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自然課。百景】其之五十七。新學期,新環境,新班級。

2023/09/05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raw-image
從這學期開始,所有「自然裡的自然課」,正式升級成「萬物自然課」了。

2023.09.02

開學第一週平安度過了。
每次寫紀錄都要花掉我大半天,但不記下來就會慢慢消逝,所以我還是想要多少掙扎一下。

一次新開兩個班級,也是第一次同時面對這個數量的學生,臉盲如我,最擔心的就是學期末還記不住名字了吧。
驚喜的是,精神力的耗費要比預期的低很多,甚至晚上還有餘力接著線上會議。
和內容並不是第一次跑有關,和孩子的狀態也有很大的關係,和我越來越能輕鬆地跟著流,不畏懼帶起流動也有關係。

真切感受到自己的成長,課程中越來越有餘裕,這個餘裕也能很好地感染給孩子。

我一直都不是擅長講述的教育者,我擅長的是挖掘關係與連結,然後編排與設計,再發揮既有資源和框架限制的最大潛力。

學校的豐富軟硬體設施與環境,讓我課程中能自在迅速轉換媒介,從紙本、書本到影片與聲音,從室內流動到整間學校的書架再到戶外。

我有點像是突然有了整盒樂高的孩子,想要試試自己能夠堆出多高的城堡。

但我也仍然在持續探索著,學校的接受度到哪裡。
還有那些迴盪在人與人與人之間的、各種潛規則、心的意向、意識與意識之間的交界;那些難以馬上浮現的,說不清理不斷,但又無比重要與真實的事情。

雖然這麼說,但內心是鬆的,沒有太多的負擔,像是走入一片新的野地,踩著輕盈但帶著意識的腳步、有點高昂的心情,專注又放鬆地探索這個新世界。

感謝當我說想帶孩子去淋雨的時候,對我說「去吧,淋濕再回來換衣服。」的園長。
感謝超級忙碌又很願意給予協助,對我提出的各種要求認真看待,默默在外圍坐鎮的班級老師。
感謝兩個班級的孩子,你們真的很有趣,謝謝你們的各種真誠,各種帶路。

底下是各種小故事

▎感受颱風

在蘇拉越來越靠近台灣的時候,我就隱隱約約有個畫面。
「走吧,我們去感受颱風!」我對孩子們這麼說。

學校後面就是南崁溪,我覺得是很真實典型的都市河流。
剛開始看起來陡峭的河堤,很快成了孩子們的溜滑梯,有些孩子向河裡丟石頭,有些孩子走著走著,就走進了溪裡面(哎呀呀)!
(河堤慢跑的人不時看向這裡的目光,不用回頭也感受的到XDDD)

和上午比起來,蘇拉已經逐漸遠離,天空劇場暫時中場休息。
雖然沒有恢弘大戲,但我們仍一起感受風,看雲的流動。

直覺在耳邊輕語,我問孩子們有沒有在南部的親朋好友,我們可以把想說的話,藉著這股風,送往南部。
一個孩子來到身邊問說:「我可以對過世的家人說話嗎?」
我點點頭:「去吧。」

▎矛盾的孩子

兩個班級,年紀不一樣,能力也不一樣。
即使起首雷同,也已經隱隱約約看見越分越開的兩條路線。

中年級的孩子,親自動手和感受的部分更多。
高年級的孩子,開始暗示他們結構性的構築,而感受,則是放在更加隱微的深處,慢慢熟成。

一個班級,直覺人和自然是分開的,於是我得不斷挑戰這個想法。
另一個班級,嘴巴上說所有一切都是自然的,但身體卻很誠實,不斷被我找出矛盾的地方。

「你是不是......雖然很想相信所有一切都屬於自然,但直覺上卻又覺得這樣怪怪的?」來回幾個回合後,我直接放大絕破防。
「啊啊啊,我是個矛盾的人。」小孩抱著頭說。
「很好。」我笑笑。
「啊?」小孩傻眼。
「這樣很好。」我再重複一次。

▎十年

一個小孩下課跑來,
「自然的定義是什麼呢?」他問。
「......」我看著他的眼睛,「先說說你的看法吧。」
「我覺得只要組成是來自自然的東西,就是自然的。」他想了想後說。
「那麼...你覺得『想法』是自然的嗎?『想法』是由什麼組成的?」我問。

小孩開始認真的思考。
我笑笑:「繼續保持,持續測試你自己的想法。大概......十年吧,幸運的話你或許能找到一個暫時讓你滿意的答案。」

▎失望

「你有沒有腹肌?」小孩跑來問。
「......,你知道嗎?沒有人是沒有腹肌的。」我一個華麗的閃躲。
「那你有沒有六塊肌?」小孩才沒有那麼容易甩掉。
「............,沒有。」
小孩表情看起來很失望,你失望個什麼勁啊!!

▎人小鬼大

一個小鬼頭幫我介紹教室,求生意識還沒受過磨練的他隨口向我介紹班上的一個女生:「她是全校最高大的人!」(冷汗!)

「我覺得你在諷刺我。」女生說。
「我沒有諷刺你,那是你自己這麼想的,不關我的事。」

雖然還在日常打打鬧鬧小劇場,但我感受到情緒默默地升溫。
暫時壓下想要看過肩摔的期待(哇苦哇苦),「那你為什麼想要和我說這件事情?」
「我就真的覺得她很高大嘛。」糟糕,小鬼頭是真心這麼覺得的。
「那你知道這樣說會讓她很不爽嗎?」他搖了搖頭,「那你現在知道了。」

結果,女生開口了:「我沒有覺得不爽啊。」(蛤?蝦餃?)
「我只是覺得他在諷刺我。」女生補充。
「那...你聽到他諷刺你,你有什麼感覺?」我問。
女生想了一下,「......不爽。」
「我想,下次你可以直接和他說你被諷刺會感覺很不爽XDDD。」

諸君,這就是「積極聆聽」+「我訊息」+「第三法」的綜合應用啊!

▎回家寫作業

課程結束後要回家,被小孩拉著。
「放我走,我要回家寫作業!」我彷彿在水深及腰的濕地中艱難地走路。
「騙人,你明明就是要回去打電動!」
「對,我要去躲在你們看不見的地方打電動,不要阻止我!」我正氣凜然地喊著。

全文同步發布於部落格:
https://developnature.blogspot.com/2023/09/blog-post_5.html

以輔自然教育工作室目前是傻剛的個人工作室。位於桃園,常態活動範圍以北部為主。關注自然領域與科學領域課程、野地教育,與自主學習。陪著孩子,開拓空間的廣度,理解時間的深度,並拓展自身的可能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