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你的一百封信-第一封

2022/09/16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Dear my friend:
嗨,好久不見!不知道你最近過得好嗎?
收到來信的你可能會嚇一跳,畢竟一直以來我都不是個主動的人。但我真的很想找個人說說話,所以翻來覆去、糾結半天還是決定寄信給你。
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的那個約定?長大成人分隔兩地的時候,要寄給對方至少一百封信,維持感情,互相分享抒發心情。雖然高中我們就斷了聯絡,你也可能早就忘了這個童言戲語,但我始終記得。
而現在,我打算實現這個諾言。即使你不回信也沒關係,我就只是想找個人抒發一下。所以無論你看完是丟在垃圾桶,或是拿來墊便當都沒有關係,只要不要讓我知道就好。
話說,你也畢業了吧!不知道你選擇的是哪家公司,做著什麼工作?我畢業去了某家具有前景產業的公司當文員助理,地點在家附近,錢也比其他大台北地區的公司高那麼一兩千塊。但這看似絕配的崗位,如今做了兩個月的我實在是快撐不下去!
是的,雖然我先前有打工的經驗。但面對這種辦公室哲學我真的是搞不懂,也不想搞懂。以前當服務業雖然也有挫折,但眉角沒那麼多。若說服務業是簡單的圓餅圖,而這,就是歪七扭八的股市圖。辦公室要學的不僅是工作本身,還有一大堆複雜的潛規則。大家的心思彎繞的如股票線漲漲跌跌,交叉複雜,我理不清。
理不清什麼是好的發問時機,理不清當工作需要別部門協助,該怎麼說才能讓他配合,理不清前輩說a,但主管說b事情倒底該怎麼做,我還理不清當別人誤會朝我大吼,而旁邊都在取笑時我該如何清楚有邏輯的為自己反駁。
只因我不確定自己做的是否正確,我也懷疑我自己。雖然事後證明我理解的沒錯,但最後落得黑名聲和白癡標籤的,還是我。其實從以前我就是這樣,不太會為自己辯解、解釋,我以為清者自清,但其實清者總有一天也會被這些身上的髒水染黑,開始瓦解崩潰。
我剛畢業就一心往前,所以在6月末打工結束後很迅速地投了履歷,想著開始陸續面試。但沒想到的是,我投了近一百封的履歷,找我面試的卻只有3家。不是我高估自己,可我也算有名國立大學畢業出來的大學生,念的也不是冷門科系,甚至還有打工工作經驗長達四年。為何?工作卻那麼難找?
我從6月底一直等到了7月尾端,才正式被錄取到現在這家公司。當然,前面面試都有通過,但實在稱不上算是正常制度下的公司。而在這投履歷、面試、等通知的這一個月裡,我反覆煎熬,看著一封封被已讀不回或不讀不回的求職訊息,我實在陷入極度的焦躁邊緣,不斷的自我否定,不斷的自我懷疑,就當我以為我大概只能重操舊業的回去兼兩份零工,來勉強養活自己時,這家公司的錄取通知就像是神下凡,溫柔的摸著我頭說:「孩子,我來了!」那樣感動和興奮。
上班第一天,我懷揣著對未來的憧憬,和對第一份工作的嚮往熱情踏入辦公室。我以為迎接我的會是漂亮的辦公室、好相處的同事、有趣的工作氛圍。工作雖然很忙也有可能加班,但大家會為了同一個目標努力,所以這些對我來說都算不了什麼。我,一個應屆畢業生22歲的小菜鳥,會努力"學習"工作內容,加班到9點都無所謂,你使喚我,你朝我怒吼,你丟我的方案在我頭上,這都不要緊!我都會以笑容和"學習"積極的心態面對一切挫折和洶湧。
然而,正如那講到都爛掉的話。職場不是學校,不是給你來學習的,是人家花錢請你工作的。可身為一個剛畢業什麼都不懂的菜鳥小白我,真的是只能以學習的心態面對職場,而且學校教的,與你找的崗位技能不一定符合,很多事情還是從頭來過,新人只能學習。
我以為,企業會用應屆畢業生,就代表他們會接受一個把職場當學校的人。然而不是的,真的不是。雖然我經常聽到或看到很多前輩都喜歡說:「不會要問,一定要問!」但真的問了只會得到一句:「我現在沒空,沒時間解釋,你去找別人吧!」、「這個你看前面人怎麼做跟著做就好,先自己做。」然而比這更糾結的,其實是我根本不知道什麼要問,什麼不該問。
比如前輩要我補客戶要求的缺失文件,我以為只要將缺失文件發出去即可,發信嘛,誰不會?但發完後的5秒前輩卻怒沖沖的跑來告訴我,文件要連同之前的統整成一個檔一起發出去,用全辦公室都能聽到的音量吼:「你怎麼沒有先問!」然而此刻,我沒有驚慌、沒有憤怒,我腦中只有想:「就連這種發送客戶清楚指明的缺失文件這種小事都要事先問嗎?」自己只補缺失資料和前輩連同之前的資料放在一起,自己這種行為又"錯"了嗎?而且發送缺失資料這件事是前輩叫自己的做的,那有要把資料統整成一起這種"特殊情形",不應該事先"告知",而是要等我去""?一個普通人都會想客戶缺什麼資料,我就補什麼。難道附帶其他客戶已經有的資料,這才是辦公室裡的正常人?
但這只是我的自以為,且很多事情是不分對錯,只是習慣問題。然而,我們身為公司的一員,理應按照公司的習慣走。自己獨立自成一派,是很惹人厭的行為。雖然我並不是自創門派,我只是不懂門派規則罷了。所以有了這次教訓,我意識到我自己的錯誤。我開始每件"小事"都過問,發信前絕對先問前輩這樣寫對不對、寄給客戶的資料有無錯誤等…。雖然前輩每次問她問題她都一副:「蛤?什麼。喔,恩對對!」這種疑似有點敷衍的回答。但我仍會執意去請示,免得自己擅自發出去,這就演變成是我的問題。當然有過一樣的事情我不會再打擾,問的都是第一次遇到有些小改動的特殊情形。
或許是太多"小事"都過問,前輩開始厭煩。甚至看到我都會去起身去跑廁所,或是眼神閃躲假裝戴耳機沒聽見我說話。於是日積月累她就爆發了,劇情是老套的前輩與其朋友一搭一唱,那雙簧唱的比職場劇裡的演員還要好聽。
「這種小事也要問我,當我是你媽?」前輩不看我,繼續操作她的電腦。
「人家就剛出社會嘛,什麼都不懂!你要多讓著她,免得現在很多年輕人一鬧脾氣就離職了!」突然,前輩的好朋友插嘴說。
「不是呀,這種小事每個都問,真的很煩!」
「沒辦法呀,你小心把她逼走,她回家告父母說你欺負她!」
「那就告阿,誰怕誰呀!」
「是了是了,但你想想你的嘉獎?」嘉獎是前輩帶新人的加薪獎勵。
「大小姐,又有什麼問題呀?讓我來為您服務!」說這話的時候前輩依然不與我對視,然後全場哄堂大笑。
一片笑鬧中只有我沒笑,大家幾乎都笑了。我不曉得這是嘲笑的笑,還是真的覺得前輩很幽默的笑。我只知道,他們彷彿當我是空氣不在現場,忘我的討論。我不求融入,只求和平。但就是連這一點,我都無法得到。
上班的每天都好累,原先的熱情積極都被消磨殆盡。想學偶像劇女主帥氣的甩辭呈走人,可現實是只敢想想,只因怕三個月試用期不到就離了職會萬劫不復,之後工作更難找,從此遁入彎路。
對不起,好像都是聽我一個人在抱怨,我也不知道為何一寫就一發不可收拾,可能是因為知道是和你傾訴,一不小心就將真心話全部掏出,畢竟從小妳就一直是傾聽我說話的人。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幫助,所以不知道今天如果是你碰到這種狀況,你會怎麼解決呢?有什麼更好調整心態的方法呢?
期待你的來信,當然沒有回復也沒關係。很感謝你看到這裡,說完我心情舒暢多了,謝謝!
你的青梅竹馬上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努力的小魚
努力的小魚
一個菜鳥社畜,努力學習社會規則中.....
留言3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