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台灣歷史的二三事:楊碧川的歷史書寫(台灣篇‧下篇)

2021/12/30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楊碧川是誰?

相對於史明、蔡丁貴、郭倍宏這些台獨運動者,楊碧川似乎比較低調,較少出現在新聞版面。我記得有兩則比較有名的新聞,一則是十幾年前他在「中國時報」、「聯合晚報」等媒體發文批判陳水扁總統貪腐與民進黨的虛偽;另一則是最近民進黨立委黃國書被人揭發過去當國民黨線民,曾經長年監視楊碧川。
楊碧川是左派台灣獨立運動者。20歲時因「飛虹會事件」坐牢7年,坐牢期間,接觸到許多學問不錯的政治犯,他在演講會上曾半開玩笑說:「當時台灣最好的老師都被抓去關,我的學問很多是從他們那裡學來的」。出獄以後,楊碧川做工維生,之後自修台灣史、社會主義思想,之後在大專院校社團講授台灣史、社會主義思想,並在一橋、克寧出版社出版一系列著作。
他的作品很多,我歸納為幾類:
一類是以台灣歷史、台灣人為題材,有《簡明台灣史》、《台灣歷史年表》、《台灣歷史辭典》、《台灣現代史年表》、《二二八探索》、《台灣近代化與日本》等書。
一類是介紹社會主義思想、重要革命家的傳記,有《歐洲社會主義運動史》、《紅色鋼人:史達林》、《赤色革命家:列寧》、《托洛茨基傳》、《中共創黨人:陳獨秀》、《四個偉大:毛澤東》、《鄧小平傳》等書。
一類是揭露國共兩黨不想讓民眾知道的歷史,有《圖說中國共產黨簡史》、《中國人民解放軍》、《蔣介石的影子兵團:白團物語》,以及「毛蔣大決戰」三部曲系列書寫等書。
最後一類則是介紹世界各國的獨立運動,包括社會主義革命,有《胡志明與越南獨立》、《切·格瓦拉傳:20世紀最後革命家》、《世界民族解放運動史》,以及去年7月由前衛出版社出版的《獨立革命的世界史:一百個民族解放運動故事》。
楊碧川自言沒有加入共產黨,但相當嚮往共產主義的理想,自認是托派,反對史達林、中共集權專制。(註:作者去年在台南的演講提及,我沒在現場,但事後收看影片。) 作者曾參與黨外運動,其言論、著作、思想影響不少綠營人士,卻因政治理念與民進黨分歧,始終不入黨。


蔣介石的影子兵團──白團物語

楊碧川《白團物語》(前衛出版社,2000年)
國共內戰後期,蔣介石與幾位高階將領為了對抗步步進逼的人民解放軍,不惜黑箱作業,讓眾多中國人視為頭號戰犯的日軍將領(前北支方面軍司令官)──岡村寧次獲判無罪,並設法讓他安然回到日本,沒成為共軍的俘虜。之後,蔣介石派遣曹士澂這些精通日語且陸軍士官學校出身的將領趕赴日本,秘密接洽岡村寧次,試圖說服對方派人前來台灣,協助自己重整幾十萬名近乎烏合之眾的軍隊,並規畫未來反共復國的大業。岡村寧次為了報答蔣介石的恩情,但礙於自己的敏感身份,於是找了老部下富田直亮,由後者出面召集幾十位將領,成立「白團」。
「白團」成員陸續偷渡來台,協助蔣介石培訓官兵、建立兵役制度與嚴密的動員體制,並擬定反攻大陸的軍事計畫。後來,由於美軍顧問團施壓、美方要求蔣介石放棄反攻大陸的構想(避免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以及國府對美國經濟援助的迫切需要,蔣介石最終遣散「白團」,讓成員陸續返國。「白團」當年推行的眾多改革措施,不少被沿用,其事跡卻因國民黨刻意隱匿,長久不為台灣民眾所知。
就我目前能查到的是:西元2000年政黨輪替前後,已有人出書揭露這段史實,一位是林照真的書,名為《覆面部隊──日本白團在台秘史》,1996年由「時報出版」出版。另一位是楊碧川,書名是《蔣介石的影子兵團──白團物語》,2000年由「衛出版社」出版。之後,相關書籍、論文、史料越來越多。在台灣,以2015年1月「聯經出版」出版的野島剛(日本人記者)《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內容最為詳盡,不但引用蔣介石、曹士澂、「白團」成員的日記、家書、回憶錄等史料,作者也訪談那些尚在人間的「白團」成員,以及他們的家屬,並且參照美國、日本、中國、台灣等地的相關檔案。
野島剛《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一出,相同題材的書籍與網路文章就顯得相形失色,不過楊碧川這本書雖然在「資訊與知識的提供」方面,被剛島那本取代,對於「白團」的評論觀點及其內容,卻獨樹一幟。
白團為中華民國建立一套嚴密有效的動員體制,在楊碧川眼中,卻不是台灣有動員體制的開始,他說:「早在1937年7月以後,即中日戰爭爆發後,日本就改變對台灣的統治策略,派遣海軍大將小林躋造取代文官總督中村健藏,開始厲行所謂『戰時體制』了,此後的長谷川清,安藤利吉等三任台灣總督,都是軍人。依照國策,台灣人被動員農業生產、人力、財力、擴大軍需工業,以及在精神上的皇民化運動等等,都是小林總督所示的『工業化、皇民化、南進』三大政策的推展。不論白團如何在台灣從頭做起,無中生有地動員台灣人,也不過承襲了日本總督府那一套動員體制,尤其是對老早習慣被動員的台灣人而言、精神上甚於物質上被動員的戰爭狀態,是不可忽視的基礎。」(第156頁) 簡單來說,就是台灣早在日治時期就有動員體制了!台灣人也不是等到白團與外省軍官來教,這才曉得什麼叫「動員」,二戰時期,整個台灣社會就經歷過台灣總督府的各種動員措施
有別於其他論者一昧肯定白團對中華民國軍事現在化的貢獻。楊碧川認為,在「黨國不分」的情況下,蔣介石的「國軍」不過是中國國民黨的黨軍,而且還是專為兩蔣父子服務的黨軍。白團當時的所為,不論好壞,形同幫蔣家父子打造能征勝戰的黨軍,而非保衛台灣的軍隊。作者慶幸反攻大陸的戰爭沒有發生,否則台灣兵將會被國民黨驅使,作為蔣介石反攻大夢的犧牲品。
對於白團的動員體制,長年反抗國民黨,支持台獨的楊碧川是如此評論:「白團把戰時體制改換成反共體制,全面控制了台灣社會資源。反共下的戒嚴體制可以把台灣的物質完全被蔣介石流亡政權任意處分,至今台灣重要資源仍舊掌握在國民黨的一黨手裡。」(第159頁) 他感嘆,白團精心打造的動員體制,不但沒讓台灣社會受益,反而讓蔣介石這種流氓性格的獨裁者,藉著這套體制,更加橫行霸道。
至於白團當年為蔣介石苦心培訓的軍官、行政人員,表現十分非常優秀的台灣人軍官楊鴻儒,日後淪為綠島的階下囚,不如他的郝伯村之流,卻成為知名、重要的台灣軍事將領。楊碧川對於白團的學生日後整體表現,相當不滿意,在書裡寫道:「太平盛世下,文恬武嬉,文武百官競相與民爭利。軍備採購發案(應該是「弊案」)叢生,公務員貪贓枉法,加上特務橫行,這一批批由白團訓練出來的人材,根本就是蔣政權的奴才,試問白團的日本教官,你們情何以堪?」(第161頁) 隱含對白團當年認真教學卻遭學生辜負的同情。
總之,楊碧川對於「白團」是批判多於肯定。讀者可以對照林照真的《覆面部隊──日本白團在台秘史》、野島剛(日本人記者)《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與以下兩篇網路文章的內容來看,然後獨立思考,得出自己的想法,或是單純累積知識,增加自己對台灣歷史的了解。有興趣的讀者可進一步閱讀:

(全文終)

嗜好閱讀。在這裡,有6個出版專題:「文學吧」、「聽‧他們說歷史」、「教外觀點」、「性平、婚平議題」、「異議國文」、「小說馬奎斯」(不定期發文)。「鏡文學」寫作平台--筆名「雀榕」。
這個專題的文章主要在介紹歷史方面的書籍、影片、網站文章的內容,以及我的讀後心得。我是以非科班出身、非史學圈的讀者做介紹與批評,請多多指教!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