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你說故事#7- 勇敢的做一個「先給自己戴上氧氣面罩」的父母親
凱西看世界
凱西看世界

為你說故事#7- 勇敢的做一個「先給自己戴上氧氣面罩」的父母親

2022-07-2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每一次出國,飛機起飛前的逃生影片都教導,遇到亂流或缺氧緊急情況,當機艙的氧氣罩落下,請成人先把自己的氧氣面罩戴好,再幫助身旁的老弱幼童。
疫情之前,在我的孩子Jensen 0~6歲間,我和他已經有超過20次的出國經驗了,因為先生在外地工作,而我也熱愛旅行。我還記得在他五歲時的美西旅行曾經發生過一次驚魂記,那一次我們遇到很嚴重的亂流,飛機急速的下降,機艙劇烈搖晃到連氧氣面罩都掉下來了,那一刻,我手忙腳亂的先拿起了氧氣罩幫他戴上,然後才戴上自己的,心中喃喃自語的念著阿彌陀佛,一手緊握著Jensen另一手緊握著先生,不是我不記得逃生影片的宣導,只是這就是身為媽媽想要保護孩子的本能,還好那次只是虛驚一場,我們最後安全的回到了平地上。
我想請問一下,如果你是父母,在飛機上遇到失壓缺氧的緊急情況時,還會記得先替自己戴上氧氣面罩,再幫忙孩子的順序嗎?
圖片取自網路,如有侵權請告知
我是一名在科技公司上班的業務主管,週末有空時我是位心靈舞動引導師,我還有一個八歲已確診ADHD (注意力缺失過動症)的孩子。
在Jensen學齡前,他因為語緩和感覺統合失調被評估為遲緩兒,學齡後,在學校無法專注以及有明顯的學習障礙,所以被確診ADHD。
他人的質疑與批評就像是飛機上的亂流
做為一名ADHD孩子的母親,我常常面對以下的對話:
「媽媽,妳是不是工作很忙? 所以他才會有這些問題? 你有沒有帶他去看醫生? 」~孩子的老師
「妳看看,他在白天起床以後可以學習的黃金時段,妳都不在,他快要睡覺了妳才回來,然後妳讓他面對的只是家裡的老人, 所以你現在回想一下從他出生到現在的情況,是什麼造成他不會講話的?」~醫院的治療師
「我覺得Jensen的智力是有的,但是妳沒有給他機會讓他自己做,所以他才無所謂、忘東忘西、沒有責任感、不專心,導致他無法培養能力。」~媽媽的朋友
「妳到底有沒有花時間在他身上? 你跑出去跳舞一個晚上,看看你兒子吧! 他期中考才考17分! 有時間自己出去,居然不看自己兒子功課!」~媽媽的家人
以上的問話都有一個重點,就是似乎"妳"(媽媽本人)是導致小孩顯現出來問題的關鍵人物。雖然,面對這樣的臆測,我的理性告訴我,這些話語只是來亂的,但是我的感性又覺得自己很委屈。
父母的情緒議題造成了親子關係的缺氧
如果你曾經讀過任何一本關於ADHD的書,我指的是真正由專家或醫生寫的書,你應該知道 ADHD的形成並不是源自於家庭或父母,它來自於孩子那與眾不同、還沒有準備好的大腦,與其說它是缺陷,我認為那只是不同。
一位醫生作者本身也有ADHD特質,曾在他的書中提到,"ADHD孩童癒後成功的關鍵是與他生命中「最重要他人」的關係品質",這裡指的孩子的「最重要他人」,其實就是父母親,很多時候甚至只有父親或母親一人,所以當這位「最重要他人」必須獨自面對許多外界對ADHD無意或無知的質疑,並長期伴隨著自己的自責、焦慮、失眠等種種壓力折磨,那麼這個家庭所面臨的已經不只是孩子的注意力問題了,而是父母親的情緒議題。
一旦把負面情緒帶進了親子關係,又如何能保有它健康的品質呢? 負面的親子關係不是形成ADHD的起因,但絕對是加劇它症狀更嚴重的施壓器,它把親子關係帶入一個面臨缺氧的危機狀態。
先愛自己、才有能力幫助孩子
回頭到文章一開始問的問題,「我想請問一下,如果你是父母,在飛機上遇缺氧的緊急情況時,還會記得先替自己戴上氧氣面罩,再幫忙孩子的順序嗎?」
我相信大部分的各位,在飛機上遇到缺氧狀態時,都和我一樣會是那位忘了先給自己戴氧氣面罩的父母親,因為我們不忍心。
但是根據研究報導,在高空嚴重的缺氧狀態下,很有可能只要15秒,就會使一名成人昏迷,這15秒可能你連孩子的面罩都還沒戴好或是自己來不及,你不但救不了自己,而年幼的孩子沒有你更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拯救自己。
你如果先放棄自己,你將被迫放棄自己的孩子,先拯救自己並不是自私,而是理解現階段的孩子不能沒有你。
很多朋友知道我不但喜歡跳舞,而且在高齡生子後還得到了幾項師資認證,在假期不時會帶一些學生跳舞,有時在海邊、有時在山上,有時就在孩子的學校裡,真實的成為一名心靈舞動引導師。
心靈舞蹈合格團體引導師認證: 一場疫情讓我有更多時間向內走,學習並產出
常常有朋友很好奇的問我,「工作和帶小孩已經很累了,為什麼你還有精力去跳舞? 」
甚至也有人說: 「你不覺得這樣不太好嗎? 」
答案很簡單,因為跳舞使我快樂! 從律動中我感受到 Freedom (自由),那是一種在天地間只有「我」的感覺,我的舞動沒有框架、美醜、也不會有人批判,並且是全然自由的,甚至有時候會達到「忘我」的境界,在忘我的當下,彷彿身心裡曾經裝載過的煩惱、傷痛和不好的情緒都被釋放出來了。
跳舞,對我而言,是一種把注意力先拉回自己的方式,它是一個對自己表達愛的行為。
跳舞,讓我把自己放在第一順位,這並不是自私,而是只有我強大了,才更有能力照顧我的孩子。
如果你也是一位父母親,你有沒有什麼可以大膽表達愛自己的方式呢? 如果還沒有,那麼花點時間與自己對話,想到了就去做吧!
勇敢的做一位先給自己戴上氧氣面罩的父母親,從關照自己的內在出發,撐住那關鍵性的15秒,大口呼吸活下來,你才能從容的幫孩子戴上他的氧氣面罩,親子一起平安的度過人生中的許多關卡與危機。
因為愛自己,所以我們更有力量。
我喜歡跳舞,我也喜歡引導不會跳舞的人們舞動,協助他人釋放自己肢體、情緒的當下,我也被療癒了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一名因工作飛過地球100圈,原本對小孩過敏,不靠臉但卻靠一張嘴吃飯的業務主管。高齡生子時,一度以為從此日子只能在孩子與家庭間夾縫求生、苟延殘喘。沒想到在收下了醫生開的第一張孩子遲緩評鑑報告後,為此開啟了另一段異想天開的學習之旅。原來與孩子這幾年一起共享的早療時光,其實是老天爺送給她最珍貴的禮物。
本文發佈於
我是一位ADHD (注意力缺失過動症)小男生的媽媽,透過每晚睡前15分鐘的說故事時間,與孩子連結、引導他和我對話,這是我協助他自我認知與找回自信很重要的過程。有時候,有些話我也想說給同是辛苦的媽媽或爸爸的你聽,希望透過我們家的故事也能夠帶給您覺察,那麼,就讓我來為你說故事吧!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