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架愛麗絲 之 地下邏輯 081

2024/02/1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7 A Mad Tea-Party: 語言和意義

一個瘋茶會

現在讓我們用卡羅的語言態度檢視一下日常語言﹐先用英語中常見及宗教家常用的一個問題開始﹕

ML: What is the meaning of life?70

這個問題平平無奇﹐但卻疑難一大堆。我們做個簡單的分析。ML 的漢語翻譯大概離不開

ML1: 人生的意義何在﹖

ML2: 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這兩個板本或類似 ML1ML2 的造句。漢譯還好﹐沒有原句的問題﹐因為漢語非屈折 (inflected language)﹐語法上不大能夠明確表達名詞的數﹐也沒有明確分辨定冠詞 (definite articles) 和不定冠詞 (indefinite articles) 的習慣。ML 的煩惱主要來自定冠詞the」的使用﹐因此誤導了語言用者的思考路向。先不去分析「meaning」或「意義」的眾多解釋 (但提醒讀者一下﹐在這個語境中﹐「意義」含有價值/目的的意思﹗)﹐「『themeaning of life」明顯暗含人生的意義只有一個﹐並且是獨特的一個﹐因為用作修飾「meaning」(單數名詞) 的「the」在英語中 —— 一旦用於修飾單數名詞 —— 即強調該事或該物為獨一無二。

但為什麼人生的意義只能有一個﹐並且是獨特的一個呢﹖

ML 不是一個哲學問題﹗ML 是一個英語語言習慣誤造出來的一個假哲學問題﹗

人生不可以有多過一個的意義嗎﹖

ML 又假設了「life」或「人生」這樣的一個普遍性概念﹐但每一個人的人生都不一樣﹐為什麼不同的人生必須有同一個意義呢﹖

再進一步說﹐為什麼人生必須有意義呢﹖

人心總有追求﹐是心理使然﹐但「凡追求的必有對應的現實」則顯然是個假句。

再說﹐為什麼人總要別人 (宗教家﹑教會﹑政治家或甚至哲學家) 告訴自己人生的意義就是 X 或者就是 Y﹐彷彿才會心安理得﹐這是出於懶惰之故﹐還是缺乏自信﹔說到底﹐可能是不願承擔責任。

存在主義者曾經給我們上過一課﹐法國存在主義哲學家尚-保羅·沙特 (Jean-Paul Sartre: 1905-1980) 說﹕「存在先於本質」(l'existence précède l'essence)﹔我們彷彿沒有聽進去。如果某人的人生意義必須由某人自己創造﹐ML 的普遍性提問根本不會有結果。因為普遍性的人生沒有本質性的意義﹐每個人都有自由賦予自己一個或多過一個的意義。

這個說法好像又有點偏差了。

總而言之﹐ML 的造句是一個英語語言習慣﹐不必有對應的現實。

raw-image

__________

70M」來自「meaning」,「L」來自「life」。

-| 再往下跳 ﹏﹏﹏>

0會員
92內容數
我們這裡談兩個東西: 哲學和邏輯,以及與哲學和邏輯相關的東西。 首先開設的房間是《綁架愛麗絲 之 地下邏輯》。 隨後將陸續開設《綁架愛麗絲 之 鏡像語言》和《上古漢語的邏輯結構》。 聯絡作者﹕[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