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天下群英傳-宇文化及】
阿前
阿前

【隋唐天下群英傳-宇文化及】

阿前
2022-09-24|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圖片來自時報出版:大唐雙龍傳修訂版)
揚州舊處可淹留,台榭高明覆好遊。
風亭芳樹迎早夏,長皋麥隴送餘秋。
淥潭桂楫浮青雀,果下金鞍躍紫騮。
綠觴素蟻流霞飲,長袖清歌樂戲州。
江都。
這裡的夏天,總是來得比北方更早。
楊廣不禁想起當年意氣風發,討滅南陳的那段時光。與今時幾乎是倉皇逃難,自不可同日而語了。
當時的自己,是那樣年輕。身旁的大將宇文述,也是正值壯年。兩人便是在這裡,定下盟約,共享天下。
如今,垂垂老矣的宇文述已臥病不起多時。
御醫都說,恐怕來日無幾。
楊廣的心中,莫名的感到孤獨。
一生汲汲營營,努力追求的,究竟是什麼呢?
到頭來,誰又躲得過生老病死?
可惜,感慨萬千的楊廣並不知道,御醫早就被佛主章仇翼給收買了。
雖遭貶官,但為了避免法難再臨,身負拯救天下蒼生之責的佛門宗主,也不能就此放下了。
更別提,江都守王世充,還是佛門留下的一個暗樁呢。
章仇翼要做的,就是幫王世充增加一個機緣。
一個能夠重回中原爭霸的機緣。
而他看準的,就是楊廣當前最親信的軍事總管:宇文述。
只要有宇文述的支持,王世充就能夠率領他的江東子弟兵,再戰中原。
凡人皆執著。
只要找到對方的執著,便能無往不利。
這是佛門的要旨,也是章仇翼談判的秘訣。即使章仇翼無緣跟隨楊廣南渡,也不是太大的問題。
宇文述的執著,便是他的長子,宇文化及。
宇文化及的年紀與楊廣相仿。開皇年間,在兩家同謀之下,更是交情非凡。待到楊廣為太子,宇文化及的囂張氣燄,那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宇文氏在前朝,既是世族,更是皇族。
他們的子弟比誰都清楚,普天之下最了不起的,不是當上皇帝。
而是「你能決定由誰來當皇帝」。
宇文化及為自己換上最好的馬,在大興城內任意馳騁於大道正中,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是有名的輕薄公子。
雖然跟李淵等人一樣是千牛備身之職,但他往往隨意進出太子寢宮,更大方收受賄賂。就算遭人舉發免官,時為太子的楊廣還是再三讓宇文化及復職。
倒也不是楊廣深愛宇文化及,就是金錢的魔力罷了。
雖然已經當上太子,但楊堅可以換一次太子,難道不能換第二次?
為了鬥垮哥哥楊勇,楊廣不知花費了多少錢財上下打點,導致自己生活非常清苦。楊堅還以為這個兒子跟自己一樣,生性勤儉呢。
宇文化及只要願意拿出自己的貪污所得,楊廣又怎會捨得斷金援呢?
就這樣,宇文化及越發驕傲。
凡見公卿,宇文化及必不行禮,更有出言羞辱之。看見別人有好東西,管他是奇珍異寶,還是狗馬子女,被宇文公子看上,那他就是一定要奪到手的。
不過,即使宇文化及霸道如斯,還是有不少朋友的。
他不交公卿,不禮士人,專門與商賈往來。
這些人,才能提供他源源不絕的資金,維持他在楊廣面前的地位。
都說天下大勢合久必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未嘗不是如此。待到楊廣登基為帝,所需的花費,就不是宇文化及供得起了。
國庫能有多少錢,才是楊廣關心的事。
也正因如此,裴矩提出的重開邊疆通商,吸引了楊廣的目光。
宇文化及自是不甘楊廣的日漸疏遠,趁著與楊廣同至北疆時,宇文化及與弟弟試圖與突厥重談交易,想要扳回一城。
但這可犯了楊廣的大忌。
對太子楊廣而言,宇文化及是幫他賺錢。
可對皇帝楊廣來說,天下每一分每一毫,都是屬於他的。豈容他人橫插一手?
宇文化及兄弟當場被捕,本欲問斬。但看在宇文述與皇室本為姻親,又有建策之功,最終赦免兩兄弟死罪,終身為奴。
自然,以宇文述的勢力,就算兒子被廢為奴,也是在他宇文家名下。
而宇文述心心念念,便是希望楊廣能特赦化及,以承衣缽。
章仇翼送給宇文述的計策,便是動之以情。先讓宇文述多邀楊廣重遊故地,回想起當年揮兵南征的同袍之情。再讓宇文述告病,喚起楊廣的惻隱之心。最終宇文述病逝,提出遺願,楊廣必然從之。
常人絕不會願意走上這最後一步,但執著於「繼承」的宇文述,卻是同意了。
更不要說,章仇翼的條件,僅僅是希望宇文家能支持王世充征北。
當然,章仇翼只說王世充是他遠房姻親之子,志在飛黃騰達,苦無良機。
一切按照計劃進行,隨著宇文述服藥自盡,宇文化及也再次回到了楊廣身邊,任右屯衛將軍。
本來嘛,約定由宇文述應承,人走茶涼,章仇翼又遠在天邊,狡若宇文化及,是壓根沒打算遵守的。
何況楊廣現在就是醉生夢死,風花雪月。
你拿北方戰事去煩他,不是自找死路嗎?
機關算盡的章仇翼,又怎會漏了這點?
讓宇文述「將軍獻頭」,不過是計劃的第一步。
佛門弟子釋德紹早已前往河間樂壽,與渤海賊首竇建德會面。
章仇翼特命德紹假扮儒士,改姓為孔,自稱孔子三十五代孫。
前任儒聖王劭在被崔君肅逼死之前,就已經派人通知章仇翼,自己命不久矣。並示警佛門,清河崔家正在暗中扶植夏王。
章仇翼得知王劭過世後,隨即加緊查訪。終於給他認出了這個士族暗助的盜賊團夥首領,竇建德。
竇建德最初興兵,但求自保。一開始投靠的高士達要他改名換姓,也不以為意。可隨著幾次險死還生的經歷,以及取高士達代之後,竇建德也明白過來。
渤海賊背後,有人,更與士族關係十分密切。
孔德紹一上來,先是裝得一副高深莫測,慢慢套出竇建德所知所想,隨即假扮起幕後黑手的使者。
這就是章仇翼要的效果。
在孔德紹的「指示」之下,竇建德於樂壽築壇祭天,登基自稱「長樂王」,並開始攻打河間地區縣城。
這消息要傳到楊廣耳裡,讓楊廣派兵征伐,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只要人在洛陽的崔君肅知道,肯定是要坐不住了。
崔君肅先是派人往訪竇建德,但在先入為主的觀念,加上孔德紹的巧舌如簧,結果就是半點作用也無。
一怒之下,崔君肅改而要各地士族停止對竇建德的資助,並請洛陽守,越王楊侗派兵征討這新生的「長樂賊」。
就要讓竇建德知道,到底誰才是正主兒。
也是崔君肅怒極攻心,沒想到先去探查孔德紹的真正來歷。
就算斷了士族的金援,孔德紹同樣可以憑佛主之令,讓世族「布施」竇建德。
世族士族,又豈是竇建德能分得清楚的?
換了金主,那也只有清點接收的官員知道。
但一場惡戰,仍不能免。
竇建德在這些勾心鬥角上,算不上好手,可戰陣勝負,確為其所長。
收到洛陽大軍前來的消息,竇建德親自挑選了三千精兵,尋找河間山澤,開闢陣地。又下令長樂軍放棄已占領的縣城,留下假消息,表示一律往鹽澤豆子䴚退去。實則繞路分頭往那三千兵開闢的陣地暫駐。
確定弟兄們都已安然撤退,竇建德才集合精兵,與各軍勇士共五千人,展開秘密行動。
洛陽來的將軍,姓薛,名世雄。
打探到長樂軍大舉撤退的消息,薛世雄認為竇建德不足為懼。加上出發前,崔君肅再三叮囑,重威嚇少殺戮,薛世雄的戒備,就鬆懈下來了。
洛陽大軍行至七里井駐紮,只紮營立柵,未設防禦工事。
殊不知,竇建德的五千兵士,早已跟在左近。
確認薛世雄無備,竇建德又挑了一千敢死之士,趁清晨大霧時發動襲擊。
洛陽大軍不辨敵我,自相殘殺,薛世雄更是倉皇而逃。
面對剩下的俘虜,竇建德朗聲道:「大家都是出來掙口飯吃,想離開的,回家的,我絕不阻攔。但各位可要想清楚了,當今隋氏無道,將軍無能,今天你回去,明天保不準又被拉出來給將軍墊背。」
「世道已亂,要嘛逃進深山裡,要嘛,跟隨能打勝仗的將軍,才是保身之道!」
話音方落,長樂軍齊聲大喊:「長樂王,戰無不勝!」
竇建德笑了。
遠方的章仇翼,也笑了。
佛門的計劃,再一次開始轉動。
至於該怎麼好好「使用」宇文化及,章仇翼的心裡,也已經有了答案……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阿前
阿前
中國二十四史寫作計劃進行中
本文發佈於
三百年分裂的亂世,魏晉南北朝,終為隋氏一統。隋朝如何建立,如何走向高峰,迅速敗亡,而李唐又是怎麼樣脫穎而出?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