示出你沒讀懂而已。
如果你選的書被人家這麼嚷嚷的話,你有何感想呢?
■「你可以講白話一點嗎?」—有一次我們去吃飯,餐廳服務生過來解說,她說完了,你對她說:「你可以講白話一點嗎?」那麼年輕的妹妹被你這麼一說,她心中有什麼感覺呢?那一定是公司要她們這麼說的,不是她發明的,好嗎?

●有許多你自己的事情,過後都忘記了

■教育小組,老同小組—你當年說你報名了熱線的教育小組和老同小組,我聽你參加老同小組,我也去參加,你只來開會過一次,就嫌人家沒準時開始,不來了。
至於教育小組,一直沒聽你提,我問過一次,你好像忘了這件事了—我都還記得。
■第2次分手是誰提的?—我記得很清楚,你說,第2次分手是小楊提的,因為是她提的,復合也要她提才行。去年,我跟你再提到這事,你説2次的分手都是你提的。怎麼差那麼多呢?是你忘了,或是之前沒說實話呢?
■「我之前line的名字是什麼?」—你問過我這個問題,我告訴你了。那個名字你用了很多年,你改名字後沒多久,你怎麼忘了呢?

●想提醒你

■你在挑人家,人家也在挑你—我每當認識了新的拉朋友,見過面,想再跟她講話的話,就邀她來走郊山。每次走完,你會跟我說:「這個人的質不錯,再邀她來。」從來沒有人再來過。你在挑人家,人家也在挑你啊!
■你覺得不重要的不用記、不想記的,就可以忘記,真好—只是我都還記得,你說過的事情我都記得,是不是很對不起我的腦容量呢?我再聲明一次:這不是我要這麼做的,我就是會記得。
■我們沒有「討論」過耶!—意見一樣時,不用說,談得很高興。意見不一樣時,比如你說了一段話,我說不一樣的意見,你也不會再回應,就此打住;反過來也一樣,我說了某事,你說不一樣的,我也沒有再接腔。
■我還想到,我們十多年的友情,好像沒有(很少)(我感受不到)情感交流,我覺得很奇怪,你有感覺到嗎?
■為什麼你只留我一位拉朋友?—你跟我說過幾次:「我現在只跟你一位拉朋友聯絡。」我都沒回應什麼,要我回應什麼呢?感激涕零嗎?承蒙你看得起!
■「你有看我臉書寫的嗎?」
你理直氣壯地回我:「我不會特別到你的臉書看。」
「我沒有要你特別到我的臉書看,是如果有出現在你的動態牆的話,你有沒有看到?我的意思是,我要跟你說的事,我有寫在臉書上,如果你有看的話,我就不用重覆說了。」
對於所謂的「好朋友」是這樣的嗎?不認為看看臉書是一般人會有的動作,還是「好朋友」只是我認為的,你沒有這麼想呢?
■我們說過的話,聊過的話題,一起做過的事情……,在我的記憶中都是片斷的,沒有組織,沒有聯結,怎麼是這樣的呢?這跟你一直在找重點有關係嗎?

●好了,別再寫了

好像我記得很多,很小心眼似的,其實是我在意她啊!

這好像是一個絕交的過程,或絕交聲明!?

只是遲了一年多

或許有人會問我,這些話當時為什麼不講?要講也要我有能力啊!尤其她是一個很有主見,對自己很有信心的人,不一樣的說法也難讓她聽進去,除非她自己願意接受。像:我們沒有「討論」過—這一項,是:
2個人都不想說?
還是不屑說?
還是小心奕奕,維持著「和諧」的表象呢?
或是根本詞窮,還不到足以討論的地步?
那就不知道了。
她是在我認識前女友之前認識的。一開始,因為我們的外在條件很接近,在想有沒有交往的可能?後來覺得我們2個人都沒有那個意思,嗯!那就當朋友。當時知道和前女友談不來時,我在想,我跟她談得來,那就可以了,有話找她說。或許我想的是,可以跟她一起走郊山,又可以聊一聊,那就很好了,我們談了很多話,不只一起爬山時,也一起參加過活動,她來我這裏參加我辦的活動和聚會,持續十多年,這不是「好朋友」嗎?如今,沒有了。也好。

我最後的感想和感覺是—傷心。

(2021.8.29-8.30.寫)

註:
去年(2020年)5月,我去她家找她(通常,她來台北找我幾次,我不在的話,我會去她家找她),那次的聊天中,我說出了幾項我自己的意見(之前我很少說和她不同的意見),回家後,又傳了對於她的一件事情的看法,顯然她不認同。我想通了一些事,決定不再和她見面了。
之後,有2次她出來台北,問我在不在?可以一起吃飯,我都不在台北,我也沒再跟她聯絡,她也沒再line我。就這麼到今年。
我想想,還是跟她聯絡一下,看她的反應。她的反應是這樣,好像之前的友情沒發生過一樣—我自己也一樣,不想再說什麼了。

之前有寫過她,她是H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和「覬覦」同音。小時候總是被教導,女孩子要溫良恭儉讓,有功勞要「讓」給別人,苦勞自己擔。這個「別人」包括:比我年長的,輩份高的,位階高的,身形大的,還有男的。半百之後,決定不再讓了,我的就是我的,別將我的搶去,我還「覬覦」我想要的東西,如:錢、權力、名聲、成果等,再也不讓了。實際上還是很謙讓,唉!
情緒和理智是不相統屬的2國,理智無法「處理」情緒喔!情緒沒有不好,它在提醒我們有事情做/想錯了。當我們有情緒時,不要急著逃避、壓抑或轉移注意力,雖然暫時不見了,但不是真的不見,只是被壓下去了,將來要再挖出來處理,要耗費更多的心力,而且會在某個情境時,爆裂出來。 [email protected]
留言3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