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手寫—問路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臉上掛有虛擬GPS導航,每每走在路上,一定會被問路、而且不管是華人、外國人都一樣,彷彿我都該認識他們國家的每條路、會說他們國家的言語。

有一陣子因為在路上被問到煩了,所以我開始外出戴墨鏡,顯現出身為台北人的冷漠。誰知道被問路的頻率不降反升。我火大了索性戴著上耳機,這下我看不清、聽不到應該沒有人會再來了吧。那天,有人拍拍我,用手示意我把耳機拿下來,接著「小姐請問永康街是往這個方向嗎?」我很奴性開始回:「你可能從那條路進去會比較快看到⋯⋯」我真的被自己打敗了。

既然口罩、墨鏡、耳機都抵擋不了陌生人,那乾脆就讓大家問個夠吧。有一天,我發現我的這種詭異體質可能傳給我先生了,我跟他走在一起有人向他問路,本來我以為抓交替成功了,怎知他語焉不詳說了半天,連我都沒聽懂他報的路要怎麼走,最後我還是忍不住跳出來說明,對方一下就懂了。

然後我理解這可能是我的天命,因為每次我跟先生約一個點,他問我在哪裡,我可能會說捷運中山站麥當勞這一側、幾號出口。他總是問我是往北還是往南,我的天啊,我哪會知道呢?不然就是要我說出我所在位置在河的哪一側?我說我沒看到河啊,他就會說「妳要想像基隆河流過,這裡是左岸還是右岸」請問我是要喝咖啡嗎?

好吧!大家要問路還是來找我好了,因為問到一個錯的人還要細想這些很無言的問題。要不然就是對方明明不知道還硬要說些什麼結果繞更遠。

以前我跟我姊說這個困擾她還不相信,結果在路上走到一半就有人來問士林夜市怎麼走。她突然睜大眼睛看我一眼,那種看到鬼的表情我至今都記得。

我真的很奇怪嗎?



142會員
263內容數
躁鬱症又稱雙相情感疾患,它剝奪了生命中許多美好,但也同時在絕望中看見許多人性光輝。想分享自己十多年來用如何藉著一些實用的方式,讓自己感覺好一些,尤其在面對自殺議題時,該如何自處。願患者都能更自在、平靜的面對這場生命風暴,也知道就算生病了,還是可以有很多不一樣的選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