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

2022/04/0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俗語說:「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這樣的處世態度,大家怎樣看呢?
講真的,筆者過去是瞧不起哪些「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的人,因為沒有做人原則,見高就拜,見低就踩,看風駛舵,牆頭草…
但學習過《易經》,再回過頭來看孔子,在思維上確實有一定的變化。
究竟應不應該「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呢?那要看你的立心。
如果以逆思維來分析,見人講鬼話,見鬼卻講人話,那如何溝通呢?根本無可能有同一話題。
所以,孔子說:「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
【雍也19】
中等資質以上的人,可以跟他講高深的道理;而中等資質以下的人,就無法跟他講高深的道理。若是你講的,人家根本就聽不懂,也不接受,那豈不是對牛彈琴嗎?對牛彈琴,問題不在牛,而在彈奏者呀!
《論語》有一個段子,記載到同一個道理,不同人,卻有不同的說法:
子路問:「聽到道理就做嗎?」
孔子說:「有父兄在,怎麽能聽到就做?」
冉有問:「聽到道理就做嗎?」
孔子說:「聽到就做。」
公西華說:「仲由問『聽到道理就做嗎』,您說『有父兄在』;冉求也問『聽到道理就做嗎』,您卻說『聽到就做』。我很疑惑,請問這是何解呀?」
孔子說:「冉求總是退縮,太保守,所以要鼓勵他;仲由膽大,過於急進,所以要約束他。」(原文見【先進21】)
按:仲由,即子路。冉求,即冉有。孔子曾勸冉有勿為季府增加賦稅,更不可以為季府增加兵力;但冉有卻推說「力不足」。至於子路,勇猛衝動,見不平即拔刀相助,孔子曾以「暴虎憑河」,有勇無謀來形容子路的性格。故此,孔子對子路說「有父兄在」,即要子路三思。而孔子對冉求說「去馬」,意指冉求不要以力不足而畫地自限。
孔子之後,民間有一段偽作:
有人問孔子的學生,一年有幾季?學生回答說一年有四季。哪個人說不對,一年只有三季。於是便打賭,輸者磕三個頭。
此時孔子經過,學生便問孔子:「老師,一年有幾季?」
孔子看了看哪個人,便回答說:「一年有三季。」
結果,學生就向哪個人磕了三個頭,然後就問孔子,為什麼一年才有三季?
孔子說:「你沒看見哪個人全身都是綠色的嗎?他是蚱蜢,蚱蜢在春天生,秋天就死,所以對他來講,一年就只有三季呀!」
這就是所謂「三季人」。當遇見「三季人」,就只好說三季啦。這也就是莊子說的「夏蟲不可語以冰」,遇見「三季人」,你還跟他說冰、冰、冰,那不是有病嗎?(用國語來唸)
這豈不是「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嗎?
對啊!這不是投機取巧,而是隨機應變。最重要的,看你的立心。
(寫於2015年11月24日)
下一講:深藏不露與鋒芒畢露
    為天地立心 為生民立命 為往聖繼絕學 為萬世開太平 一袋中師(香港) 附註:中師zhōng shī,不是宗師zōng shī。
    現代人該怎樣看待儒學呢? 能替孔子說句公道話嗎? 怎樣做一個《論語》的明白人呢?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