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佳句擠霸分?從浙江高考爭議看大考作文

7
2020-08-06
|閱讀時間 ‧ 約 6 分鐘
By張國勳、陳姿含
這份浙江高考滿分作文一公布,立刻引來兩極評價,大家都在討論:該不該用難字?是不是作文「擠」滿名人佳句就「擠霸分」?
回過頭來看,文章最重要的功能還是要表達與傳遞訊息,台灣現在大考趨勢漸漸走向觀點(而不是技巧),死背名言佳句,也不一定管用。
圖片製作自梗圖生產器。

沒有效率的溝通方式

從溝通理解的角度來看,大概都會覺得這種把佳句當樂高的寫法沒必要。扯一堆,缺乏溝通效率。
這種效率差的溝通方式大概有幾類:大量鋪排未經消化的名言錦句、詞藻華麗的冷僻字,以及這份作文裡沒出現,但一般常見的陳腔濫調。這種寫作方式未必是「錯誤」,可是往往很難明確接收作者意圖到底是什麼,甚至會因為這些拉雜,產生誤讀。(傳說中的以文害意)
這篇作文厲害跟爭議的點是,請出各路大神:卡爾維諾、海德格、韋伯等,但引用他們的話之後,並沒有太多解釋。只提到麥金泰爾說得很對、想要像卡爾維諾一樣的生活方式,但他們到底哪裡切中要害?要怎麼保持「在樹上生活」的方式?只能依靠讀者腦補。──修但幾勒,這到底是你的文章還是我的!為什麼要讀者自行想像?(欸,難道又是「像極了愛情」?!)加上這麼多冷僻字,就更缺乏線索理解整篇所言為何了。
至於「陳腔濫調」也是一個會讓語意出現落差的情況,算是詞藻華麗的另一個極端。教學現場常見的是,學生形容人、事、物時沒有足夠的詞彙或缺乏觀察,只能拿出那些被用爛的說法,結果跟要表達的東西完全背道而馳。舉個例子,形容漂亮女生,不外乎「她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但「漂亮」從不只有一種樣子啊!路上多少人染著好看髮色,短髮時期的田馥甄、〈How You Like That〉Lisa的造型,就不漂亮?也不是所有人都是日式動漫裡水汪汪大眼好嘛!
(要怎麼避免每個正妹都是「水汪汪大眼睛」?在〈男人與他的海──廖鴻基〈丁挽〉〉已略微談過,先選定一個要呈現的感覺基調,再選擇合適的描寫句子,如果喜歡大波浪,就不要再黑長直啦!)
水汪汪的大眼示意圖(?)
名言錦句、詞藻華麗的公式,容易導致文章傳達意念失準。說真的,像這篇作文這樣狂用人名、佳句、想法,要「串」在一起還是需要功力的。


段落可以瘦一點

段落怎樣安排比較好?大家都聽過起承轉合、論說方法(論點→質疑→重申blabla),這些都是基本架構,不是萬用公式,作文結構永遠有例外。
OK,來看看這篇高考作文怎麼把結構串在一起吧!題目問的是,當自我對人生的理想,和社會、家庭的期待有出入時,該怎麼取捨?考生名為「生活在樹上」,原文在此:
它的思維是這樣的:

【提出問題】

  • 1. 追求自我=拋棄社會?

【現象觀察】

  • 2. 人都喜歡壞嘴(批判過去是年輕人的幼稚偏見)

【建立論點】

  • 3. 人有社會性
  • 4. 「自我」也牽涉到別人的評價
  • 5. 隨意批判很廉價
  • 6. 不要隨意批判社會性

【結論】

  • 7. 人要保有自我,但不用與世隔絕

結構的「串連」沒問題,提出問題後,用觀察到的現象進一步補充。接著,花四段建立論點,談「人有社會性」,(因為)「『自我』也牽涉到別人的評價」、「隨意批判很廉價」,(所以)「不要隨意批判社會性」,都有連結,缺點是太(冗)長了──引用大量資訊,含金量卻不夠,重複概念一直炒,比如5、6段根本在講同件事。如果把引用的地方濾掉,論點本身好像沒那麼亮眼,所以它其實可以瘦身一下,不用長到四段那麼胖。



「表達」的核心價值是什麼

寫作,是和別人溝通,不管技巧如何,都無法取代作者「真正想說的話」,這是文章的核心價值。以下經過翻譯蒟蒻:
高考題目問:
對自己人生的期待,可能跟家庭、社會期待衝突,你選擇?
作者想說的話是:
個人終究離不開社會,反傳統,是知性的偏見、年輕的幼稚。要做一個保有自我的人,也不能完全脫離社會期待。
結果,還是模範生作文,好像站了一個立場,其實什麼都沒講。(小孩子才選擇,我全都要!)想做自己,卻又說叛逆是年輕幼稚的偏見──可以有自我,但避免與他人衝突;可以叛逆,但要有限度的叛逆。
吃進這些華美文采的同時,是不是就默認:反傳統等於偏見,對過去批判一定不假思索?逾越秩序很母湯,面對無法言說之事請保持沉默。(妙麗式舉手:什麼是無法言說之事???)
而這裡面,又暗示:假如一個人堅持做自己,不顧社會期待,那他其實也是丟失自我。
(所以自我到底是什麼?)
(因為沒有更多線索,也沒有妙麗,我們只好自己「歪讀」:有沒有可能是成為一個「符合別人期待的人」,然後說服自己,這就是自我?)


總結

坦白說一個高中生能寫成這樣,程度很好,只是讀者花費這麼大力氣解讀這些通靈請神、華麗詞藻,結果也只是常見的:「要追求自我,但不要過度標新立異」,難免有「拿關刀剔牙」的感受。
比起名言錦句公式,現代社會更需要的,是一個清楚明確的論證過程。其實,如果不要把那麼多概念全「擠」作一坨黏糊糊的東西,反而更有「深度」──要談卡爾維諾,就專心帶入《樹上的男爵》情境;要引某個哲學大師,就深入他的思想,好好和讀者解釋那是什麼。
讓人印象深刻的,從來不是擺出一桌菜,每道只挾一口(偽滿漢全席),而是怎樣把菜炒得精緻順口。
★如果你也關注文學教育,追蹤作者「歪文系why_literature」與專題可以持續看到我們的作品,也可以在下方👏拍手五下表達支持。 追蹤歪文系的 FB IG ,可以更即時掌握最新消息哦!📣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歪文系」來自台文系所,不是外文系(笑)。歪歪地尋找文學與世界的聯繫,撐開教與寫的想像。其實我們說不定不歪,還很正。 寫作或各式推廣合作邀約請洽:[email protected]
本文發佈於
Why教育
讀文學的眼光,讓學習發生。這裡聊課程、聊創意、聊觀點,還有新課綱國寫趨勢。一起撐開文學、教學、寫作的想像空間吧!


7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