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分享]5小弟可以轉到普通病房;同步和體悟的幾件事情

壹.記錄和今天的消息同步的事情;回顧這10多天

今天週四,早上

開line,看到小弟媳說,接到醫院的電話,可以轉到普通病房了,只是現在有的病房是3~4人的,她要等雙人房或單人房。
喔!小弟週二拿掉呼吸器,才過2天,病情進展到可以出加護病房了,很好,雖然會請看護,也是家人照顧的開始。今早醒來,不記得做了什麼夢了,只記得「自然」,我知道是「自然進行」或「自然發生」的意思;還有,左手的痛大幅減少。

昨天

1.是我的生日;
2.心情還是很悲傷,回新店,吃過飯,睡午覺時,心情很不平靜,想到心靈課程的老師傳過2個她常聽的「432赫茲」的音樂給我們參考,當時我聽聽看時,沒什麼感覺,就沒再聽。我打開來聽,手機放在枕頭邊,幾分鐘後,果然心情比較平靜了。
3.左手好痛好痛,週一看中醫時,有想到請醫師針灸或是做民俗醫療,但是那天比較晚去,後面還有事,就下次好了。
4.晚上兒子說他開始住在新裝修好的房子裏了,看起來裝修期間的問題、麻煩、吵架等等的都解決了;前租房也是這天退房,和前房東的糾紛(房東找麻煩,要他提早2天搬走,想多收錢)、吵架等,看起來也結束了,拿到他想拿的錢(如:賣給房東的東西,原來想算了的前房客沒繳的電費等)。
5.晚上孫女7點睡覺,我7:30撐不住了,就去睡覺。在睡著中市話響起,我起來接,是市長候選人的拜票電話,我沒聽過的名字,只講一件事:蔡英文家所擁有的某筆土地是軍事用地,違法開店,真奇怪。電話掛掉後,我開燈,看是晚上9點,我才睡了1個半小時。
今天上午9點出門,回礁溪,在車上想靜坐、冥想,今天想用3種光,先用療癒的光,下午再用轉化,傍晚再用無條件的愛,先療癒我自己,最後面再將光送給小弟、小弟媳及其他家人。

回想這10多天

上上週四(9/15)之前,每天跟著教練臉書直播的「週日微運動」在瑜珈壂上做運動30分鐘,覺得很好,共做了2週。
9/16(五)走路1個多小時,沒做30分鐘運動;
9/17(六)起覺得很累,開始沒運動1星期多;
9/18(日)覺得不舒服,跟女兒說,她說新冠肺炎確診痊癒後要去看中醫調養,是喔!我因為沒事,將這事忘了,決定第2天去看中醫;
晚上接到大弟媳的電話,說她和大弟正在來台北的路上,小弟腦部出血,我好訝異。我不舒服,連著他也出事。
9/19(一)上午覺得很悲傷,喔!我的情緒晚了半天才出來;下午去看中醫,她說我脈膊比較弱,說這種調養每個人的情形不一樣,有人要吃藥幾星期,有人要3個月到半年。我看完後,當場吃了一包藥,憤怒的情緒起來,憤怒公司讓小弟過勞;
到9/24(六)整個星期都是悲傷和憤怒,全身沒力、不舒服,生活的事情有做,沒運動;
9/25(日)和大弟一家去看小弟媳,我女兒和孫女也去,女兒說是「嬰兒療癒」,孫女很愛笑,會跟人互動,很可愛,沖淡一些沈重的氣氛。女兒待了2小時先回家。大弟帶菜來,我們一起吃完飯再走。
我問小弟媳公司的反應怎麼樣?「董事長和副總知道。」也沒說公司的反應如何;她說到因為疫情的關係她的工作非常忙,也沒注意小弟身體的情形(先生的健康好像是太太的責任??),小弟因為看到她那麼忙,鬆口說那就退休好了,打算明年一月退休,但還沒在公司說出來,然後小弟慢一、二年也退休,不做到屆齡了。小弟媳有很多項才藝都做得很好,好幾年前就說要退休,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因為小弟對錢很沒有安全感,要她不要退,這麼多做了幾年,多賺的錢真的是他們家需要的嗎?這一下2個人的退休生活都沒了,是我很悲痛的地方。
回家後,我的憤怒少多了,悲傷還在。

過去這幾天我做了這些事:

一、這些天的悲傷,我沒有否認、壓抑,或轉移注意力,有好好和它相處,跟它同在,只是一直問,這是什麼意思?要告訴我什麼?而且,我自己清楚的是,不只是為小弟悲傷而已,有我長期壓抑的情緒在,這十多年來我已經調適、平衡了很多很多的情緒了,沒想到還有很深、很堅固的存在,藉著這件事浮出來。
二、我有找人說出來,和幾個家人和朋友說,將這事,還有我的悲傷、心情不好等情形說一說,如果是以前的話,我一句話都不說,通通自己承受。
三、在小弟發病之前幾天,我找人占卜,第1個問題是:
「這幾年喜歡獨處,沒辦法和很多人在一起,都沒去參加活動,或朋友的聚會,和朋友見面最多只能2位(連我3位),看到所有要和人在一起的事情都覺得很煩,不想參加。請問,這只是這幾年暫時的情形(確認自己高敏感的特質,好好保護自己,並且整理自己,不受打擾,好好修鍊),以後可以恢復參加活動嗎?
或是從此就這樣了,不適合和很多人在一起?」
對方給我的建議其中一項是:「你現在的工作是玩樂」。
我明白,只是目前不會「玩」,也不「快樂」,我可以讓自己舒服和愉快,看哪一天可以感受到「快樂」的感覺。
接著問第2個問題:
「我的女婿11月的選舉會不會選上?
其實想知道的是,選上或沒選上對我的意義或作用是什麼呢?」
她提到「新生活」,嗯!我明白,女兒也提到,如果選上的話,她考慮搬去外島,我也說出我可以提供的協助。所以,不管是他沒選上,回台北—我的房間給他住,或是選上待在外島—女兒和孫女搬去一家團聚,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新生活,我們都準備好了。
四、上課時,老師給的功課有一項是,想想自己的人生任務是什麼?有什麼是很想做的?我的回答是,現在沒有什麼想做的,唯一想做的是讓自己舒服和愉快,過舒服和愉快的生活。老師說這樣很好。
五、我沒有去看小弟,進去加護病房的人要快篩,我覺得沒必要。頭3天是大弟一家3人輪流陪小弟媳,我問週四表妹陪,週五我去陪好不好時?她說不用,那就不用,我和表妹都沒去。我一直在做的是,靜坐冥想的最後,送光給他們和其他家人,療癒、祝福大家。
六、我一直在想和探討的是,這事給小弟自己,還有我和我們家人什麼訊息?什麼意思?我(們)應該做的是什麼?

貳.「愛」是什麼?最近對於「愛」的體悟

原來「無條件的愛」只要以自己的靈魂愛對方的靈魂就好了,不用做事,不用損耗自己的生命和資源。我很難承認和說出:「我愛XX」,總覺得愛,就得為他做很多事,我覺得好累喔!不想做,那就不要愛好了;看對方也是一樣,如果你愛我的話,就要為我做事,我不想、也不需要你為我做事,所以就不用愛我。這麼一來,大家都卡在那裏,情感沒有流通,關係也無法親密,雖然看起來有互動,但沒有真正的感情交流啊!實在是很遺憾的事情。其實愛就是愛,不用做什麼。如果有條件的話,就是交換、期約、賄賂、恐嚇、勒索......,那不是愛,只是藉著愛之名,行XX的目的而已。
做好事、做善事、做功德是很好的,但是我看到有人自己很窮、很忙、很累的人也跟著捐錢、花力氣和時間為別人服務,讓自己更沒錢、更累,我總覺得哪裏不對勁。我承認,沒錢、很忙的人,也可以享受做善事的快樂,達到想做善事的想望,不用等到有錢、有閒的時候再做,只是看到那些自己的生活已經很辛苦的人,再多為別人付出,總覺得不忍心。這些年來,我的想法是,有錢時,應該將錢先花在自己的身上;休假時,自己需要休息或做些休閒娛樂的活動,不是忙著服務別人,因為自己也是一個「人」,也需要被服務,那個服務的人就是你自己本人。或許,他們的想法也跟我以前的一樣,想做善事、愛別人,就是要捐錢、捐東西,或是走出去做義工,不能光坐在家裏想愛別人就可以了。

參.我的悲傷是哪裏來的?

上星期上課時,我說了因為我的小弟腦部出血,我很悲傷的事情,老師要我找找悲傷是哪裏來的?以前有過類似的事情嗎?將來源找出來,我找了一個星期,沒找到,只想到:
一、 我對身體健康與否很在意,看到人家生病或身體不好時,就想到,那他的生活怎麼辦?得有人養他才行;看到生活不能自理的人,想到他自己很辛苦,而且會連累家人得照顧他,這是會讓我悲傷的事情。
二、 有一天夢到拜拜,我公公在場,想到以前和我先生的家人相處的情形,和他們相處沒有不好,只是我不喜歡,有許多的忍耐和遷就,他們是我悲傷的來源嗎?
三、 其實先生本人才是最大的來源,沒有某「事件」,只有一連串的事情,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那些事情都過去了,其實悲傷和憤怒還在的。

肆.有3件事情我很在意:

1.這幾年常有忘記、漏掉、資訊接錯的情形;
2.我有糖尿病,胰島素對葡萄糖不敏感,不起作用,我覺得好奇怪,我很注重養生,為什麼會得這個病?
3.小弟的腦部傷到,會對外界沒感覺,知覺和反應不起作用。
這3件事有幾個共同點:和以前不一樣;我認為是不對、不好的;各自是片斷,沒有連結的。
尤其是第1點,我的想法和做法的過程是:
一、 年紀大的人發生這樣的情形,會被認為是老化,腦筋退化的關係,大家都接受這是自然發生的情形。我不這麼認為,我的花精老師也說沒有這回事,事實上是因為有些情緒障礙住了的關係,如:成見,年紀越大,成見越多,也就越不容易接受新的資訊。我認為細胞是活的,當想起來或發現資訊接錯了時,將它們接回去就是,一直接一直接,它會活過來的。
二、 是我的人生過程進入新階段前的鬆開,重組,會有一段混亂期。
三、 我要接受現狀嗎?從此以後就是這樣。
忘記就是讓我少做、少記一些,我就鬆手吧!以輕鬆的心情來看待。其實想起來時,才知道之前忘記了,如果沒想起來,就不知道忘了,真正忘了的事情表示它是不重要的,需要我知道的自然會想起來;資訊接錯時,馬上會發現,改過來就好,其實我不用那麼在意的,如果不在意,不那麼嚴肅看待的話,它會怎樣呢?或許情況會和現在不一樣,就跟以前我的香港腳一樣,我曾經連續每天擦藥3年,夏天冬天都沒間斷,還是不好,我宣布:「我跟你和平共處吧!」不再擦藥,很久以後,有一天我發現,香港腳好了,真神奇。
我為什麼要一直在意忘記、資訊接錯這些事呢?我就是不准自己忘記、接錯,對於「好」、「不好」,「對」、「錯」,「應該」、「不應該」等有明顯、清楚的二元對立,如此一來,就沒有其他的選擇了,所謂的第三種選擇就不會出現。最近想到,試著改以上面說的第三種看法來看待這事,慢慢練習,不要緊張,不在意,和它自然相處的話,或許它就會消失了。讓我來試試看吧!如果它消失了,第2點是不是也會改善呢?我很不能理解為什麼胰島素對葡萄糖不起作用?可能對照到我的「心」,在精神上也有同樣的情形,要將它找出來才行。
(2022.9.29.)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和「覬覦」同音。小時候總是被教導,女孩子要溫良恭儉讓,有功勞要「讓」給別人,苦勞自己擔。這個「別人」包括:比我年長的,輩份高的,位階高的,身形大的,還有男的。半百之後,決定不再讓了,我的就是我的,別將我的搶去,我還「覬覦」我想要的東西,如:錢、權力、名聲、成果等,再也不讓了。實際上還是很謙讓,唉!
情緒和理智是不相統屬的2國,理智無法「處理」情緒喔!情緒沒有不好,它在提醒我們有事情做/想錯了。當我們有情緒時,不要急著逃避、壓抑或轉移注意力,雖然暫時不見了,但不是真的不見,只是被壓下去了,將來要再挖出來處理,要耗費更多的心力,而且會在某個情境時,爆裂出來。 [email protected]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