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人物|怒火與怪誕的集合體:專訪陸夏談賽博龐克與自我建構

2021/09/26閱讀時間約 18 分鐘
攝影/babieman
編按:上個月初,《釀電影》邀請陸夏和主編在 FB 專頁上進行了一場直播對談,事前溝通我們就發現,陸夏準備了讓人讚嘆的超豐富筆記;那天聊完,大家都覺得意猶未盡,於是我們邀請陸夏把筆記整理得更完整、詳盡,遂成為這篇線上深度筆訪,帶大家認識這位即將被台灣觀眾大發現的新人女孩。

Q1:請跟大家介紹陸夏何許人也
中庸的人。
至今做過無數次的自我介紹,我總是會依需求做出貼近的模樣,比如思考角色的特色,說著類似的經驗;比如呈現出現在市場上比較受歡迎的樣子,講話微笑外加留著妹妹頭長髮。但實際上,我是一個很中庸的人,甚至不大了解自己的人。
當然可以說出一些外在事實:因為喜歡畫畫,我高中念高職,廣告設計科畢業,當畫畫變規範就不喜歡了。大學跑去念傳播系,當了四年的幕後人員。畢業做了兩年多的上班族,一上班就同步找表演課(但我一開始上的是配音課),踏出校園外才意識到自己對學習的渴望。
這期間不斷在 OL 生涯尋找表演機會,2017 年末終於經朋友介紹得到了平面拍攝的工作,雖不是動態演出也甘之如飴;但有幸,接著雨後春筍般,2018 年平面、廣告、雜誌、MV、電影逐項完成。將一切交給時間釀製,到了今年,似乎開始一點一點發酵了。
我是一個很活在規範、體制下的人,相較於許多演員見過大風大浪,或是曾嘗試一些禁忌邊緣的事,我就是中庸之道。成績沒有特別好、也不特別差,沒去過夜店,滿 18 歲以前沒抽過菸,闖了一個僅五大步距離的馬路也會坐立難安,有幾個無傷大雅的興趣,不太會跟人打交道,遇上爭執只會逃避而已。偏偏我實際對每件事都很容易感到煩躁。
若要追究為何不滿,莫過於我是一個天生反骨,卻又用理智克制自己的人。
但如果我的想法、價值觀、相信的事物攤開在社會上,如果你能發現我心中那份憤怒,如果你能看穿我的腦顱,那可能便會明白,我並非乖巧,而是乖僻罷。
攝影/lisztchang
Q2:就我的觀察,你常說自己「怪」,也說過自己自負又自卑,這是怎樣的概念?
怪這件事,是別人貼給我的標籤,然後我擅自拿來用了。從小到大聽過無數次的「你知道你很怪嗎?」起初是有些錯愕難堪的,但後來我學會擁抱這份怪異,我相信它是所謂的獨特性,因為這樣在茫茫人海中,你才可以先發現我,對吧。
攝影/Zhonglin
自負自卑它其實是同一件事,都是過度在意「自」己。
當自卑時,有幾種表現方式,最顯而易見的是兩種路線,一是用自負的語氣來包裝它,玩一場自欺欺人的遊戲,要是不過度相信自己,世上恐怕真沒人願意肯定自己了。是藉由自己的口中聽到自己想說的話。
另一種,是用自卑包裝自負,為了博得別人的肯定,先胡亂地貶低自己,只求能聽見那一句否定,來增加自己的自信,來證明自己的自負。
就是一個自我中心、又把自己的價值依託在別人身上的可悲傢伙。知道價值是由自己決定、知道強求的愛都是騙局,明明道理都懂卻很難做到,這是我的人生課題。順帶一提我兩種都不是,我是混合型患者。
Q3:過去幾年,你已經拍過平面/廣告/雜誌/MV/電影,這些不同的「演出」身份對你來說,差異在哪裡?
本質一樣,終歸是表演,表現手法的差異而已。但我最近更享受拍照了,當攝影師專注於我,便是一場獨角戲。和現場的音樂拍子同步心跳,緩緩靜下,與自己獨處與對話,攝影師會捕捉那一瞬的內心寫照。透過鏡頭所見的不是角色、而是最真實的自己。
攝影/Zhonglin
Q4:在釀雜誌裡,你提到自己喜歡的三部電影是:《燃燒女子的畫像》、《霸王別姬》、《瘋狂麥斯:憤怒道》──三部都是很爆裂的電影!是否代表你內心熱情如火?還是反過來,因為覺得自己太乖,所以喜歡濃烈一點的電影?
應該是前者,不過總覺得熱情如火的形容有些距離,我的火一點也不炙熱應該是藍色的。
當時選電影考慮了非常久,設想各個層面,最後決定是這三部,主要有四個原因:遺憾、視覺、社會框架、性別。
第一點當然是要我喜歡的電影,無庸置疑,而遺憾一直是打動我的關鍵,我對於有遺憾的 good ending,可以解釋成 bad ending 的東西無可自拔。
第二點視覺,後面也會提到,我著迷漂亮的東西。
第三點社會框架,含有對抗社會體制理念的作品,我都滿喜歡的,後面也會提到其實進化後就是反烏托邦。
第四點性別,我希望這些刻意為之的電影,路過的人也好、因我產生好奇也好,如果藉此去欣賞這三部作品,能引發甚至開始思考一些事情,或許能讓社會朝向更好的方向。
Q5:聊聊這期釀電影的主題「賽博龐克」
我對反烏托邦有著一見鍾情之感,然而第一次是看到什麼作品已記不得了,也是過了一陣子總算明白,原來喜歡的這個套路叫做「反烏托邦」。
我是那種很中二的小孩,記得國中時老師曾問說「討厭的動物是什麼?」,我會寫下「人類」這種可以想、說出來卻很愚蠢的答案。
還有更丟人的後續,同學知道我的答案嘲諷說,白癡喔你也是人類啊。
「所以我討厭自己。」中二生如是說。
太恐怖了,不知羞恥的國中生。小時候對於非二元論的概念很模糊,世界非黑即白,長大慢慢才窺見出世界長什麼模樣。我梳理一顆不特別聰明的腦袋,起初被人類自食惡果、物極必反加上絢麗寂寥的美術風格所吸引,後來漸漸是生命的本質。
攝影/Zhonglin
Q6:請說說賽博龐克吸引你的元素
反烏托邦、美術風格、生命哲學、宅感、物極必反、返璞歸真。
我對科幻類一直很有興趣(但對機器裝置無感),也許是因為那屬於我讀不懂的範圍(物理化學數學知識幾近零),每次讀總無法完全理解,所以每每看都有新鮮感,充滿幻想的未來世界,給我一種介於虛實之間的感受。
美術風格,則是個人喜好,我一向偏好視覺風格強烈的作品,不光單純的美術強大,也可以是攝影與光的氣氛,或者搭配特效動畫,總之,看起來漂亮的東西可以輕易擄獲我。沉浸於娛樂作品時,賽博龐克這種現實觸及不到的幻想世界,加成了強烈的抽離感,可以全然徜徉在他所創造的世界。
Q7:賽博龐克作品總是帶著思考性的議題,這些議題也會困擾你、或讓你好奇嗎?比如:「人造人到底是不是人?他們的生命(與死亡)有沒有意義?」
若是「自我的存在意義」有思考過但不至於困擾,因為我不強求答案,我的人生困擾似乎不在尋找我是誰,而是我要如何證明我是誰。
  • 議題一:仿生人的生命
《銀翼殺手》中仿生人熱愛生命,希望能延長壽命,也希望萬物皆能續存。不過他最後坦然接受自己死亡,放下無謂的執著,精神超然,不再模仿人類,正面以對自己仿生人的身分。最終他知曉了,他不需要跟人類玩人權那套,因為他們就不是人。呢喃出如詩篇般的離別,昇華了自己的靈魂:
《銀翼殺手》劇照/IMDb
「我見證過人類無法相信的事物。戰艦在獵戶座的側翼熊熊燃燒……」
無機物有了意識是否為生命?還是一定要有血有肉有靈魂?
兩個派別,生物學會說不是生命,但在哲學裡他是。我偏好哲學那邊。
另一方面,相較於電影最後聚焦在仿生人身上,原著小說是主角對生命的體悟與轉換。電影篇幅有限,總覺得稍嫌粗糙,小說如同書名《仿生人會否夢見電子羊?》一語道破核心,不斷強調人類具有共感、同理心,而這是仿生人無法學會的。但故事安排了另一位警官來反駁此論點:人類即使對特定事物沒有共感,他仍然是人類。
像是現今社會,不可否認後天製造了許多反社會人格,使得他們同理心薄弱,但也有部分人選擇性對許多議題視而不見,只見他想看的,好比虐殺動物、把遊民趕盡殺絕,那些都是真的生命,卻被貨真價實的人類排斥異己。我們的社會,階級制度依舊存在,隱性或顯性罷了。而仿生人的題材,很明顯直白表達出來,小孩子也能輕易理解,他不是人類,但他有著人類的靈魂。
我很喜歡小說最後那幾場,他一個人跑到荒蕪之地那段,因為又多了宗教含意,貌似把視角拉得更全知了,道出人類的渺小、生命的可貴。
攝影/Zhonglin
  • 議題二:自我的存在意義
「他當然是人啊,只有人會為了仇恨殺人。」
動畫《AD 特警》在判定對方該歸為人類還是仿生人的時候說道,而對方是全身 70% 義肢化的殺人兇手。
我一直想到「世界五分鐘假說」(註),我們無法證明它不存在,然則在思考這個問題的瞬間,是否人類自身的存在──或應該說是萬物──便皆為平等?無論貧富、種族、性別,皆是某人安排設定的,那一切就再也無差別。
如果我們的記憶如同仿生人一樣,透過植入而產生,所有的一切都是被設定好的,以後要繼續為了這個設定而活,還是該反抗?可是要反抗對象又是誰呢?神嗎?我們沒有「母體」,要如何反抗摸不著也看不著的東西。
常常有人思考,自己為了什麼而活,假設五分鐘假說是真的,所有人發現真相時(所有的一切都是設定),還可以昂首闊步地繼續活著嗎。質疑的人可能會更多,對自身存在感到更迷惘,這應該可以算是「思考生命意義」的一種吧。
仿生人當有了意識之後,應該也是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吧,要做什麼?要成為什麼?又是為了什麼而活著?
我相信活著本身就具有意義。
攝影/Zhonglin
尤其《攻殼機動隊》,我被其中潛水的片段,還有最後的辯論片段感動不已,沒有強烈的喜怒哀樂,眼淚就是直直落下,心中彷彿被割開一個洞,成了水井,我拿起石頭往裡頭砸,直到聽到水聲才得以安心。尋找「自我」的意義,我要擁有多少部分是我?即將三十的現在,也還說不清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人。究竟軀殼是靈魂的載體,還是歸屬呢。
「肉體的改變會導致意識的變革啊。」70% 義肢化的兇手最後一句台詞。
  • 議題三:仿生人是人嗎
《銀翼殺手2049》的繁殖設定,讓我重新思考仿生人的生命論。我認為仿生人擁有生命,但靠機器產生的仿生人,大量、快速、工廠製造,那並不是人類或是生物……終究是有生命的「物品」。那是有別於現在所知的存在。但,未來呢?
Q8:如果有一天,記憶可被變造、不再能夠信任,你會害怕嗎?你相信人有一個既定的靈魂和個性,還是我們每個人的組成完全來自記憶、來自我們經歷過什麼事?
如同在訪談中說到的,我在乎的是這一切背後有無存著惡意,無論是自以為是的善意實則為惡,或是真正的惡念。從我被改造記憶的瞬間開始,我會相信眼前所見的一切,因為我已誕生於此。
我相信有既定的靈魂,這也是為何我們每個人獨一無二。同個家庭長大的手足、同個教室的學生,我們可能歷經的事都大同小異,卻在每個選擇都相當迥異。所以用自己的標準衡量別人也有失公允,因為每個人能承受創傷的程度不同。
這裡我崇尚遵從存在主義,我們先存在,再去創造自己,既然已經存在,再去建構就好。通過選擇決定本質,天性會引導我們。
我相信的天性/靈魂並非存在主義所說的本質,並非被神或誰所創造,我們沒有天命、沒有目的,不須給自己縛上枷鎖,就是我生於此,我明白我是我,我可以自由地去選擇。
攝影/puzzleman
Q9:對網路的沈迷與虛擬現實,是另一個賽博龐克核心。身為網路時代長大的一代,你如何看待現在被社群塞滿的世界?你習慣/喜歡扮演一個透過社群表達自己的公眾人物嗎?你的網路形象和本人是否一致?
  • A1:盡享科技的老古板
前陣子剛好聽到別人聊到,未來虛擬貨幣是趨勢,當然現在已經趨近於此,不過他說的是未來火星的生活,錢幣帶不走,而虛擬貨幣是人類共通的金錢幣值。
賽博龐克也不斷重現人類被科技反噬的結果,數位資料竄改、停電、硬碟損壞,資料付之一炬,最常見的是資安問題。
我到現在還是很傳統,雖然熱愛科技帶來的生活,可國小課本寫的網路資安,在網路上不要公開自己的名字仍烙印在心中,沒想到過了幾年,在網路上用本名行動變得理所當然。想當初高中 FACEBOOK 剛崛起,就我一個人取完全無關的假名,我以為是保護自己,卻成了同儕眼中的異類。
  • A2:網路形象?
喜不喜歡、習不習慣是一回事,但是關於「扮演」……。
我的確有思考過,每張照片、每個文字要如何呈現,那即是所謂的扮演嗎?我覺得不盡然。我只是展現了我想讓觀眾看到的我,那終究是我。
好比面對上司、面對後輩、面對情人,人有不同的面向,並不是網路上的我就不是我了。
攝影/Zhang Ahuei
Q10:上面的議題有些探究到最後,會踏入哲學的領域了。你對東西方的哲學是否也有些研究呢?
對於賽博龐克作品當中時常探討的主題,儼然可從存在主義與道家看見曙光。
人生本無意義,能賦予自己生命意義的,唯獨自己
我也曾想過笛卡兒的我思故我在,既然仿生人有思考,那他乃存在,但我後來更傾向以存在主義來解釋。他們篤信自我的存在,卻對自己是誰、自我生命意義遲疑,在茫然的途中若皈依存在主義,或許能心無旁騖。拋下仿生人與人的二元論、身體無機物的多寡,堅信自己的存在,不再糾結我是誰,人本一無所有,想成為什麼,就自由地去創造自己。
(不過我覺得近年來這種想成為人類的非人越來越少,大部分都很驕傲做自己,世代價值觀也有差異呢。)
攝影/Zhang Ahuei
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
如果說存在主義是生存方式,那莊子思想正是追求更高的生命境界。
莊子認為,天人之間、物我之間、生死之間以至萬物,只存在著無條件的同一,即絕對的「齊」;主張齊物我、齊是非、齊生死、齊貴賤,幻想一種「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的主觀精神境界。(以上來自網路)
世間萬物皆為他方,也為己方,因有了「他們」的概念、才有我們,反之亦然。懷抱成見是毫無意義,因標準會隨著立場改變,我們不該偏執以個人之心去感受,我們應從太陽角度照亮世界看清事實。當明白萬物本為一體,達到無己的體現,便不再執著形體,便能從世俗枷鎖解脫出來,甚至從生死中解脫出來,視生死為身外之物。
其他〈逍遙遊〉提到的人生目的似乎不太適用於這裡,但我個人很推崇。也不由得設想,假使我們的社會不提倡儒家,而是道家,可能 GDP 排名後段班、沒人喊著拼經濟,但是得到了心靈的自由,那也是前所未有的快樂吧。這種反抗資本主義的感覺似乎也是一種 CYBERPUNK ?
補充說明:我對哲學沒有研究。我不懂,只看了些皮毛而已,滿喜歡莊子的但我不懂!
攝影/babieman
Q11:請分享幾部私房賽博龐克作品
  • 《AD特警》:OVA、3集。《泡泡糖危機》OVA 之後出的前傳,整體風格灰暗,頗直白卻發人深省,很可惜我沒看過《泡泡糖危機》,聽說很不錯。
  • 《攻殼機動隊1995》:神。
  • 《第九禁區》:翻到最後一頁看到主編說的,它算嗎?很有意思的片,偽紀錄片的方式,蝦怪用心眼去看最可愛。
  • 《瘋狂麥斯:憤怒道》:反烏托邦、美術風格強烈=MY LOVE。不過它是支線龐克不是正統賽博龐克喔,雜誌有寫!
Q12:請跟大家介紹你即將問世的作品《艾莉絲旅館》、《高山上的熱氣球》
《艾莉絲旅館》劇照/高雄電影節
《艾莉絲旅館》:
由小說改編,整部片在金門取景,是一個架空的特殊世界觀。
一名少女遇到了一名俄文翻譯家,譜出禁斷之戀,展開有別於以往的不同生活。以女性情慾包覆相當私人的情感與價值。
位於荒涼的沿海地帶,由日本人母親所經營的艾莉絲旅館,我飾演的 MARI 是旅館老闆的女兒,在旅館幫忙大小事,渡過平凡的每一天。MARI 在平靜的外表下,內心一直渴望些什麼,但他卻不太明白自己心底的悸動為何,後來經過一連串的偶發事件,他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感情,抑或是情慾,一點一滴慢慢浸染他整個人生。
艾莉絲把孤島、海的元素揉合在一塊,營造出幻想的神祕氛圍,我很享受每一場的海景,還有每晚抬頭所見的滿天星空……。
導演藉由電影傳遞了難以言傳的事,在親密底下若有似無的超脫與象徵,希望我有好好協助導演呈現出來,讓大家可以感受到我們所想表達的世界。
大量親密戲,且含有 SM 成分,另外片中我的台詞幾乎都是日文。作為第一部電影,像是越級打怪一般,非常多的挑戰,但非常開心是跟艾莉絲的劇組一起面對,現在回想起拍攝,我每一天都感到充實且快樂,他們真的是很棒的劇組,能與他們相遇我充滿感激。
目前還沒上映,但 10 月 17 日在高雄電影節會做台灣首映,明年春天台日都有機會上院線,大家有空的話請務必到戲院看看!
《艾莉絲旅館》雄影場次|高雄市電影館三樓放映廳
2021.10.17(日)17:00
2021.10.27(三)18:30
另有線上觀影時間:
2021.10.15(五)00:00 ~ 2021.10.31(日)23:59
詳情請洽
雄影官網

《高山上的熱氣球》劇照/飛爾創意有限公司
《高山上的熱氣球》:
在敘述 30 年前的台灣的黃金時代,處處都是經濟奇蹟。一個都市女生到梨山找爸爸,嘗試忘卻城市中的煩惱,一道體驗果農的故事。希望能將這份溫暖傳遞出去、療癒人心。
這一部辛苦的地方也是語言,導演希望台語要有一定程度,不過我的語言能力大概是:中文 > 日文 >(難以跨越之牆)> 英文 >(無法跨越之牆)> 台語
幾乎是從零開始學台語,當時每一分鐘手機不離身,睡覺放台語說書、洗澡聽台語 PODCAST、通勤時間聽台語歌,有空邊聽邊念請朋友幫我錄的台詞,一個人走在路上用台語自言自語。好幾次覺得好想哭,台語真的太難了。
最後朋友說我進步非常多,這也是理所當然,畢竟是 0 和 1 的差別。口音仍然有待加強,而且我的字彙僅止於台詞內,為此也鬧了不少笑話,但至少有個開始。還是希望能把台語學好,雖然當時拍完我疲憊地遠離了一陣子。
前陣子是梨山水蜜桃產季,正巧距今拍攝一年了。
我等不及七月就打給當地果農,說是想要跟他訂水蜜桃,後來他回還要再等上一陣子才成熟,不過很傷心的是我後來沒有訂,因為一盒的量自己稍稍吃不消,只好從回憶裡品嘗。吃過梨山水蜜桃真的就回不去了!
也在台北買過幾次路邊攤,那個味都不對,梨山水蜜桃一咬下去的鮮嫩多汁,還有水蜜桃誘人的香氣,無人能敵,我是梨山水蜜桃擁護者。
不過在拍攝時,有幸聽當地人分享,片中的 30 年前,水蜜桃、蘋果等高級水果絲毫不値錢,並不是它沒有價,而是當地人生活富裕,吃一口水蜜桃就隨手一丟,不把這放眼裡。後來因為發生 921 地震,公路遭受重創,造成交通不便,直到現在也尚未修好,連帶影響觀光發展。也希望透過這部片,可以重現當時的風光美景。
攝影/babieman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4.6K會員
1.7K內容數
我們知道影癡如你,要的不只是「N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釀電影》有最精心慢釀的深度電影專題,一解你挑剔的味蕾。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