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生

2020/04/01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每年此際
粽子成串招搖
後來我們在網上划水
亦驅避成串謠言
謠言有須剝開的裸身
作為行銷城市的莽夫
善述每座城市的sense多好
便有多好
大夫裸身下的血肉
並非流傳於南北的爭吵
而自每位老兵一口老痰
積攢的江海而來
而我並未能追想亙古時候
生我之土不在楚荊中
丹江流域仍舊浩蕩
我眼不識楚地的高山與河海多麼壯闊
大夫的身體在河海中支解四散
漂泊到哪有資格悼念腐敗
沒人能說的比死神精準
曉波的魂魄也這般述說
像從水中擊發一枚子彈
向世間的心膛一開
當如一尊神思考著
且一讀沒有認真學過的文化課本
在一門稅金繳納下的教綱中
我們也尚未阻擋住文化霸權的坦克
身後的母父辛勤儉養
他們有他們流淌著祖先的血液
嚮往之祭拜之敬老
偶也遵或嫌之
即使龍與
舟的傳人並非一脈
划槳的人僅只為大夫而來?
假使好浪者為一名原住民子弟
在地取材,作為一好浪者該有的生活
靠山造船
並非為偉大節日
向我的國厲害了的申請船隻建造憑證
或進入國家公園尋找祖靈屋祭祖時
不必涉水在眼漥中
或寫下醒世名言
你的國並沒有降臨
此日更不是楚國喪日
入海並非為了使遺骸降落至島嶼
歷年每遇祭儀
應允神的大能與天命
原住民到公所蓋章為祭祀請假
你在國定追悼日順道食過大夫的脯海一回
論南戰北頗悠閒
雄黃相忘名諱
舟生逐浪
渡過平凡的一天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Cidal
    Cidal
    1993年生,正著手第一本詩集,無限期創作中。 是Cidal,也是嚴毅昇。 生在一個「原運時代」之後的時代,生為原住民青年,我用自己的筆,捍衛自己的尊嚴,書寫自己與身邊人的故事,試圖奪回自己的聲音的歷史,與自由。 平台:艾比索、FB、IG。 邀稿聯繫信箱: [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