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突破與人類心靈自主的威脅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這都是一場在我們眼前上演的心理遊戲…? 陰謀論 Conspiracy

軍隊已經為這些技術準備了 40 年,如果它有我們的 DNA,它可以將我們連接到網路。他們也透過電網使用頻率調製,但如果一切都連接到 HAARP 系統。他們可以讀懂一個人的心思,他的想法。

他們甚至能夠操縱我們的記憶系統並誘發我們大腦中不真實的記憶。這裡的議程是控制人們,而不讓他們知道自己正在被控制,因為目標是讓任何人都不知道他們已成為被控制者。

  • 他們針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計劃。
  • 有些人被編程窺察他們所做的事情以及他們對某些事情的反應。
  • 其他人被編程為聆聽頭腦中的聲音,這被稱為合成心靈感應
  • 還有一些人被編程為完全瘋狂並開始在學校或購物中心向他們甚至不認識的人開槍
  • 然後,如果他們有三角洲編程,他們也會被編程為自殺,這樣就不會留下任何證據。
  • 這是一種武器,當微晶片輻射電磁射線時,它就是一種武器,使人們按照它的程式方式行動

這是極為負面的,但大眾媒體卻沒有出現,只提到正面的影響。如果我們癱瘓了,我們可以再次行走,如果我們失明了,我們可以再次看到,如果我們聾了,我們可以聽到,但我們的隱私將在我們的餘生中完全消失,因為他們可以用我們的眼睛看,用我們聽他們是我們的耳朵,影響我們,影響我們的夢、我們的潛意識,並解讀我們思想的信號。

他們想要觀察並且想要控制。他們想控制誰?不只是軍隊,還有世界各國領導人。世界領導人聚集在彼爾德伯格會議、三邊委員會、阿斯彭研究所或任何地方。

那麼,您認為他們可以避免被植入晶片嗎?不,當然不是!

但也許他們的微晶片有與其他微晶片不同的程式。這是完全有可能的,因為如果想想現任領導人,他們中的許多人的行為就好像他們是聽命的生物機器人。我的意思是,這種情況發生在最高層,還是有些人是精神病患者?

大患難的獸名印記

聖經早在2000年寫的獸的印記是否預知了陰謀論?

啟示錄預言反基督(或聖經所載的敵基督)會在「大患難」(Tribulation)期間利用獸名印記控制世界。字面上說的是在額上手上寫上數字666,隨著科技發展,一些基督徒認為印記可能是指植入體內的晶片

在探討人類和世界的進化時,常常會被提及在私底下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想要控制以及阻止人類的覺醒和進步,這也就是所謂的”陰謀論”的重點,許多朋友會問到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這股邪惡黑暗的力量呢?

以下三篇短片可以較為全面的了解巴夏訊息,對於”陰謀論”的觀點供大家參考

~覺察! 但是不要過於談論和恐懼它, 免得一不小心也變成了助長它的人…

巴夏:疫情與「陰謀論」



陰謀論

可以只影響本地,亦可以影響國際。它們一部分只聚焦於單一事件,另外一部分的範圍則涵蓋多個事件、整個國家地域,乃至一段歷史時期。

傑西·沃克(英語:Jesse Walker)(2013年)把陰謀論分成五類:

  • 外部敵人:指責外部某些人對社群圖謀不軌。
  • 內部敵人:指責陰謀家就混在國內人民之中。
  • 上層敵人:認為有權勢者為自身利益而去操縱事件。
  • 下層敵人:認為下層階級密謀顛覆社會秩序。
  • 善意的陰謀:認為像天使般的勢力正在幕後改善世界,造福人群。

麥可·巴爾昆(英語:Michael Barkun)把陰謀論分為三類:

  • 跟事件有關的陰謀論:跟已有明確定義的事件有關的陰謀論。比如甘迺迪遇刺案九一一襲擊、愛滋病的傳播。
  • 體制性陰謀論:認為有人在密謀支配整個國家、地域,乃至全世界。根據此一類型的說法,陰謀者具有十分廣大的目標,不過陰謀的機制則一般較為簡單:某個邪惡的組織有著滲透和顛覆現有制度的計劃。此一類型的陰謀論很多時候會聚焦於猶太人共濟會共產主義、天主教會的「可疑」動向。
  • 超陰謀論:將多個陰謀論層層聯到一起的陰謀論。最頂點為自有永有,全知全能的邪惡勢力。他把大衛·艾克米爾頓·威廉·庫珀兩人的理念視為超陰謀論的例子。

穆瑞·羅斯巴德支持把陰謀論分成深淺兩層。

  • 淺層」陰謀論支持者在觀察事件的同時會問到「這令誰獲益?」,然後一下子跳到結論,認為他所認定的受益人暗中影響事件進程。
  • 深層」陰謀論支持者則為先由直覺導出結論,然後才尋找證據。羅斯巴德形容後者為以某些事實來證實自身打從一開始就有的偏執。

早在1974 年,一位美國耶魯大學醫學神經精神病學院總監Dr. Jose Delgado,在一份美國國會記錄的文章已經寫到:

「我們需要一種精神手術的程式去控制社會的政治,目的為要在物理上控制思想,使每一個偏離正軌的人,都用這一種手術改變過來。一般人會認為最重要的現實是個人的存在,但這只是他們個人一廂情願的想法。人類是沒有權利去自由發展自己的思想。」

背後會不會有一種操縱策略,產生一種趨勢,導致我們產生依賴,從而能夠對「人類」進行「全面控制」?我們迫切需要培養我們的良知,能夠辨別這種「所謂進步」的真正優勢和陰險陷阱嗎?

腦部晶片把人變成機器人

民眾擔心微晶片會被用來保存各種個人資料,包括:

個人定位資訊: 微晶片可以追蹤個人行蹤,這可能被政府或企業用來監控個人活動。 身份證明: 微晶片可以取代傳統的身份證明形式,例如身分證、護照等。這可能導致個人隱私洩露。

個人財務和醫療紀錄: 微晶片可以儲存個人財務和醫療紀錄,這可能被用來進行身份盜竊或保險詐騙。

其他個人資訊: 微晶片還可以儲存其他個人資訊,例如政治信仰、宗教信仰等。這可能被用來進行歧視或迫害。 民眾擔心微晶片會被用來侵犯個人自由,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 政府監控: 政府可以使用微晶片來監控個人活動,這可能導致言論自由和政治自由受到限制。

企業濫用: 企業可以使用微晶片來收集個人資料,這可能被用來進行商業行為或歧視員工。 駭客攻擊: 微晶片可能會被駭客攻擊,導致個人資料洩露。 微晶片也有一些潛在的好處,例如: 方便快捷: 微晶片可以用來快速完成身份驗證、支付等操作。

醫療保健: 微晶片可以用來儲存醫療紀錄,這可能有助於醫生診斷疾病。 緊急情況: 微晶片可以用來在緊急情況下識別個人身份。 然而,這些好處是否值得以個人自由作為交換,每個人都需要自己做出判斷。

以下是一些在考慮是否植入微晶片時需要注意的事項:

微晶片的用途: 微晶片將用於哪些目的誰有權將能夠訪問這些資料?

資料安全: 如何確保微晶片中的資料安全?

隱私保護: 如何保護個人隱私?

個人選擇: 是否可以選擇是否植入微晶片? 最終,是否植入微晶片是一個個人決定。在做出決定之前,應仔細權衡利弊。

在植入微晶片之前,需要解決以下問題:

建立完善的法律法規,規範微晶片的用途和管理。 制定嚴格的資料安全標準,保護個人隱私。 保障個人自由,允許個人的選擇自由是否植入微晶片。 只有在這些問題得到解決的情況下,微晶片才能真正發揮其潛在的好處,而不會對個人自由造成威脅。

這些,和其他許多問題都被提出,因為民眾害怕政府「老大哥」(以國家安全理由)式的刺探和侵犯個人自由等議題。雖然微晶片也可用來快速追蹤,例如醫院掛號、機場安檢等等有益實效

但這些科技帶來的便利是否值得你以個人自由作為交換呢?


PS: 電腦合成心靈感應

電腦合成心靈感應

電腦合成心靈感應

人類與電腦、仿生學和人工智慧「電腦大腦」框架中發展出來的適應性認知系統之間的互動。這些相互作用主要包括:人腦-計算機非侵入性交互,涉及(人工智能)的自主計算機,涉及修復或增強人類功能的仿生系統;人腦-軟機器人交互,涉及計算機大腦等信息獲取和交流系統,涉及與電腦大腦等相關領域的人工智慧系統。

能夠記錄、下載和將記憶轉移到其他宿主,植入相同的晶片。科技的進步使世界更接近全球警察國家和絕對心理控制的現實。它可能會實現一種科幻幻想——「思想警察

防止未來犯下恐怖主義行為,這不是一個遙遠的想法。也許一個不那麼聳人聽聞的例子,就像奧威爾著名的反烏托邦小說中描繪的那樣,會使用這項技術,因為它被描繪成現代矩陣電影。在現代矩陣電影中,電腦程式被上傳到人們的大腦中,讓他們能夠立即學會如何執行各種各樣的任務

接受者可以聽到寄件者的口頭想法。發送者反過來又能聽到目標的所有想法,就像目標的口頭想法已經被說過或廣播一樣。因此,這種體驗可以被稱為“聽覺聲音”,但更恰當地描述為合成心靈感應人工心靈感應”。

如果合成心靈感應的「人工心靈感應」完全是自願的,就像坐在世界各地的朋友之間的對話一樣,那可能有點神奇。一個人可以和朋友來回交談,交換語言想法從來沒有用過自己的聲音或嘴巴。這是一種完全安靜的、低沉的語言形式

在戀人之間這將是美麗的,問題是人工心靈感應為精神折磨和資訊盜竊提供了完美的武器。它提供了一種極其強大的手段來剝削、騷擾、控制和強姦地球上任何人的思想。它打開了一扇近乎惡魔般的窗戶,擁有另一個人的靈魂。

當被用作“非致命”武器系統時,它成為壓製或詆毀政治對手的理想手段。和平抗議者、和聲音反對派組織的領導人可能會被這種武器驚呆,大腦控制微電路,神經元與全球大腦功能、民用、軍事和多學科的大腦實驗之間的界面,用於開發合成(人工)心靈感應。

對政府來說,獲得人腦的接線圖(藍圖)有什麼好處? 科學家和政​​府準備採取哪些風險來「贏得」人類最終的種族和挑戰,而這種科學上的突破/範式對人類的完整性、認同和自主性會帶來什麼後果?

64會員
535內容數
人活在自己的語言中,語言是人「存在的家」,人在說話,話在說人。語言文字為我們建立了一個平行於現實世界的精神家園,於是,不論我們行了多遠的路,靈魂總有可棲之處。 開始享受獨處,培養獨處的能力,張開雙臂享受屬於自己的自由。 iamk.cc/WfQ82C 💚🔆 🌷⚘️🌵🌴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墒妮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柏拉圖,《理想國》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政治迷思。政治順從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訓練我們賦予權力的人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