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爸媽努力讓寶寶從小就快快樂樂的長大,為什麼長大後,孩子成了憂鬱症患者

2020/07/14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寫在前面:

很開心有讀者分享他自己藉由親密教養的方式,和孩子有很好的關係,孩子也睡得很好,這提醒我必須要強調一下,我從來不認為每個家庭的孩子都需要睡眠調整,每個家庭的孩子睡得好或不好,都是家庭的主觀感覺,絕對不是嬰幼兒睡眠顧問來說什麼的。

這篇文章,有很多我個人偏頗的看法,我有考慮要修正他,但又覺得這就是我真實的想法,實在不想幫它化妝,所以還是這樣繼續呈現。

另外,【為什麼我們拼命追求幸福,卻依然不快樂?】這本書,不是在批評和討論親密教養,而是有一個篇幅,在討論「努力追求讓孩子快樂」是否是一個好的教養方式,以及他所衍伸的問題和現象。

"every understanding could be a mis-interpretation "是我從哲學系畢業後,最喜歡的一句話,用這句話,表示我完全理解我的不中立、以及偏見。

* * * * * *
正文:

這是一篇,或許會是篇爭議的文章,但是我就把它當成我的『教養出櫃文』吧!
身為RIE嬰幼兒教育的擁護者,也是完成基礎課程訓練的學員,我不只是希望RIE的嬰幼兒教養能夠在台灣逐漸的發揚光大,我更是希望,席爾斯醫生的親密育兒派,能夠逐漸地式微、最好是不要在市面上了,我真的再也不想看到大家面對孩子的各種疑難雜症,第一個回答就是:「孩子可能是安全感不足,要抱好抱滿……」
當我還是個孕婦時,以為親密育兒的寶寶,應該會哭得很少,因為被無限的愛包覆著,被無限地抱著,回應著,但是現在發現,有多少親密育兒的家庭,爸爸媽媽抱到手都受傷了,孩子還是一樣無解般的情緒不好,於是更多爸媽相信自己就是生到了『高需求寶寶』,其實真的不一定有這麼多高需求寶寶,寶寶的需求,不只是被不斷的擁抱、被轉移注意力,寶寶除了基本的生理需求:肚子餓、尿布髒、太過疲倦,他還有一個心情不好,這個心理上的狀況,不是單純用「我抱著你、搖晃你就快點心情變好吧」,或是「我親餵是最有效的安撫劑」。
我這麼尖銳而不客氣的批評,因為我當過親密育兒媽媽,那些日子,遇到無解的育兒困境,我就親餵解決這一回合,背著寶寶這件事我也沒有少做過,我曾經以為我是對的,這一定是最好的,不然為什麼大自然要有這個設計、讓孩子在吸允乳房中得到平復、在我的胸膛裡找回安靜?!
但是RIE的創辦人Magda Gerber對於用餵奶的方式安撫不開心的嬰兒,他認為這是在從最基礎的教養時刻起,就教導孩子:「心情不好時,只有用吃東西的方式,才可以撫平情緒!」我看到這個真的簡單又合理的說法,驚訝自己竟然從來都沒有想到過!而我想起身邊有體重過重、嚴重肥胖症的友人,減重對他最難的部分不是懶得運動,而是在遇到生活正常會有的挫折時,不能用吃東西的方式發洩情緒,光是這點,我就從來沒看過他成功的瘦到微微靠近健康安全的標準。
而我從不再相信親密育兒法,到甚至幾乎有點討厭他的轉淚點,是在研讀嬰幼兒睡眠證照的那幾個月,我看完了席爾斯醫生寫的關於寶寶睡眠的書【The Baby Sleep Book】,完全被書中,席爾斯醫生指出,寶寶有時候在睡覺時哭泣,父母得讓孩子哭,因為這是他愈睡愈好的必經之路!我看到這個建議時,超級想抓住席爾斯醫生的肩膀前後搖晃,大喊:「你不是說千萬不能讓孩子自己哭嗎!這樣他們會壞掉不是嗎!那你現在到底在說什麼!」
席爾斯醫生到底在寶寶睡眠之書裡面說了什麼,歡迎大家自己去看,我太氣了那本原文書我已經丟到冷宮裡了。
剛看席爾斯醫生【The Baby Sleep Book】的那陣子,真的有熊熊火焰在心裡燒,我好想對全世界的親密育兒媽媽說:「你們有看席爾斯醫生【The Baby Sleep Book】嗎?他說可以讓孩子哭哭睡唷!你想問他怎麼做嗎?他沒有教唷!他只是說哭哭睡很正常唷!但是他也說你還是不可以讓孩子哭唷!對呀~他一點標準都沒有給喲!」是的,我真的氣炸了!
現在冷靜想想,畢竟完全沒有理論基礎的親密育兒法,實在很難提供給父母一個除了「相信你的直覺、你會懂你的孩子」以外的說法。
就當我以為整個西方國家,都充斥著對親密育兒的崇尚時,我不小心路過了法國育兒的方法,發現他們根本不走親密育兒派,是骨子裡都可以滴出RIE三個字母的教養方法!
才驚覺,我似乎太偏愛美國的教養法了!於是開始看了芬蘭、德國、瑞典、等等歐洲國家的教育方法,愈看也順便離親密育兒更遠了。
而今天要分享的這本書【為什麼我們拼命追求幸福,卻依然不快樂】,他不是在討論英國的幼兒教養書,作者露絲.惠普曼(Ruth Whippman)是一個旅居美國的英國媽媽,在搬到豔陽無限好的加州之前,是個忙碌作家、記者、和紀錄片工作者,因為先生的工作,舉家搬到加州,暫時休息成為一名全職媽媽。
在這本書裡,主要是藉由自己離鄉背井,發現「快樂」似乎沒有這麼容易了,開始他的追尋快樂之旅。剛好在其中一個章節,他分享了他對美國親密育兒、依附教養的想法。

以記者調查訪問的方式,試著理解美國人是如何找到似乎人人都有的快樂,並希望找到快樂的配方!
整本書我都非常喜歡,最想跟大家分享的,當然是他對席爾斯醫生所推廣的親密育兒派的看法。這是我第二次發現歐洲人對於親密育兒法,是完全不能理解,甚至很直接提出嚴重的批判性。
作者基於記者的習慣,非常客觀地提供各種學理上的依據,讓讀者有機會理解為何這種似乎努力以孩子快樂為最大考量的教養方法,卻不能帶給孩子我們心中期許的孩童心理衛生健康。(他直接先說讓孩子哭泣就會導出長期情緒損害是一個超老舊不正確的理論,他很驚訝現在還有人相信)
作者在解釋何謂親密育兒、依附教養時,用的字句,都再再說明了他的震驚和不認同:「依附教養的教義告誡我們,如果孩子在嬰兒時期過度哭泣,可能會造成長期的情緒損害,家長有責任避免讓這種情況發生。結果,我們這個社區的公園裡滿是一臉疲憊的女性,和十五公斤的學步兒綁在一起,就像被席爾斯醫生用鐵鍊拴在一起的可憐囚犯。」
作者也提出他不認同的主因,以及專家對於這種教養的憂慮,因為孩子必須發展韌性以面對人生,但親密教養方式對孩子發展韌性的能力帶來衝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精神病學家保羅‧波恩(Paul Bohn),專門輔導年紀較大的孩子和青少年,他表示:他相信美國父母幾乎無所不用其極,避免孩子體驗不愉快的情緒,哪怕是溫和的不快,像是不自在、焦慮、或失望,他們長大以後來到他的診所,發現自己幾乎應付不了棘手的處境。他們經歷生活的挫折就無力應付,覺得一定有哪裡出了嚴重差錯。
兒童心理學家和哈佛講師丹‧金德愉(Dan Kindlon)也有同感,他在他的書【其實我們給得太多】(Too Much of a Good Thing: Raising Children of Character in an Indulgent Age)裡寫道:「如果孩子沒辦法體驗痛苦的感受,就發展不出『心理免疫能力』,就像我們身體免疫系統運作的方式,你必須接觸病原,要不然身體不會懂的回應攻擊,孩子也需要接觸到不自在、失敗和掙扎。」
所以愈是努力保護孩子不要體驗挫折、痛苦、失望、難過,只是讓孩子未來面對世界時,更加的脆弱而已!
RIE創辦人Magda Gerber對於寶寶哭泣的想法,其實更能夠讓父母安心理解哭泣的必要性:
「寶寶哭泣對成年人具有刺激性,讓人只想排除它。但我們的目標不是要讓孩子停止哭泣,而是要了解孩子為何哭泣,進而決定是否要介入。
父母經常會把嬰兒哭泣與疼痛連想再一起,嬰兒的哭泣會讓大人聯想到自己童年的恐懼或痛苦,所以我們會以為嬰兒也在經歷那樣的痛苦。不過,其實根本沒有必要這樣想。
有時候孩子哭泣只是在抱怨,因此不避急著去抱孩子。如果孩子的基本需求都已得到滿足,不妨接受孩子的哭泣,讓他能夠宣洩情緒。小嬰兒會利用哭泣來釋放能量,有時嬰兒生氣大哭是為了自我安撫。哭泣是一種良好的生理舒壓。我們大人也一樣,哭過之後會覺得心情比較輕鬆。」
只有陪伴孩子接受挫折、難過,才能夠給孩子最健康的童年。由RIE教養的孩子,未來不需要去看心理醫生,是創辦人Magda Gerber的願景,因為RIE寶寶能夠理解自己的情緒,而不是每次傷心哭泣時,就有個成年人出現說「不哭不哭、不難過不難過」,否定他自我情緒認知,內心矛盾,長大只好去問心理醫生:「我不應該要覺得難過的,我該要好好的,但我為什麼會這樣想,我一定是有病了.....」
作者同時指出,小兒科醫生和親密教養、依附教養理論創立者席爾斯醫生的著作【親密育兒】(台灣翻譯名,共有上下兩冊),於1992年在美國出版以來,售出超過兩百萬本,替新型態的教養狂熱定調,用這種認真到初期的教養方式帶大的第一代孩子,現在已經到了上大學的年紀,或是剛剛大學畢業。可是研究顯示,他們通常比前幾代的孩子更不快樂、更沒安全感。
專家對於目前美國大學生健康危機的關切逐漸升高。2013年大學諮商中心年度調查回報,受到調查的諮商人員中有95%相信,校園裡有重大心理健康問題的學生人數愈來愈多,而使用大學諮商服務的學生之中,足足有44%被歸類為有「嚴重心理問題」。同樣的,美國大學健康協會在2015年進行的另一項調查顯示,大學生裡大約有半數在前一年的某個時間點上「覺得事事無望」,有35%以上的學生憂鬱到覺得「很難正常運作」;有超過半數的學生覺得「焦慮到無力招架」。
作者嚴肅的說:「整個世代的父母都希望藉由自己的努力不懈,為孩子排除負面體驗,保證孩子的快樂,結果卻似乎適得其反。」
另外,擁護親密育兒、依附教養的人,很常提出「不要讓嬰兒『習得無助』(leaned helplessness)」的說詞,而在這本書裡,剛好在另一個章節有略提,但這個略提對我來說是驚天動地!
原來『習得無助』(leaned helplessness)是出自於1997 年 Seligman 所發表的研究: “Learned Helplessness”論文中,其研究方法,是將狗關在籠子裡,只要某個固定聲音一響,關著狗的籠子就會被強烈的電擊,而狗被關在籠子裡,根本無法躲開電擊;經過多次實驗後,只要這個固定的聲音一響,在被電擊前,即使先把籠門打開,狗不但不逃出籠子,反而在電擊出現之前,就先倒地,並且發出痛苦的呻吟和顫抖,本來狗是有機會可以跑出籠子、可以躲開殘忍的電擊,但卻無助而絕望地等待痛苦的來臨,這就是『習得性無助』。
我看到這裡,實在震驚的不得了!!!這個實驗本身殘忍至極,然後,把這四個字轉到嬰幼兒教養,是多麽誇張的連結?!
到底哪個正常的父母,會對孩子做出這種殘忍恐怖的虐待行為,導致自己的孩子習得無助!而這四個字又是多麽簡化的被濫用,造成爸爸媽媽們,動輒得咎,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當一個自己問心無愧、又不會受輿論指責的爸媽。
然後我又查了一下,感謝黃瑽寧醫師的分享,我看到加拿大的卑詩大學心理系做的研究。
直接引用黃醫生的文字:
「研究者給六個月大的小嬰兒觀察一個活動,叫做『紅色小球爬山記』。在一個陡峭的山坡上,紅色小球娃娃努力的往上爬,可是有一個黃色的三角形娃娃老是阻擋它,把紅色小球推落山谷。
相反的,灰色正方形娃娃則是給予幫助,把紅色小球成功的頂上山頭。這樣的活動反覆執行,直到寶寶無聊地看別的地方為止。
這時候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當研究者拿出一個小盤子,上面放著黃色三角形&灰色正方形,幾乎所有六個月的小嬰兒,都選擇了拿灰色正方形娃娃,也就是所謂「幫助者」的角色。三個月的小嬰兒也做出同樣的選擇!
研究者的結論是:即便三個月的嬰兒,就可以了解誰是「幫助者」(helper),而誰則是「攔阻者」(hinderer),在現實生活中也是如此。當孩子遇到困難的時候,它可以藉由過去的經驗,了解誰能及時而真正的幫助他,反之出一張嘴砲的人,他們則是敬而遠之。對於年紀較大的兒童也是一樣,他們希望從別人的口中聽到的是正向,帶有鼓勵,支持的話語,而不是沮喪,打擊,或反社會的言詞。」
事實上這個實驗的宗旨,是為了理解寶寶是否天生有分辨好人壞人的道德標準。
而實驗結果,即使三個月大的寶寶,都有先入為主,喜歡幫助者的角色,所以 Dr. Hamlin 認為寶寶是有先天的道德標準的。
Dr. Hamlin還將這個實驗升級複雜化後發現,面對寶寶設定為隊友的角色遇到困難時,寶寶會喜歡幫助隊友度過困難的角色;但當寶寶面對設定為非隊友的角色遇到困難時,八九成的寶寶會喜歡扮演阻礙的角色。
這個實驗說明:寶寶離廣泛接受不同價值觀的社會理想,還有一段距離啊!
這個結論,跟孩子會習得無助,也是沒有直接關聯的,他只是指出寶寶擁有分辨好人壞人的道德標準。而這樣的結論,不可能可以跳到「照顧者讓嬰幼兒面對挫折、挑戰或失望,就會造成他們習得無助,放棄或許可以改變悲慘的可能。」
很多找我協助寶寶睡眠的家長,即使沒有看完席爾斯醫生的親密育兒,也幾乎都是希望自己能夠為孩子創造快樂、並為孩子維持快樂的生活,這種想法完全出於一種無私的愛,非常的美好,很可以這種愛,真真實實的成為彼此的負擔。
我希望這篇文章寫完,會有更多爸爸媽媽不再過度糾結孩子的哭聲,有更多爸爸媽媽用陪伴代替轉移來面對孩子的情緒。
我自詡為為孩子發聲的幫主,我真心希望孩子從小,即使只是個不滿一歲的嬰兒,都能被尊重的對待。但我同時也希望,所有的父母,都可以在教養孩子這條路上,更有信心的理解,即使你的孩子不快樂,也不是你失敗了,不表示你是一個失敗的父母!你的孩子的喜怒哀樂,當然會帶動著你的喜怒哀樂,但是,他的喜怒哀樂,很多時候,也屬於他自己、只屬於他自己!
最後,無論你們的家庭是否需要寶寶睡眠顧問的協助,都祝福你們,今晚、一家好睏。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專修安全依附關係的國際認證嬰幼兒睡眠顧問。在嬰幼兒睡眠專業裡,結合Mary Main安全依附關係系統,安全圈教養,與美國RIE嬰幼兒教育理念,以親子間彼此尊重出發,協助家長,建立嬰幼兒良好睡眠習慣、穩定日常作息,讓孩子好好睡,全家一夜好睏。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