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巫》:最有創造力的作品來自於最個人的生活體驗|蘇東電影觀後感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今天(2/14)除了是情人節之外,其實也是馬來西亞導演張吉安的四十五歲生日。以下這篇文,則是個人看完導演其首部劇情長片《南巫》於 2021 年在台上映時的一些觀影心得,藉此祝張吉安導演生日快樂,也非常期待他今年將會面世的第二號作品《五月雪》,以及未來開拍的第三號作品《金蘭老葉》。

「雞皮疙瘩」,這大概是我看完《南巫》最直接的想法。

.
引用奉俊昊導演去年(2020)得到奧斯卡最佳導演時在台上說的一句話:「最有創造力的作品來自於最個人的生活體驗。」(這句話也出自於偉大的導演:Martin Scorsese)《南巫》正是一部這樣的作品。它很私人,也非常具有導演個人的強烈風格。整部電影幾乎用了長鏡頭來組成,節奏緩慢,是在挑戰觀眾們的耐性,也是在考驗演員們的實力。大部分時間都使用了中景以及遠景的鏡頭,看似平淡的構圖,卻營造出神秘、不安又寧靜的氛圍,不過很多時候有點犧牲了演員的臉部表情,但也正因為如此你又會想更專注在大銀幕,看得更仔細一些。象嶼山與山洞的自然美景為背景,儘管片中有很多很日常的戲,不得不說幾場戲的畫面都拍得非常屌,搭配上民族音樂的配樂,鬼神的處理極為神秘,綜合下來的元素,令人看得雞皮疙瘩。然後,個人也很愛片中的皮影戲,用電影的大銀幕欣賞,非常享受當下的氛圍。
.
當然《南巫》很難用一般電影的「好看」來形容,因為它是一部蠻吃電波的作品。若你是長期有在關注大馬這片土地各大小事的人,亦能夠看出片中塞入了導演對於大馬政治、社會、種族、宗教以及教育的暗喻。不過能肯定的是,若你是只愛看娛樂大片的觀眾來說,《南巫》絕對不會是你的菜。我能預料到本片會因不主流在大馬上映最終票房慘淡收場(至少《夕霧花園》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雖然《南巫》的實力已不需要用票房來證明什麼。或是抱著錯誤的期待、以恐怖片的基準去看而遭受網民的負評,當然我也希望自己能夠被打臉。
.
而演員的部分,個人最期待無疑是飾演女主角阿燕的 Jojo 吳俐璇,在一段時期的本土連續劇總是能看到她的身影,短短的幾年間就挑戰了無數的角色,不俗的表現而對她感到印象深刻。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她值得被更多人看見,但《南巫》應該不會是 Jojo 演藝生涯中最佳的演出。不過一場吐鐵釘的戲,我才驚覺 Jojo 真的是連手都會演戲。而且不知為何,不論是 Jojo 本人,還是她飾演的這個角色阿燕,都會一直讓我想起另一部台灣電影《腿》中的桂綸鎂。一來是她們氣質是真的有像,二來是女主角阿燕為了醫好中邪的丈夫到處奔波的情節難免會令人聯想到為尋找丈夫的「腿」不擇手段的錢鈺盈。更巧的是,《腿》和《南巫》的故事靈感一樣都取自於導演父母的親身經歷。同時,女性角色在《南巫》中也有著重要的位置,無論是身為母親與妻子的阿燕,或是蔡寶珠飾演的 Kaew 姨的母親角色,又或是雲美鑫扮演的山神婆婆—珂娘。
圖為擔任女主角的演員:Jojo吳俐璇
圖左為馬來西亞資深演員:蔡寶珠
不過我一直覺得這部電影是缺少了一些小朋友的視角,即是阿安(小時候的導演),而以阿安為視角最重要的一場戲,其實是一段有關大馬教育的控訴。
.
總的來說,《南巫》雖以鬼神傳說、降頭作為題材的,但並非一般看到大家所看到通俗的恐怖或降頭片。它不緊湊刺激,也沒有刻意的嚇人場景,相反的用再日常不過的敘事手法呈現,拍出即優美又展現民俗文化的佳作。導演張吉安的多年歷練與導演功課,也成就了他的首部劇情長片。不過《南巫》其故事並不難懂,事實上它也具備所有拍成商業恐怖片的潛力,我甚至認為這是個可以跟好萊塢 The Conjuring 宇宙華倫夫婦媲美的前傳故事。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8會員
71內容數
希望可以通過文字的方式把自己喜歡和好電影推薦給大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