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找人說說話,沒那麼難-用聊天來紓壓

2020/10/1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對於憂鬱患者來說,紓壓的功課尤其重要,壓力常是讓病情惡化或發作的一大原因。在研究上或在現實中,跟別人訴說是有效紓壓的一種方式,也就是聊天談心事。但對患者而言,做到比想像中困難很多,有時還會得到負回饋。對我而言,在充滿壓力或情緒低落的狀態下找人談談,簡直比登天還要難。
最近一年在工作上的穩定度還不錯,卻由於某個月各種壓力的擠迫,病情復發。我反思這樣的過程,了解到紓壓的功課必須做得好,才不會再重蹈覆轍。認真思索哪些紓壓方法對我有效,也和精神科醫師、和心理師討論。發現跟別人談談有助於我紓壓,壓力大時尤其需要大量的談,卻也同時發現:我很難開口。平時的生活,我沒有這個習慣,有必要時,基於各種因素,也不願開口訴說。因此,我意識到自己勢必要改變,否則當壓力襲來,會少了一道重要的防禦力保護自己。
分析自己不願談談的原因,由內而外,我歸納出幾個原因。從小情緒就較為壓抑,也因為感受到大人們忙著工作無暇顧及孩子的情緒,有心事常是悶在心裡,這是我習慣不說,總自己默默承受的開始。成年後,發現自己的不說是怕被貼標籤、怕自己在別人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我幾乎不抱怨,也討厭說負面的事(覺得自己的壓力和煩惱對別人來說是負面的事),如果憂鬱襲來,更顯得負面,甚至會躲起來,避不見面。
還有外在因素,憂鬱症發作時總是充滿非常負向情緒,很消極,甚至毫無生存意志。一般來說,「我好想死」這類的話語會讓聽者承受較大的壓力,不是每個人都承接得了。再者,當我們說了,適當的回應才有助於這段對話或撫平當下的情緒。一般沒有特別意識的人,不會特別顧及我們的感受,而常常對方的回應只會讓我們情緒更糟,所以談話的對象十分重要。但從小我就沒有所謂的知心朋友,也很難在一時找到合適的人可以訴說。這些原因使我越來越不願意找人談,累積的壓力也因此少了一個很重要的疏通管道。
我和醫師討論到這個問題,醫師提供了我另一種想法。在和他人的談話內容其實可以分為幾個層次,我將其分為三個,最外層是一般生活人事物的分享,中間層次是帶有情緒對事情的評論或抱怨,最核心的層次是深刻的談心,談及個人的價值觀和個人議題。我一直覺得必須在最核心的層次間談話,才能消除心頭沉甸甸的重量。醫師卻告訴我,和他人分享生活,純粹的聊天,便也能抒發很多內在情緒。
仔細一想,在某個時期,我天天都需要找人說話,大多都是向對方訴說今天我發生的大小事和心得感想。只要有幾天沒有說,情緒的累積相當明顯。後來我改掉了這個習慣,但顯然醫師說得對,就算是閒話家常,也有助於情緒的抒發。雖然有時這方法並不能觸及壓力核心點,卻也能當作一種心情的保養。
我真心希望能夠更會調節壓力,讓人生就算遇上極大的劫,也不需要停下生活、工作,能在壓力下持續進行正常生活。找人談談對我來說的確很有效,雖然適合的對象確實不容易找到,更多的時候其實是在於我開口的意願。期盼自己能丟下虛幻的「偶包」,無論自己狀態好不好,願意多開口和他人多聊聊天說說話,偶爾找朋友、姊妹談談心,我想我會好很多。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73會員
120內容數
我是一位憂鬱症患者,二十歲左右發病,現在已經過了十多年。有鑑於社會對精神失序者的不了解,我願與你分享生活點滴、所思所想。你將會發現我們並沒有什麼不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