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欺負誰取決於誰先掐住對方七寸

2023/08/02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這篇接續前文:欺負你是因為你看起來很好欺負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下集。

身分不同博弈關係就不同

高中的時候看到教官肩上那兩顆梅花覺得沒什麼,直到當了兵才知道,大到靠北,一個不小心我會連同能幹飛我的長官一起被幹飛的火星的那種。

但當時不以為然也是對的,高中生跟教官頂多是師長與學生的關係罷了,身為學生我又不受軍法轄制,他再大也不可能像在營區一樣那麼橫。

而被迫轉為軍籍後,一踏入營區就深深感受到幹這群丘八不是善類,低調、低調、再低調。

裡面的一些狗屁士官可不只年紀比我低、智商比我低,眼界放出去也是狗眼看人低,唯一的倚仗就是簽了志願役軍階比我這義務役二兵還高,沒事就是莫名其妙發作對著我們的臉狗噴一頓。

忍。

任何看到不對勁、不合理、不公平的地方,都他媽的不要插手,不要多嘴。軍中本不是個講理的地方,撐到退伍一切平平安安,這地方再怎麼爛,也與我無關。

退伍後在某公司又需要以廠商的身分進營區跟這群丘八打交道,那些當年可以幹飛我的長官們又跟我平起平坐啦。

沒辦法,你又轄制不了我啦啦啦!而我手上掌握的是對你也有利的東西,當然你不得不給我基本的尊重。

誰握得對方把柄誰就講話大聲

是以我與這些軍中高官的關係變化就會是:

高中時期:上下關係 ( 輕度 ) ,我抵抗你頂多被記過。

當兵時期:上下關係 ( 強度 ) ,我抵抗你直接軍法從事。

出社會時期:平等關係,我可以跟你談條件。

尊卑等級由卑、到更卑、到平等,先下後上。

是我變強了嗎?

沒有,我只有年齡增加而對方也有。

是身分改變了嗎?

沒有,我也沒變多厲害,而對方仍然是那些星星泡泡。

是誰掐住誰命脈的問題。

當年有校規、有軍法,而現在我是個民眾,有契約可以請你照辦的普通民眾。

^0<

raw-image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372會員
271內容數
愛情、職場、社會、親情、理財等事中的黑暗面,不能講的現實,有能者看了懷疑自己,無能者看了罵我社會亂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