嚐一口矮仙丹

2019/10/05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小學一年級,常常跟同學聚在一起「採花」,一朵一朵的串在一起,邊串邊舔掉滴出的花蜜。每朵花至多也就只有一滴小小的花蜜,或許就是因為這樣顯得特別,印象中的花蜜是如此清甜。編手鍊、編項鍊,卻不太挑剔花兒是否盛開奪目,只想著要盡可能的串長一點、多一些;項鍊長到垂在肚子前方,顯得荒腔可笑,卻玩的不亦樂乎。某一天,忘了是看書還是電視,或是只是小朋友間的口耳相傳,驚悚的讓我們發現花兒「有毒」,讓整天採花喝蜜的我們嚇出一身冷汗,串花兒的遊戲瞬間結束,比老師的「循循善誘」更有果效,再也沒有人下課要圍著採摘校園可憐的花兒。
路邊盡是可以串成項鍊手鍊的花兒,那麼多年,我從不知道花兒到底喚作什麼芳名,也搞不清楚路旁與公園隨處可見的花兒是否真的有毒,但有毒二字就是這麼深深烙著。不再如此恐懼,畢竟有毒也活到今日,再毒顯然劑量還是不足,傻傻地也就這麼從孩童轉為成人。總是沒再採摘過花兒,不去探究到底真的有毒還是只是以訛傳訛,畢竟讓花兒在綠葉中艷紅,比在人類手中凋謝來的美麗的多。但總有股小小的衝動,每次經過都想嚐那丁點美味的花蜜,記得拉出花蕊的瞬間,以及那嬌豔欲「滴」的誘人。早已忘了到底是什麼滋味,但總覺得甜甜的在嘴裡回味,而有毒又在腦中不斷盤旋,甚煞風景。
不知為何總沒動力去探究花兒是否有毒,就像沒有雅興趣探究花兒芳名一般,總覺得留點無知在童年記憶是種美麗的錯誤。二十幾年後的此刻,因事一早在滿是童年回憶的花兒中等待,輕輕的撫了撫綠葉,觸了觸花兒花瓣,意外發現除了記憶中的四瓣花瓣,一旁還有六辦的花兒盛開,型態不一,各有姿態,而童年忙著編織,竟從未記得花兒如此婀娜多姿,小巧卻能以多數之姿用紅色裝飾都市塵囂。撿了地上掉落的花兒,熟悉的自花蕊抽出,但早已因凋謝沒了花蜜。壓抑不住童年記憶深深呼喚,採了幾朵小花,編了一條手鍊,但怎麼就是沒開口當神農再嚐一次花蜜。
清甜,不忍摧毀或現實了純真,靜靜的留給童年美好的相信。用電腦查找一翻,簡單在搜尋引擎上打了「路旁小紅花」,馬上就看到花兒身影熟悉的照片,芳名喚作矮仙丹,還有個傳說的由來,為童年又增添了些故事。又搜尋了「矮仙丹」,竟看到校園常見有毒植物,以及七年級生嚐花蜜的共同回憶,看來不是只有我對童年有著泡泡般的瑰麗追憶。
串了條手鍊在手上,熟練而不顯生疏,好似編織矮仙丹就是日常早已習慣的動作,但卻又極為不忍的不願再動手採摘更多的花兒,彷彿聽到矮仙丹集體對我的童年控訴,控訴著我殘忍剝奪她們美麗的嫁妝,毀了她們青春的年華,換不回她們逝去的珍貴,吸走了她們甜蜜的生命,乘載了她們悲傷的記憶,破碎了她們幸福的團聚。
倒底還是留在綠葉旁妝點美麗,但仍不捨拿下手上的編織,帶著童年與記憶一起再嚐一口矮仙丹,沒有花蜜在口中甜蜜,卻淡淡地在心裡繼續清甜。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思瑀
思瑀
單純喜歡書寫;文章不定時更新,隨興而寫,隨興而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