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學習在陷落時接住自己,長出自我支持力

2020/11/1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當情緒低落時,有些人會想找個人訴說,當對方了解、安慰並支持自己時,我們會感到溫暖,有時從中獲得了些力量。憂鬱症患者在情緒極為低迷時,更是需要有人支持,那就像是我們無法支撐起自己的房子,屋頂都垮了,需要有人當中柱幫忙撐起這棟房子。
我們陷落時很難振作,不是我們不想,而是我們無法做到。當這情緒掉得太深,會陷落在悲傷和痛苦之中,無法自拔,無法支撐自己。如果這時又沒人接住自己,有時會有傷害自己或別人的舉動。所以我們需要建構一個安全網絡,這是由我們願意信任和連結的人或資源編織成的「網」,比方說,家人朋友、親密伴侶、醫師、心理師、機構等,在我們需要的時侯可以求助於他們,而這張安全網可以在我們墜落時接住我們。
這張網子大多是透過人際連結建構而成的,但實際上我們在建構這張網有很大的困難點。困難點在於當我們發病時,對人際是非常退縮的,要主動去連結他人何其困難,這張網可能到處是破洞,無法發揮效用,這是我們的困境。這困境可能導致我們陷落時,常常只有自己在身邊。沒有人能夠支撐自己,卻也不能任其一直陷落,那該如何是好?此時,就必須展現自我的支持力量。我認為在無法建構有效的安全網時,學會自我支持是憂鬱症患者很重要的課題。
我的生命歷程中有許多艱辛的時期,前期完全沒辦法用自己的力量讓自己狀態轉好。後來自己慢慢長出力量,漸漸學會用自己的力量支持度過很多辛苦的時候。自我支持除了讓我在情緒風暴來襲時撐住,也讓我能積極地調整自我和有力量去追尋自我實現。
這股力量需要時間訓練和養成,我主要是由兩個因素,讓我慢慢學會去支持自己。首先是大學時期和男友分手,讓我將生命重心重新拉回自己身上,學習照顧自己。我是個在情感上極需要對象依賴或寄託的人,所以這對我來說十分困難。出社會後,也實在受不了自己太過依賴他人的表現,而下定決心學會情感獨立。學習面對自己情緒上的障礙,學習處理自己的情緒,而不是依賴在某個特定對象,不是只有他才能讓我得到救贖。
第二個因素是醫生對我的訓練,我的精神科醫師除了用藥相關問題,都會花時間和我討論近期的困擾,教導我可以怎麼分析問題、列出解決方法、面對自己的焦慮以及解決情緒困擾的方法。有時候也覺得方法沒用,但就在這樣來來回回的練習下,我漸漸比較能掌握發病低落時自身的狀態。除了惱人無來由的情緒低落我無法處理以外,若是有事件引發壓力或情緒反應,較能夠知道用方法去面對,紓緩情緒、解決問題。這是大約兩三年的時間慢慢訓練出來的,也是長出自我支持力很重要的一環。
後期面對困難時期,我固定回診和醫生討論,自己度過一關又一關,這過程很不容易,有時也會感到很孤單和滿腹辛酸,但能肯定的是在憂鬱症底下擁有強大的自我支持力量是做得到的。
依我的經驗,養成重點有兩個:依賴重心回到自己身上以及學習解決事情壓力和面對情緒的方法。自我支持並非完全只靠自己,與人連結、建立安全網、適度依靠別人的幫助、求助各種資源都是很重要的。自我支持是表示在除去外在協助後,內在能夠支持自己的力量。能夠支撐自己生命的重量,成為自己這棟房子最堅強的中柱,自己陪著自己度過人生風雨的能力對憂鬱患者來說很重要,對非憂鬱症患者來說一樣重要。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73會員
120內容數
我是一位憂鬱症患者,二十歲左右發病,現在已經過了十多年。有鑑於社會對精神失序者的不了解,我願與你分享生活點滴、所思所想。你將會發現我們並沒有什麼不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