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造艦能力至少是美國232倍之美中海軍世界爭霸錄─深度政經分析(28)

2023/07/24閱讀時間約 22 分鐘

作者:陳華夫美國海軍情報局在2023/7/11對美國和中國造船能力的巨大差距及其影響發出警報。(見令人震驚的海軍英特爾幻燈片警告中國造船能力增加200倍)中國造船廠產能約為2,325萬噸,而美國不足10萬噸,約是232倍的差異,並且中國的海軍產量佔其全國造船總收入的70%以上,而美國的海軍產量估計約為95%。中國海軍2020年擁有 355 艘作戰艦艇,而美國海軍擁有296艘。到2035年,差距預計將大幅擴大,中國預計將擁有 475 艘作戰艦艇,而美國則擁有305至317艘艦艇。(見海軍力量差距日益擴大,中國的主導地位引發美國海軍擔憂

雖然有媒體文章認為,美國海軍情報局的此時刻意曝光中美232倍造船能力差異之真正目的是向國會要錢:「宣揚美國海軍仍然資金不足,如果未來與中國海軍發生任何戰鬥,美國海軍將受到威脅。換句話說,用上述編輯的話來說,這個人(或一些人)想要宣傳海軍沒有得到充分重視。」(見針對中國的恐嚇策略似乎更多是為了確保美國軍費開支的稅收

美國國會國會研究服務處(CRS)2023年發表的《中國海軍現代化:對美國海軍能力的影響——國會的背景和問題》(後簡稱《中題》)詳細的比較美中海軍實力,在其中說:「美國戰略司令部司令查爾斯•A•理查德海軍上將在 2022年11 月3日的一次會議上發表講話時表示當我評估我們對中國的威懾水平時,我們這艘船正在慢慢下沉。 它正在緩慢下沉,但它正在下沉,因為從根本上來說,他們〔中國〕在該領域投入能力的速度比我們更快。 隨著這些曲線繼續下去,我們的[作戰計劃]有多好,我們的指揮官有多好,或者我們的部隊有多好,都不再重要了——我們的數量不會足夠。 這是一個非常近期的問題......水下能力仍然是其中之一……也許是我們對抗對手時仍然擁有的唯一真正的不對稱優勢。 但除非我們加快步伐,解決維護問題,啟動新的建設……如果我們不能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就無法處於維持戰略威懾和國防的有利地位。」(《中題》,頁50)

本文論述主要是基於國會研究服務處(CRS)的《中題》,輔佐以媒體上其它的資訊,分析美中海軍世界爭霸錄:
1)2030年中美艦艇數目比是440:290(1:0.66):
美國國防部表示,中國海軍“是世界上最大的海軍,擁有約 340 艘平台的作戰力量,包括主要水面艦艇、潛艇、遠洋兩棲艦艇、水雷戰艦、航空母艦和艦隊輔助艦艇……這一數字不包括約 85 艘巡邏艦和攜帶反艦巡航導彈 (ASCM) 的船隻。 [中國海軍]的……總戰力預計到2025年將增至400艘艦艇,到2030年將增至440艘艦艇。” 相比之下,美國海軍在 2021 財年末擁有 294 艘戰力艦艇,而海軍的 2024 財年預算提交項目預計,到 2030 財年末,海軍將擁有 290 艘戰力艦艇。 美國軍方官員和其他觀察人士對中國海軍造艦努力的步伐以及由此產生的中國海軍和美國海軍相對規模和能力的趨勢線表示擔憂或震驚。

2)美國海軍的優勢不在艦艇的數目,而在噸位、性能、及豐富的戰鬥經驗:
美國艦隊在數量上的不足,但美國艦隊噸位超過中國。中國艦隊總排水量約為185.4萬噸,不到美國海軍總噸位的一半。較大的噸位的船艦能夠攜帶更多的燃料和彈藥,從事更遠的航程。較大的美國艦艇使艦隊在許多領域具有顯著優勢,包括發射巡航導彈的能力。 美國水面艦艇擁有9,000多個垂直導彈發射單元,而中國艦隊只有 1,000 個。就潛艇而言,中國軍隊的規模與美國海軍大致相同,但兩者在能力上存在顯著差異。
中國軍隊總體上缺乏實施重大現代作戰行動的經驗。 中國上一次打仗是在 1979 年,當時中國人民解放軍短暫入侵越南北部,以支持中國在柬埔寨的盟友,並破壞越南和蘇聯之間的聯盟……中國軍事領導人現在距離實戰經驗已經有兩代人了,海戰的實力令人質疑。(《中題》,頁51)

3)航空母艦:
中國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號(001型)於2012年投入使用。中國第二艘航空母艦(也是第一艘完全自主建造的航母)“山東”號(002型)於2019年12月17日投入使用。“遼寧”號和“山東”號利用船頭的“滑行坡道”起飛固定翼飛機。
與遼寧號和山東號相比,美國海軍有11艘核航母,尺寸更大(滿載排水量約10萬噸),採用核動力(比傳統動力艦艇具有更大的巡航續航能力),能夠搭載和操作更多數量的飛機(60架或更多),並使用彈射器發射固定翼飛機,這可以使這些飛機的航程/有效載荷能力大於使用滑坡道發射的飛機。
中國第三艘航母福建號(003型)於 2022 /6/17下水(即下水,進入建造的最後階段)。預計該艦將於 2024 年投入使用。 該艦預計將採用常規動力,尺寸更接近美國海軍航空母艦,並配備彈射器,而不是用於發射飛機的滑坡道。 據報導,中國第四艘航母最早可能於2021年開始建造,觀察家預計,中國大規模掌握艦載機運營還需要一段時間。
中國的主要艦載戰鬥機是 殲-15 或“飛鯊”,這是一種源自俄羅斯 Su-33 側衛飛機設計的飛機,可以在配備滑行坡道而不是彈射器的航母上運行,但一些觀察家批評其在配備滑行坡道而不是彈射器的航母上運行時的航程/有效載荷限制。報導稱,中國已開發出升級版、可彈射的版本殲-15 在配備彈射器的航母上運行時可以提高航程/有效載荷。此外,中國計劃開發殲-20第五代隱形戰鬥機的艦載型和/或 FC-31/J-31,及開發一種艦載預警機(AEW),稱為 KJ-600,與美國海軍艦載 E-2 鷹眼 AEW 類似。飛機,71 和隱形無人機飛機。
儘管航母在與台灣有關的衝突中可能對中國有一定價值,但並不是至關重要,因為台灣在中國陸基飛機的射程之內。因此,大多數觀察家認為,中國收購航母主要是為了它們在其他類型行動中的價值,並展示中國作為地區領先大國和世界主要大國的地位。 中國航空母艦可用於力量投送行動,特別是在不涉及敵對美軍的情況下,並給外國觀察者留下深刻印象或恐嚇。(《中題》,頁32)

4)水面戰艦:
055型巡洋艦
中國正在建造一種新型巡洋艦─055型巡洋艦,據報導排水量在12,000 至13,000 噸之間。相比之下,美國海軍的提康德羅加 (CG-47) 級巡洋艦阿利伯克 (DDG-51) 級驅逐艦(又稱美國海軍宙斯盾巡洋艦和驅逐艦)排水量分別約為 10,100噸和9,700 噸,而美國海軍的三艘朱姆沃爾特 (DDG-1000) 級驅逐艦排水量約為15,700 噸。據報導,第一艘055型巡洋艦已於 2020/1月投入使用,第八艘艦艇已於 2023/3 月投入使用。至少還有兩艘艦艇正在建造中。
052型驅逐艦
自 1990 年代初以來,中國已投入使用多艘新型國產驅逐艦,其中最近的一艘是旅 III052D型飛彈驅逐艦,排水量約為7,500 噸,配備相控陣雷達和垂直發射導彈系統,外觀與美國海軍巡洋艦和驅逐艦上的系統大致相似。中國目前正在調試052D型飛彈驅逐艦的升級版,非正式地稱為 052DL改進型飛彈驅逐艦「包頭艦」,它配備了加長的直升機飛行甲板和新型雷達,已下水服役。(見052DL改進型飛彈驅逐艦「包頭艦」 已正式下水服役
052D型飛彈驅逐艦已經批量生產一段時間了,據報導稱,第 27艘和第28艘052D型飛彈驅逐艦已經下水(即下水進行建造的最後階段),另外三艘正在同一造船廠建造。
054型飛彈護衛艦
自 1990 年代初以來,中國還投入了多艘新型國產護衛艦,其中最近的一艘是江凱II(054A 型)級,排水量約為 4,000 噸。 2008年至 2019年間有 30 艘 054A 型護衛艦投入服役,之後沒有再建造任何 054A 型護衛艦。85 然而,中國媒體 2021 年 8 月的一篇新聞報導稱,“據報導,中國在過去幾個月下水了兩艘該級新艦後,正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建造另一批 054A 型護衛艦。 ” 新聞報導指出,簡氏組織的一份報告稱,第 32 艘 054A 型艦最近已下水(即下水進行建造的最後階段)。其他媒體報導援引中國造船廠的衛星圖像,指出中國的護衛艦生產可能會轉向新型更大的護衛艦,一些觀察家將其稱為 054B型。
056型飛彈護衛艦
中國還在相對較短的時間內大量建造了一種新型輕型護衛艦(即輕型護衛艦或 FFL),稱為江島級或 056 型,據報導排水量為 1,300 噸至 1,500 噸。056 型艦艇在四個造船廠以很高的年增長率建造——第一艘於 2013 年投入使用,第 72 艘也是最後一艘該類型艦艇據報導,該船於 2021 年初投入使用,這意味著每年平均投入使用約 8 艘船。 美國國防部表示,中國海軍“於 2021 年 2 月入列第 72 艘江島號護衛艦,完成了生產運行。中國海軍還於 2021 年將早期飛行的 JIANGDAO 型號(可能總共 22 艘)移交給中國海警,可能是因為這些型號缺乏拖曳陣列聲納。 056A FFL 配備了拖曳陣列聲納,因此是具有反潛戰能力的艦艇。”89 如表 1 所示,自 2013 年以來 056 型護衛艦數量的快速增長在 2013 年以來中國海軍艦艇總數淨增長中佔據了相當大的份額。
071型綜合登陸艦
中國的新 071 型兩棲艦估計排水量超過 19,855 噸,91 相比之下,美國海軍新型聖安東尼奧 (LPD-17) 級兩棲艦的排水量約為 25,900 噸。 2021 /5/6的新聞報導稱,第八艘071型綜合登陸艦 “最近首次公開亮相海上演習。”
075型兩棲攻擊艦
2021/4月,中國第一艘新型075型兩棲攻擊艦,估計排水量約為 35,000 噸,而美國海軍美利堅級兩棲突擊艦的排水量為 41,000 至 45,000 噸。2022 / 3月,據報導,第一艘075型兩棲攻擊艦的排水量約為 35,000 噸,已實現初始作戰能力。據報導,第二艘075型兩棲攻擊艦已於 2021/12月下旬投入使用。第三艘艦在 2022/10/1或可能幾天前投入使用。2020 /7月,有報導稱,中國可能計劃建造。
076型兩棲攻擊艦
第一艘新型兩棲攻擊艦,被觀察家稱為076型兩棲攻擊艦,該艦將配備電磁彈射器,這將增強其支持固定翼飛機作戰的能力,使其更像航空母艦。

5)潛艇:
中國造船廠已交付13艘宋級SS(039型)柴電潜艇和17艘元級潛艇(常規)不依賴空氣推進(AIP)攻擊潛艇(SSP)(039A/B型)。 預計到 2025 年,中國將生產總計 25 艘或更多元級潛艇
元級潛艇(常規)是中國海上武器庫中最鋒利的利矛之一,其不依賴空氣推進(AIP)系統,是指無需獲取外間空氣中氧氣的情況下能夠長時間地驅動潛艇的技術,替代傳統螺旋槳,其自持力比一般需要上水面換氣的柴電潛艇的大一倍以上,也即連續的潛航時間及潛航距離較長,但仍不能和核潛艇相提並論。卻因此犧牲了潛艇在人員編制、可居住性、燃料儲存、彈艙等方面的能力。(見美媒:中國元級潛艇造價低廉 對美有數量優勢
美國海軍共擁有64艘核潛艇,其中50艘攻擊型核潛艇:洛杉磯級核潛艇(26)、海狼級核潛艇(3)、維吉尼亞級核潛艇(21),及14艘戰略型核潛艇: 俄亥俄級核潛艇(改型)(4)、及4俄亥俄級核潛艇(10)。
中國總共擁有19艘核潛艇,其中12艘攻擊型核潛艇:091型核潛艇(漢級×3)、093型核潛艇(商級×9),及7艘彈道導彈核潛艇:1艘092型核潛艇(夏級×1)及6艘094型核潛艇(晉級×6)。
這隻6艘094型核潛艇(晉級)部隊引起美國的警戒:「五角大樓在去年11月下旬的一份鮮為人知的報告中宣布了這一發現。中國擁有一支由六艘核潛艇組成的艦隊,其攜帶的導彈可以從南中國海襲擊美國本土。分析人士表示,中國的新政策將給試圖追踪中國船隻的美國及其在該地區的盟軍帶來進一步的壓力。」(見中國核潛艇的新角色引起五角大樓的關注

6)反艦彈道導彈 (ASBM) :
據香港《南華早報》報導,中國在2020/8/26日從青海方向發射了一枚東風-26B彈道導彈,另外從浙江方向發射了東風-21D彈道導彈。兩彈同擊中了位於海南島和西沙群島之間的南海某個區域的一艘移動目標船。表示北斗衛星定位系統發揮精準的衛星定位追蹤移動的目標(如航母),或飛行中「變軌」的彈道導彈。(見拙文美中彈道導彈之異地異時攻擊的衛星太空爭霸錄─科技與智慧(6))
針對此次東風-21D( DF-21D)試射的成功,美國表示強烈擔憂:「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維森海軍上將“首次從美國政府方面證實,中國人民解放軍已成功對移動中的船隻進行了反艦彈道導彈測試。”觀察家對中國的反艦彈道導彈表示強烈擔憂,因為這種導彈與大範圍海上監視和瞄準系統相結合,將使中國能夠攻擊航空母艦、其他美國海軍艦艇或在西太平洋活動的盟國或夥伴海軍的艦艇。 美國海軍此前從未面臨過能夠擊中海上移動船隻的高精度彈道導彈的威脅。因此,一些觀察家將反艦彈道導彈稱為“改變遊戲規則”的武器。。(《中題》,頁7)

(圖片來源:觀察者網)

(圖片來源:觀察者網)

7)美國反制中國的DF-21DDF-26 、及反介入/區域拒止區的能力:
美國海軍作戰部長約翰·理查森認為中國 DF-21DDF-26 反艦彈道導彈系統或俄羅斯K -300P Bastion-P超音速反艦導彈系統所防禦的反介入/區域拒止區氣泡並不是堅不可摧的“鐵穹”,他表示:「中國的“航母殺手”導彈的射程比美國航母上的飛機的射程更大,並不意味著美國會迴避在該射程內部署航母。理查森再次挑戰了這樣一種觀念,即所謂的反介入/區域拒止區(Anti-Access/Area Denial)是“一個堅不可摧的禁區,部隊只有在其生存面臨極大危險時才能進入,更不用說其任務了。” (《中題》,頁66)
中國正在開發高超音速滑翔飛行器,如果將其納入中國的反艦彈道導彈中,可能會使中國的反艦彈道導彈更難以攔截。但美國的反制策略是:「我們還正在開發針對區域高超音速威脅的分層防禦能力,並啟動了滑翔階段攔截器[GPI]的開發計劃,盡可能利用現有系統,包括經過驗證的遠程交戰和遠程發射能力。 我們專注於經過驗證的宙斯盾武器系統,以提供針對高超音速威脅的分層防禦所需的火力。 2024 財年,MDA 將繼續開發和成熟 GPI 能力並利用宙斯盾武器系統。 如今,MDA 已經為海軍提供了初步的末端防禦能力。 我們還與海軍密切合作,開發、部署和升級 SBT 防禦系統,以應對更先進的機動和高超音速威脅。 我們預計在 2025 年提供這些增量 3 能力。在 2024 財年,宙斯盾 SBT 將展示對末期先進目標 (FTM-32) 的交戰以及對高超音速滑翔飛行器 (FTX-40) 的模擬交戰。 2025 財年,SBT Increment 3 將演示如何對抗發射 SM-6 Block IAU 導彈(FTM-43)的高超音速滑翔飛行器。(《中題》,頁71)

8)「戴維森窗口」─即中國將在2021年至2027中解決臺灣問題:
所謂「戴維森窗口」是指菲利普·戴維森上將在2021年,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作證時表示:「我擔心他們正在加速實現取代美國和我們在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中的領導作用的野心,他們長期以來一直表示希望到 2050 年實現這一目標。我擔心他們會進一步接近這一目標,”他繼續說道。“台灣顯然是他們之前的野心之一。我認為威脅在這十年中顯而易見,事實上在未來六年中。」(見戴維森:中國可能試圖在“未來六年”控制台灣
「戴維森窗口」的依據是:「習近平在2022年 10 月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20次代表大會上的主旨演講中重申了這一點,當時他呼籲“加快把人民解放軍提升到世界一流水平”,並需要在 2027 年而不是提前在 2035 年實現未具體說明的關鍵軍事發展目標。」(見俄羅斯烏克蘭災難暴露中國軍事弱點
美國軍方希望在「戴維森窗口」結束前採購更多新飛機和武器。但美國一些國防部官員認為中國不太可能在短期內攻擊台灣。(《中題》,頁52-53)
由東海和南海各島嶼組成的亞洲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形成了影響區域海洋動態的天然瓶頸。是中美軍隊最有可能在海上發生直接衝突的地區。就像中歐平原曾經是蘇聯和美國之間的主要衝突點一樣。因此,準確衡量中國海上力量的優勢和劣勢對於確定美國的風險和潛在反應至關重要。

(圖片來源:評估中國海上力量)

(圖片來源:評估中國海上力量)

美國認為中國的軍事現代化努力的目的是:「旨在發展能力,除其他外,在必要時通過軍事手段解決與台灣的局勢; 對中國近海地區,特別是南海實現更大程度的控制或統治; 保衛中國的商業海上交通線(SLOC),特別是連接中國與波斯灣的交通線; 取代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影響力; 並維護中國作為地區領先大國和世界主要大國的地位。(《中題》,頁2)
而美國海軍已採取一系列的對抗行動:「美國海軍已將更大比例的艦隊轉移到太平洋; 將其最強大的新艦艇和飛機部署到太平洋;維持或增加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總體存在行動、訓練和發展演習,以及與盟國和其他國家海軍的接觸與合作; 增加計劃中的未來海軍規模;啟動、增加或加速了許多開發新軍事技術和採購新船舶、飛機、無人駕駛車輛和武器的計劃;制定了對抗中國海上反介入/區域拒止力量的新作戰概念;並表示海軍在未來幾年將轉向更加分散的艦隊架構,該架構將更多地使用無人駕駛車輛。」(《中題》,頁2)
在針對美國對中國的海洋圍堵,《金融時報》2023/7/25報導:「美國商業影像公司BlackSky一直在監測雲壤海軍基地(Ream Naval Base)的建設,從該公司拍攝的影像可看出一座幾乎完工的碼頭,在大小和設計上與中國軍方在吉布地基地——中國在海外的唯一軍事基地——使用的碼頭極爲相似。五角大廈認爲中國正在柬埔寨建設一處設施,以增強其投射海軍力量的能力。中國和柬埔寨都否認中國人民解放軍將使用該基地。中國的海軍規模比美國更大,但缺乏由衆多海外軍事基地和後勤設施組成的廣泛國際網路,而這正是作爲一支能夠在世界各地航行的「藍水海軍」所必要的。若有權使用一個位於泰國灣的基地,也將爲中國提供戰略優勢。」(見中國在柬埔寨建造的海軍基地接近完工
斯蒂芬·羅奇(《意外衝突:美國、中國和錯誤敘事的碰撞》的作者)在他寫的2023/3/3文章中指出「美國顯然是過去六個月對台灣升溫的侵略者」,他說:「拜登政府含糊地威脅說,如果中國向俄羅斯的戰爭行動提供致命援助,中國將面臨嚴重後果,這讓人想起美國在對俄羅斯實施前所未有的制裁之前發出的類似警告。在美國政客看來,中國將有罪,並被迫付出非常慘重的代價。正如台灣是中國的紅線一樣,華盛頓認為中國對俄羅斯戰爭的軍事支持也是如此。還有很多其他潛在的火花,尤其是南海持續緊張的局勢。美國最近擴大對位於台灣與中國黃岩島和南沙群島軍事島嶼中間的菲律賓軍事基地的使用權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見夢遊走向意外衝突
斯蒂芬·羅奇雖是政治經濟學家,也是前摩根士丹利亞洲區主席,他批評中國對美國存在錯誤認知:「中國急於展示大國實力為時過早,中國常說的“新型大國關係”在美國聽來也未必高興。此外,中國經濟同樣存在長期以來未能解決好的問題,比如儲蓄過多、消費過低、社會缺乏“動物精神”(即冒險精神)等。追求“共同富裕”和意識形態管控還可能進一步抑制投資創業。中國在建設開放型經濟的同時,產業政策仍缺乏透明度,官方解讀有時語焉不詳,使美國政府更加疑慮中國政府是否別有所圖,進而助長了美方的錯誤敘事。」(見美國為什麼總甩鍋中國?聽聽美國專家怎麼說

結論:
中國造船廠產能約為2,325萬噸,而美國不足10萬噸,約是232倍的差異。但目前美國艦隊噸位超過中國一倍。美國水面艦艇擁有9,000多個垂直導彈發射單元,是中國的9倍。美中潛艇規模相當,但美國的性能較優。中國想通過軍事手段解決台灣問題,實現更大程度的控制或統治中國南海,而美國海軍已採取一系列的對抗行動。

請看「陳華夫專欄」─深度政經分析─系列文章:

日本失落的30年之深度分析美國2022年通膨危機─深度政經分析(1)
美國債近期暴跌的嚴重後果之真相─深度政經分析(2)
全球大棋局戰略博弈下的美國霸權─深度政經分析(3)
美中全球大戰略博弈之俄烏戰爭後最新發展─深度政經分析(4)
美國高通脹與經濟是否硬著路的原因及解決之道─深度政經分析(5)
中國威權主義與美國民主之國家治理效能,見證了中國崛起往上升美國霸權走下坡─深度政經分析(6)
「稀缺」導致「目標的詛咒」─為何我們獲得越多,反而失去更多?─深度政經分析(7)
中國真的陷入債務陷阱的金融危機?中國造成斯里蘭卡的一帶一路債務陷阱?─深度政經分析(8)
「文革」的真相與反省─深度政經分析(9)
2022諾獎得主柏南克的量化寬鬆(QE)是當今全球通脹的始作俑者嗎?─深度政經分析(10)
台海情勢穩定的定海神針為何是「美中台三角威懾」?─深度政經分析(11)
強勢美元危害美國及全球的真相?─深度政經分析(12)
中國崛起之威權體制因素的「新政治經濟學」視角?─深度政經分析(13)
何謂「策略」?剖析「策略的迷思」─深度政經分析(14)
光子晶片真能彎道超車中美晶片戰?─深度政經分析(15)
美中理工人才爭奪戰大逆轉的真相─深度政經分析(16)
經濟學的「古德哈特定律」:每一個「目標」都將淪為「目標的詛咒」之措施─深度政經分析(17)
思想與歷史人物的評價之真相─深度政經分析(18)
思想與嚴復「思想救國」的歷史評價─深度政經分析(19)
理性的狡猾、黑格爾、辯證法、「看不見的手」、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之真相─深度政經分析(20)
美中尖端科技爭霸的最新策略之比較與評析─深度政經分析(21)
請看懂矽谷銀行倒閉、美聯儲QE印鈔與加息、全球通脹,美國債跌價的關聯─深度政經分析(22)
邪惡的平庸、致命的自大、計畫/市場經濟、民主和法治之省思─深度政經分析(23)
極具爭議的埃隆·馬斯克之SpaceX對接「國際太空站」啟示錄─深度政經分析(24)
SpaceX星艦飛船發射後化為火球後之液氧甲烷火箭發動機的發展─深度政經分析(25)
烏克蘭戰爭的烏克蘭、俄羅斯、歐盟、美國、及中國的全球戰略博奕─深度政經分析(26)
辜朝明的「資產負債表衰退」理論之特點與缺失─深度政經分析(27)
中國造艦能力至少是美國232倍之美中海軍世界爭霸錄─深度政經分析(28)
中國經濟會重蹈日本的衰落的30年嗎?─深度政經分析(29)
)

美中爭霸 專家示警:海戰中大規模艦隊總是贏家

美国为什么总甩锅中国?听听美国专家怎么说

歐盟的大國妄想症




 

466會員
244內容數
思想家─理解、解釋、預測世界。發表:9篇「深度政經分析」、6篇「現代開悟之洞識」、10篇「學習的本質」、13篇「美中關係」、4篇「驀然回首」、21篇「文學與藝術」、36篇「科技與智慧」、9篇「圍棋的本質」、40篇「美中經濟」、28篇「美股的本質」、12篇「美聯儲的本質」、12篇「貨幣及美元的本質」,共201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