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宅#03| 謳歌絕望的救贖之光──amazarashi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在聆聽一首歌時,你是重視歌曲的音樂性還是歌詞的文學性呢?我想比起歌詞的深度,一段出色的旋律往往更能在第一時間抓住聽眾的注意。尤其在遇到語言不熟悉的外文歌時,我們更可能不會去深究歌詞究竟有些什麼意涵。然而,雖說一首優秀的歌可以單憑音樂便傳遞出歌曲的意境,但是歌詞更能準確的體現創作者的內心世界。今天要介紹的樂團,他們在進軍全國版圖時便以「會讓人想邊看著歌詞邊聽的歌曲,現在究竟還有多少呢」為宣傳的標語,他們重視文字的程度比小說家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們以一首首充滿文學性的詩篇,顛覆聽眾對於流行音樂的想像。這次的音樂宅,讓我帶領各位認識──amazarashi。
amazarashi。圖片取自:https://ent.ltn.com.tw/news/breakingnews/2889635
  青森縣,位於日本本州的最北部,坐擁日本2.5%的土地的這個大縣,人口數卻只占全日本不到百分之一,使得這裡成為了日本重要的農漁業生產縣,因應各種古樸的自然風情而起的觀光產業更是為青森縣帶來大筆的收入。青森人所使用的津輕腔方言與標準日語有很大的差異,將當地人的純樸與真性情展露無遺。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的青森人,個性剛毅而內斂,總是將澎湃的情緒埋藏於平靜的外表之下,日本著名的大文豪太宰治就是青森縣出身的代表人物。而今天的主角amazarashi,便是由青森縣發跡的樂團。

飽受風霜的覆面系吟遊詩人

  amazarashi是由主唱兼吉他手的秋田ひろむ與鍵盤手兼和聲的豊川真奈美為主要成員的樂團,2007年1月以「STAR ISSUE」的團名於青森縣陸奧市結成,同年5月改名為「あまざらし」,直到2010年再次改為羅馬拼音的「amazarashi」後沿用至今。這個團名意為「飽受風霜」,其背後想傳達的意念是「如果將日常降下的苦痛比喻為風雨,我們都在其中飽受風霜。但是,依然想唱出那份倔強的『即使如此』的心情。」秋田與豊川兩人是共組樂團的夥伴,也是共結連理的夫妻。雖然秋田也會舉辦個人的不插電演唱會,但他也表示「僅僅是加入了豊川的女性和聲,就能讓整首歌曲的色彩變得鮮豔起來。
  amazarashi的兩人都未公開露面,就連演唱會、MV、甚至是登上THE FIRST TAKE這樣的場合,都會使用燈光和衣著遮蓋住面容。秋田曾表示,在以前曾公開露面活動的那段期間,雖然也能感受到更多人情的溫暖,但同時也會為了要回應這份溫暖而感到焦慮。對於曾被這份壓力擊垮的秋田而言,「覆面」雖看似是種逃避,卻也是他在音樂的征途上最保險的武裝。同時,不露面也能讓觀眾的注意力集中到歌詞上,如此便能更好地去感受秋田所創造出的世界。
  amazarashi的歌曲經常與死亡的意象相關,秋田說大部分amazarashi的作品都是在鼓勵負面的自己,但偶爾也會有跌落谷底、徹底負面的作品出現。就連樂團的吉祥物「amazarashiくん」,雖然是以晴天娃娃的概念設計的,但詭譎的面容卻讓牠看起來像隻吊死鬼。我想這樣非主流的風格雖然限縮了他們的受眾,但同時也會培育出超級死忠的粉絲吧。
抱え込んでいた自分の汚い部分を吐き出すのは大事だったと思います。
我認為將自己過往所承擔的污穢傾吐出來是件很重要的事。
                             —秋田ひろむ

以文學性的詩篇衝擊流行音樂界

  在amazarashi的音樂世界中,「文字」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不僅每一首歌的歌詞攤開來都跟一部短篇小說一樣長,也會使用許多鮮少在流行歌中出現的詞彙,更會加入口白、吟誦等元素,使歌曲的層次感更加豐富。他們的演唱會也總是使用大量文字的意象,營造出安靜而內斂的氛圍,是相當與眾不同的體驗。我甚至會這麼形容秋田弘的歌曲:旋律本身或許不是第一時間會吸引人的類型,但只要願意反覆咀嚼歌詞,其中所傳遞出的思想卻是餘韻無窮。除此之外,若是你購買amazarashi的實體音樂作品,你會發現每一首歌曲除了歌詞之外都會對應著一首詩,而閱讀這些詩能更加拓展歌曲所塑造出的世界,是在這個數位化的世代中,少數我會推薦收實體專輯的理由之一。
  amazarashi的創作源自於「反虛無主義(アンチニヒリズム)」,期望藉由打造辛辣的詩世界,從絕望之中抓住那一絲名為希望的光明。不露面的他們經常使用3DCG製作MV,實寫的MV則會運用大量的光影效果,獨特的藝術風格也讓他們數次獲得過諸如「日本文化廳媒體藝術祭」、「Spikes Asia Festival of Creativity」等獎項的肯定。2015年台灣索尼音樂代理amazarashi的首張單曲『接連逝去的季節』時,賦予了他們「覆面系風雨詩人」的雅號,是個集所有特色於簡潔詞彙中、貼切又富有詩意的稱呼。

看似負面的歌詞,只因太貼近現實

  即使是只在青森活動的時期,amazarashi的音樂也因為「賦予了聽眾勇氣」而廣受好評。然而秋田在受訪時曾表示,自己不會有意識地去「為了影響聽眾」而創作,也不會刻意去想像這種事。秋田的歌聲中有一種獨特的滄桑,聽他的歌就彷彿在與一名通透世事的老者對話,能令人不由自主的靜心沉澱。
  秋田本身屬於不擅於社交的性格,也自陳容易受到負面情緒影響,所以他所創作的歌詞往往赤裸地呈現出心中最真實的一面,卻也因此而顯得負面悲觀。但是,那些光明的歌曲終究只有光明的人才能聽得進去,只有活在陰影之中的人才能真正理解光明的美好。amazarashi的歌詞儘管負面,卻總是能從中找出正視黑暗的光芒,這正是它的迷人之處。日本的藝能界也有許多為這種獨特的風格傾倒的藝人們,如Mr.Children的主唱桜井和寿、搞笑藝人狩野英孝、同樣有過憂鬱經歷的中島美嘉等,更不乏如横浜流星、清原果耶這樣的年輕粉絲,可見他們不分領域、老少通吃的吸引力。
  amazarashi的作品源自於對生活中的人際關係、社會紀實,以及對於人生意義的思考。雖說多少讓人有點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感覺,但當人身陷痛苦之中時,如果正好遇見了與自己的經歷相符的歌曲,那首歌就會成為無際汪洋中的一根浮木,抓著它就有種被拯救了的安心感。但秋田也不是個只會從負面觀點出發的創作者,例如他在為菅田将暉創作『ロングホープ・フィリア』這首歌時,便站在積極、新生的視角來譜曲,但依然保留了amazarashi一貫「重視歌詞」的特色,讓菅田将暉在拿到歌詞時都不禁感嘆「這樣編排詞句的手法真是出人意表但又令人印象深刻」。值得一提的是amazarashi參與THE FIRST TAKE演出時,秋田也選擇了翻唱這首歌曲。同樣的歌詞由兩個不同的人唱,竟能讓人品出兩種不同的意境,非常推薦大家親自去體會一下。

amazarashi與ACG作品的連動

  amazarashi的歌曲雖有著看似與周遭格格不入的強烈色彩,但也與不少的ACG作品聯動過。他們曾擔當《東京喰種》《多羅羅》《86-不存在的戰區-》等動畫作品的主題曲,也曾和《星期一的朋友》《地。-關於地球的運動》等漫畫作過宣傳聯動。秋田曾表示很感謝這些給了amazarashi更多曝光機會的聯動邀請,也承認剛出道的時期曾因為自己的問題而錯失很多合作機會。秋田對於動畫並不熟悉,但是很喜歡打遊戲,對於流行搖滾樂與ACG作品聯動的認識最早來自於ASIAN KUNG-FU GENERATION與《火影忍者》聯動的『遥か彼方』,被當時留下的印象深深震撼,因此「amazarashi是否也有這樣的機會呢」的想法便開始萌芽。
  與amazarashi聯動的作品大部份都較為晦暗沉重,就連為《我的英雄學院》這樣的王道作品譜寫主題曲時,秋田也會將重點放在作品展現出的挫折與敗北的一面。即使不常看動漫作品,在接到委託後秋田還是會將作品完整看過一遍,這樣用心的態度也使得他們總是能創作出融合作品與amazarashi風格的精彩歌曲。

amazarashi的歌曲,私心推薦五首!

合理的世界尤為殘酷──『つじつま合わせに生まれた僕等』

  最早收錄於2009年青森縣限定發行的迷你專輯『0.』,其後也收錄於2015年的合輯『あまざらし 千分之一夜物語 Starlight』,而2017年的精選專輯『Message Bottle』中則收錄了重新錄製的版本。這首歌就像是一首敘事詩一般,串起一個個次第發生的事件,從上古時期山間的湧泉開始,一路寫到近代的社會,這一切的發生都如此合理滑順,但最後導出的結局卻又是如此令人震懾的殘酷。其中想傳達的意涵,就在秋田的吟唱之中表露無遺。
  找到了更好的工作,所以辭了現在的工作,因為合理。
  徵到了更好的員工,所以踢了先來的員工,因為合理。
  行為表現與正常人不同,所以有病,有病的就該去吃藥,因為合理。
  一把年紀了還一事無成,就是廢物,所以該被世界拋棄,因為合理。
  這個社會似乎已經過份地追求合理,合理的決定即使再怎麼無情,似乎都可以不用受良心譴責。被合理地拋棄的少年合理地成為了罪犯,而合理地破碎的社會又合理地為更多人定罪,結果反而合理地催生出更多的少年……或許,「合理」就是這世界上最冷漠的兩個字吧。如果我們能少一點合理,多一點人情,是否這個世界也會更好呢?又或是說,只要這個世界一切都合理,自然就能變成最有效率的世界呢?
  唉,當我浪費時間在思考這些事時,我就已經不合理了。人類,還真是充滿了不合理的生物啊。

不早點放棄人生,下場可是會很淒慘的──『穴を掘っている

  收錄於2014年的專輯『夕日信仰ヒガシズム』的這首歌,大概就是秋田口中的「徹底負面」的歌曲吧。作品從一開始就聚焦在一個正在自掘墳墓的人身上,從他一面自暴自棄地挖洞一面回想他糟糕的人生過程中,不難看出他對於自己有多麼厭惡,似乎各種糟糕的事都讓他遇上了。我想秋田大概是想透過描寫最惡劣的景象,來讓聽眾醒覺到自己的遭遇其實也沒那麼糟糕吧?至少我是被點醒了。
  這首歌的MV在日本富士山山腳下著名的「自殺勝地」青木原樹海拍攝,amazarashi的團隊從推特上搜尋「好想死」的關鍵字,然後用大量的印表機印出這些推文,來達到「網路的具現化」、「以絕望拼出希望」的設計理念。比起用陽光的歌詞來鼓舞人「別去死」,這首歌想傳達的更是「想死的人不只你一個,所以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斜陽拭去離別之苦──『さよならごっこ』

  這首歌作為2019年動畫《多羅羅》的前期片尾曲使用,《多羅羅》的原作漫畫出自日本國寶級漫畫大師手塚治虫之手,其故事講述身為領主之子的百鬼丸被父親當作祭品獻給48尊魔神以換來領地安寧,一出生便因此而失去全身各個器官的百鬼丸以令人訝異的生命力存活長大後,用他能看穿靈魂顏色的能力,踏上斬殺魔神、奪回身體的旅程。而百鬼丸在旅程途中順道解救的人們,構成了這部作品的主要基幹──相遇與離別。至於作品中的另一個主角多羅羅,本該也只是百鬼丸生命中一個過客的他,卻在被百鬼丸拯救之後自發地跟著他旅行,並且引導未諳世事的百鬼丸一步步取回人性。多羅羅與百鬼丸是相依為命的夥伴,但彼此的關係卻很微妙。多羅羅對於百鬼丸的情感是友情?是愛情?還是親情?或許對於肉身凡胎的多羅羅而言,百鬼丸的宿命是他永遠無法分擔的,但他卻一路與百鬼丸相互扶持,他們之間的情誼就是這麼特殊。
  amazarashi的這首『さよならごっこ』,是以多羅羅的視角出發,吟詠了一曲關於離別的椎心故事。會推這首歌的主要原因是它的歌詞是amazarashi的歌中我認為最漂亮的,歌詞中反覆運用譬喻與雙關的技巧,將離別染成了一幅潑墨山水畫。秋田的歌聲將那份惆悵呈現得淋漓盡致,不僅與動畫的古風完美契合,單獨出來也是一首優美而透著淡淡傷感的好歌。

一曲吟唱思鄉之情──『夕立旅立ち

  聽了三首沉重的歌,接著換一首如同美國鄉村風的輕快的歌吧。這首歌收錄於2020年的專輯『ボイコット』,節奏明快、歌詞入韻是這首歌最大的特色。尤其是入韻這點,在日文歌中很常是不要求的,更加凸顯了這首歌的美感。歌詞透著一股淡淡的鄉愁,但心態卻是處之泰然的瀟灑,可以說是與平常的amazarashi風格非常不同的一首歌。也正因如此,當這首歌於演唱會中初次披露時,獲得了觀眾空前的好評。

新冠疫情下民眾的真實心聲──『令和二年』

  amazarashi的音樂經常出現與周遭社會相關的反思,而當社會上發生什麼巨大動盪時,往往也會被秋田用作歌曲的題材。例如2011年amazarashi的專輯『千年幸福論』之中,便收錄了在311震災影響下創作的『デスゲーム』『古いSF映画』兩首歌。而這首『令和二年』,則毫無保留地描寫出新冠疫情下日本人的厭世以及對未來的不安。「無法兌現的夢想、停止上映的電影、中止的新歌發表、取消的入學典禮……」種種因疫情而起的遺憾,讓人們活在焦慮中,甚至於戴上了口罩、拉上了窗簾依舊感到不安;在疫情之下人的社群疏離成一個一個的小宇宙,本應互助互利的人際關係被隔擋在名為自保的武裝之後,但同時公園裡無人欣賞的櫻花樹卻綻放得比任何一年都美麗……看這些兩年前的歌曲中描繪出的事件在當下的臺灣上演,真讓我不禁感嘆臺灣並沒有領先全世界,只是比全世界晚了兩年。
  除了直擊人心的歌詞,歌曲的MV更是絕妙。以建築大師安藤忠雄設計的北海道「頭大佛殿」為背景,收集來許多日本民眾在疫情中真實的心聲,化作點亮舞臺的盞盞燭燈。他們更將種種苦難的意象投射在佛身之上,彷彿期望佛祖以無盡的慈悲帶領人們度過此劫。在這樣的氣氛之中流出的音樂,莊嚴中帶著一絲哀怨,但又好似有一道淨化了這一切的光溫暖地照著,為聽眾們帶來繼續邁向令和三年的勇氣。在臺灣的市井百工依舊深陷疫情之中的現狀下,向大家分享這首歌,希望大家都能從中獲得面對現實的力量。

尾聲

  據說某次秋田弘老師在演唱會上朗讀粉絲來信時,有一名粉絲說道,父親相當討厭他聽amazarashi的歌,說那是「喪家之犬」的音樂。秋田念畢只淡淡地說:「謝謝,我會再唱出更好的歌。
  確實,我能理解那位父親的想法。若不是像今天這種整理資料的場合,我也只會在情緒低落的時候反覆循環amazarashi的歌。但是,我很堅決同意無論任何形式的音樂,都有存在於世界上的必要性。哪怕全世界只有一個人喜歡,那也就夠了。amazarashi的歌不是我會主動推薦給別人的類型,但我一直很希望有機會在聽著他們的歌時,能遇到有人對我說「我也喜歡amazarashi」。
  在撰寫這一篇的時候真的很糾結,雖然網路上還有很多關於秋田弘老師的個人資訊,但是整理到最後我還是決定不要放太大重點在這上面。一來他本人相較於他本人的事情更希望歌迷們對歌詞感興趣,二來這些資訊很多都是只在粉絲俱樂部之間流傳的非公開資訊,我也難以辨證真偽。對於看得懂懂日文的人來說,閱讀amazarashi的歌真的是一種享受。往往當以為已經讀懂了,卻又能再挖出更多值得深思的東西。
  大家應該都聽過翻譯有信達雅三原則吧?囿於語言形式的差異,我想用中文可能永遠無法完整呈現出他們歌詞中的那份詩意。但是即使是這樣,他們音樂中的力量還是透過不完美的翻譯傳遞了過來,並且就像幫助了日本聽眾一樣,為無數的海外歌迷們帶去了救贖之光。我想這就是amazarashi的厲害之處。
  最後,讓我以2016年amazarashi首次來臺灣演出前,秋田弘在受訪時說過的一句話作結:「amazarashi 雖然不是一個可以讓所有人都喜歡上的樂團,但相信臺灣一定有跟我們氣味相投的樂迷存在的。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麻油烏鴉
麻油烏鴉
臺灣某大學化學系畢業,宅齡8年,致力於ACGN文化推廣、流行音樂探討及科普寫作,希望能以輕鬆的方式與人分享各種知識。歡迎有志一同的同好一起交流,多多指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