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心得】通往內心的橋Ep1-4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寫於2023.02.11)
這部在台灣觀眾群似乎比較少討論度,但每個星期播出後,在日文推特的討論都非常熱烈。
身為成年才被診斷出發展障礙(ASD+ADHD)的人,看這部劇真的每集都能哭。
雖然我的診斷還是俗稱的亞斯伯格&ADHD是近期才被發現的(女性的特質又更隱性),看到第四集志保的坦白真的很感同身受。
另外,因為本身之前的科系也接觸發展障礙(尤其泛自閉光譜)的孩子,因此佐山醫師在第四集對志保說的話(因為有相同經歷而能夠理解孩子)我也曾被說過,且同樣帶給我很大的鼓勵。
這大概是我看過最真實的「看不見的障礙」相關主題的戲劇(沒有特別點出障礙名稱但同樣溫暖的日劇,也很推高橋一生主演的《我們的奇蹟》)。
其實會知道這齣是因為日本的發展障礙友人先推薦了原作漫畫,並且大力宣傳有改編劇的這件事,因此從那時起就關注這這一部。
很高興台灣有跟播。
第一集有不少觀眾(PTT日劇版的其他心得以及日本推特的討論)指出,除了小女孩末依需要被告知是「好孩子」、不是不好的人以外,也覺得母親是需要被陪伴的;這點在其他集數(如第三、第四)都有提到:「不是家長的錯」,總覺得有圓到第一集讓我很想擁抱末依母親的部分。
不過目前最喜歡的是第三集。
發展障礙者(尤其女性)的特質很容易被忽略,因為和以往認知的典型特徵(偏向男性診斷的特質)不符。
因此,像小希那樣「從數值來看似乎沒有太大問題」、「不到診斷門檻」的情況很常出現;然而也如同堀凛(語言治療師)所說,(無論是學校或是社會上)大多數人普遍會對於能見、顯著的障礙更加包容,甚至願意伸出援手,卻對像小希這種「外在看不出凹凸」的人容易感到厭煩、排斥,甚至產生霸凌。
這便是許多年少時期一直未能確診的孩子的困境。
成長過程中被排擠、孤立,甚至在校園期間被霸凌的情況十分常見(我自己也遇到過)。
看到小希媽媽、堀凜老師、Liaison診所的大家在內心祈禱著小希不會被欺侮的那段,眼淚真的是不可控制地一直一直流……
每每在實習場域看到與我童年相似的孩子們,也總希望世界能待他們更加溫柔。
第四集最牽動我的便是志保和以前打工的朋友們坦承自己的障礙的部份。
我(以及許多發展障礙者)總覺得,坦承自己的困難,某種層面就像性向的出櫃,在面對某些人或情境時是非常難以啟齒、會非常猶豫的。
佐山醫生說的「可能會被當成武器(或做錯事的擋箭牌)」,以及像志保的情況,被當作「這不是大家多少都會有的困難」而玩笑或輕鬆帶過,甚至「那你是不是天才」的發問(雖然就像志保說的,知道眾人並無惡意),也往往令鼓起勇氣坦承的障礙者們退卻、甚至感到受傷。
原本在想,這部劇那麼多可愛的童演,以及找來如松本穗香等算是人氣、知名的演員,可能會採取比較輕盈的敘事手法;不過其實意料之外的沉重(與此同時又帶有溫暖)。
可能對一般觀眾而言會稍微沉重一些?但的確是目前看過非紀錄片類型的影劇中,最真實呈現隱形障礙者內心世界與身旁人們的困境的一部劇。
很希望這部劇能被更多人看到,也進而讓更多人理解發展障礙。
很期待後續的劇情發展(也覺得下一集會哭掉許多張衛生紙)T_T
Soleil🌻
Soleil🌻
🧡泛自閉光譜+ADHD+高敏感族+感覺統合障礙,INFP。《微光小太陽》(遠流,2017)的透明小作者。在這裡,我會談寫作、泛自閉光譜/ADHD/神經多樣性總體,以及翻譯與上述相關的資訊。偶爾,也會聊聊無性戀光譜。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