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就應該是這樣》-1不問原因的臣服

2023/02/1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前幾天看見好友唱了首老歌「夢醒時分」覺得和心境相印之下,跟著大哭了一場。
想起了兩個故事,一個關於「痛苦」,是在「用NLP改寫你的每一天」這本書裡看見的:
一隻狗因為躺在椅子突出的釘子上而不斷呻吟,路過的人詢問狗為什麼不離開,坐在狗旁邊的老人回應:「因為牠還不夠痛。」
另一個則是關於星雲大師的故事,他剛入門時與戒師的問答,戒師提問,無論他怎麼試著完美回應,都被打得半死,幾次來回他終於回答:「要打便打吧」就像人生的無常和逆境,還有那些不合理的ABCDE鳥事。
鳥事的劇情總是像愛因斯坦對人類愚蠢的註解一樣,沒有極限,越誇張的劇情,越是有人與之共舞,直到終於有一方舞伴無論是因為過於荒謬、疲累、夠痛了、病了、死了、夢醒時分了,才停止演出。
人類痛苦的呈現或許千奇百怪,但離開痛苦的方式卻異常相似:「有些問題現在不必問,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
那感受像是之前到世界宗教博物館拾取的小冊名稱:「放下,就是快樂」;那不是一個過程,是一個決定、一個衝破的瞬間、一個悲傷與快樂的交界之處。
/
和K細數了這些傷口,每個人的身上都會因著不同的角度經歷與記憶信念而有他人完全無法理解或探知的執著。
那個帶來痛苦的便是「本來就應該這樣」,「本來就應該這樣」比「應該」還深刻,還深入血液,那些我們認為「本來就應該這樣」的人事物產生的反射,就會成為逆境。
父母本來就應該這樣,如果不是便帶來痛苦
家人本來就應該這樣,如果不是便帶來酸楚
伴侶本來就應該這樣,如果不是便令人失望
政府本來就應該這樣,如果不是便感到憤怒
孩子本來就應該這樣,如果不是便產生怨懟
工作本來就應該這樣,如果不是便迎來抵抗
人與人之間本來就應該這樣,如果不是便充滿了批判
/
接著我又想起很久前看過的一本書,上面描述常年戰爭的國家,戰火下的人民為了生存,許多婦女利用身體取悅軍人來賺取金錢,而丈夫就在門口等待她們上下班;當時的我覺得太不可置信而被衝擊了心靈。
其一是世上這些驚人的事還正在發生,為什麼受苦的是他們,他們問這句話時,有誰能回答?
其二是他們認為生活「本來就是這樣」,所以只把這樣的過程當成工作,於是逆境不是逆境,被這個「本來就是這樣」轉化成了解藥。
/
過去諮詢時,有個案會向我道歉:「老師,抱歉這麼小的事情還要佔用妳的時間聽我說」
然而,痛苦真的無法比較;在他人眼中微小的苦痛,有可能帶走他此生的所有希望。
而你眼中巨大的逆境,有可能在他人眼裡只是日常。
/
是什麼決定了每個人心裡的強韌程度呢?
我發現「本來就應該這樣」是我們心靈的毒藥同時也是解藥。
/
為什麼我會遇到這樣的事?本來就應該這樣
為什麼父母這樣對我?本來就應該這樣
為什麼我的孩子不孝順?本來就應該這樣
為什麼工作不順利?本來就應該這樣
為什麼我對他好他沒有真切待我?本來就應該這樣。
/
我們能莫名奇妙的相信一些信念,而使我們苦痛
也能莫名奇妙相信一些信念,而使我們當下便放下與自由。
Enya|安雅
Enya|安雅
隨月亮更換28種姿態的女子,映照心願的生涯彩繪師。 於印尼小島旅居並意外創業,一邊養育屁孩、療癒自心,一邊用文字梳理心靈、臣服生命。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