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許久未見的笑容 (6)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這是我外公給我的,可惜我不會吹。不過,我真的好喜歡它。』盒子看起來有點舊,裡面的長笛是手工製的,上面還有雕花,看起來價格非凡。

『你可以跟你的父親說啊,要他請個長笛教師。以你的資質,再加上你們家的經濟狀況,一定沒問題的。』

『不可能的啦!他一直很反對我學音樂,之前的鋼琴老師,就是被他趕走的。在他的觀念裡,學音樂是沒前途的。』

『嗯!我看我們來打個商量好了,如果你能讓自己的學業保持在全班前五名,我就教你長笛。』

雖然家駒的主修樂器不是長笛,但在第二中學管樂團時,多少有接觸過。於是,和葉琳做出這樣的約定。

『真的嗎?不可以騙人喔!』葉琳睜大了眼睛。

『嗯!』家駒點點頭。

『還有…… 我想繼續學鋼琴,你…… 應該可以教我吧?』

『這個嘛…… 好!如果你可以保證你的成績不受影響,我可以答應你。』

『好極了,萬歲!我們來打勾勾,不可以賴皮喔!』

兩個人之間的協議就這樣秘密地展開。


另一方面,來到了第一中學的管樂練習教室。

林森祐獨自在練習教室的走道上,他想起了過往的一些事情,不禁流下眼淚。此時,第一中學的三年級成員鴻盛走了進來。

『老師,您沒事吧?』鴻盛見狀,立刻走到旁邊。

『喔,別擔心,老師沒事,只是太開心了。』林森祐用衣袖拭去眼角的淚水。

『鴻盛,你聽老師說,人一定要懂得把握機會。所謂:「人往高處爬」。只要有能力,不怕被瞧不起。』林森祐拍著鴻盛的肩膀,似乎在暗示著什麼。

『老師,我不懂您的意思。』

『你什麼都好,不管是在校的成績、人際的關係,甚至是在音樂造詣和樂器的演奏能力上,都算得上出類拔萃。不過,你洞悉事情的能力還是不如…… 』

『啊!我想到了。“那個人”就是當年第二中學的學生指揮兼法國號首席。』

『老師,您到底在說什麼啊?從進來到現在,我都不曉得您在說些什麼。』只見鴻盛充滿疑問的表情。

『在我十年的管樂教學生涯裡,雖不敢說教過所有類型的學生,但有兩位絕對是“頂尖級”的。』

『頂尖,您是指我們團裡的嗎?』

『不是!在團裡,就屬你和柏鈞最優秀了。就算在現在全國高中的管樂團裡,也找不到幾個像你們這般的程度。可是,我說的這兩位卻是“職業級”的。』

『職業級,這樣不公平啦!您怎麼可以拿“職業級”的來跟我們比呢?』

『呵呵!我所謂的“職業級”,是指他們在高中時,就已經達到那樣的程度了。』

『是嗎,是哪個學校的啊?』

『在還沒有來這裡任教前,我是第二中學的分部指導老師,主要是負責銅管部門的。』

『您說的是縣內的第二中學?』

『沒錯!就是他們。你可曾聽過“管樂十三翼”這個稱呼?』

『嗯!好像有。我記得一年級的時候,有聽學長們提過,說他們曾締造管樂史上唯一的三連霸。因此,得到這樣的美稱。』

『我永遠忘不了那次的比賽情形,那是我聽過最棒的演出。』

『可是…… 他們為什麼都不出來參加比賽呢?』

『哼!如果不是他們的指導老師太過固執的話,也不至於會這樣。』

『太過固執,您是因為這個原因離開第二中學的嗎?』

『我只是不想一輩子寄人籬下。好了!不談這件事。其實,“管樂十三翼”除了指13個樂器部門外,還泛指 13 位的部門首席。其中,影響力最大的就是當時的社長利英吉和學生指揮陳家駒。一個對內,一個對外,簡直就是無敵的搭檔。』

『他們學的樂器是…… 』

『利英吉是長號,陳家駒是法國號。有蠻多地方你們是很類似的,你也曾是社長,柏鈞則是學生指揮;你學法國號,柏鈞是長號首席。』

『您說的兩位“頂尖級”學生是指他們嗎?』

『嗯!他們都曾拿過全國管樂比賽個人組的優勝。論程度,兩個人不相上下;論個性,卻有極大的差異。利英吉果敢積極,社團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由他處理;陳家駒內斂沉穩,平時不擅言詞,但熟悉事務的人都知道,他洞悉事情的能力才是社團茁壯的關鍵。』

『原來如此。』

『嗯!當時第二中學的整體程度很平均,每個樂器部門的首席都很強,但還是要以這兩個人為主。』

『我還是不懂,既然他們那麼強,怎麼會…… 』鴻盛看到老師的神情,便不敢再追問下去。

『人要識時務,他們就是看不清現實的狀況,才會落得如此窘境。不過…… 』只見林森祐又低頭不語了。

『不過什麼?』

『喔,沒什麼。』林森祐像是怕被看穿心事般,匆匆結束和鴻盛間的對話。


家駒上完課回到家中,只有家慧一個人在。

『大哥,你回來啦。』在廚房的家慧,聽到開門的聲音,趕緊跑了出來。

『嗯!妳今天不用實習嗎?這麼早就回來了。』家駒略顯疲憊地表示。

『對啊!你大概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了吧?』

『今天,是什麼重要日子嗎?』

『我就知道,今天是小妹的生日啦!我正在準備,好給她一個Surprise。』

『哎呀,我都忘了這件事了,真是糟糕。妳準備的如何,需要幫忙嗎?』

『嗯,差不多了,只等小妹回來囉!剛剛我就是以為她回來了,才會急忙跑出來的。』

『對了!等慶祝完小妹的生日,我還得去看老師呢。』

『大哥,宏爸…… 他的病情還是沒有好轉嗎?』家慧指的是宏彬老師。除了家駒外,她們習慣這樣的稱呼。

家駒搖搖頭。

原本還不錯的氣氛,又因為談到這樣的話題,陷入了低迷。

『我回來囉!』正在門外拖鞋的就是家駒最小的妹妹 ─ 家雯。

家駒和家慧彼此示意了一下。這是為了不讓剛剛的氣氛延續,以免影響到大家的心情。

『你們怎麼啦?都站在門口,有客人要來嗎?』

『沒事,妳快去洗個手,準備要吃飯嚕!』家慧拍拍家雯的肩膀。

『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 』桌上擺了一個蛋糕,這是這幾年來,家駒家裡最開心的一天,四個兄弟姊妹就這樣高興的慶祝著。

家慧是大姐,年紀比家駒小2歲,目前擔任國小的實習教師;家韻和家慧同歲,比家慧晚一分鐘出世,兩個人是雙胞胎姊妹,目前是大學四年級的學生,唸的是新聞系,希望能成為專業的新聞主播;家雯的年紀最小,明年準備要考大學,目前是高中二年級的學生。

家駒身兼二職;家慧和家韻正值實習階段;家雯唸的是明星高中,常得在學校自習到晚上八、九點才能回家。一家人雖住在一起,卻難得抽出時間來聚會,若非家雯的生日,可能都在各忙各的。

家駒看到這樣的情景,不禁悲從中來。

『大哥,你怎麼了,沒事吧?』一向細心的家慧,看到了難過的家駒,不禁疑惑地問。

『喔,沒事。』家駒用手拭去眼角的淚。

『大哥真的對不起妳們,這幾年過得這麼辛苦,連相處的時間都少的可憐…… 』家駒拍著家雯的肩膀難過的說。

『別這樣嘛!如果…… 不是你,搞不好我們都流落街頭嚕。』一向調皮的家雯,用無厘頭的幽默,化解了這樣的尷尬。


待續.....

74會員
559內容數
這裡主要是存放一些小說、散文小品及心情日記,也有跟音樂、管樂相關的文章。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看看嚕!謝絕所有廣告性的留言與回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