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Stories of Our Kitchen|窗景下的團圓餐—兒時記憶中米漢堡

2022/06/15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渾圓的白米飯做成形狀圓圓的米餅,下鍋煎得表面像烤飯糰那樣香脆,這是美味的米漢堡不可或缺的靈魂。
從小我就很喜歡吃米漢堡,可惜米漢堡比起一般夾著生菜和肉排的西式漢堡價格上再稍貴一些,因此年幼的我並不是常有機會吃。
不過,有一年暑假我倒是吃了許多米漢堡。那一年哥哥被爸爸哄騙著去上電腦補習班,大概是為了以身作則,爸爸自己也報名了全套的課程。以爸爸的學習歷程來說,他很晚才接觸電腦的學習,這無非對他來說是一個全新的領域與挑戰。
起初,父親在每個暑假的星期日早晨會帶著我和哥哥去電腦補習班報到。說也奇怪,我明明沒有要上課卻硬是像跟屁蟲一樣賴著他們一起去,而他們在電腦教室上課的時候,我就在補習班裡閒晃,或擠在櫃檯和一群小朋友們搶著公用電腦玩撲克牌接龍遊戲。
小時候不覺得無所事事的時光無聊,怎麼樣都有辦法自得其樂,年紀小小的我懷著小聰明,因為我知道只要等到下課時間,爸爸就會帶著我們去吃電腦補習班旁的摩斯漢堡。
|食材|
  • 花枝排
  • 香蕉
  • 奶油萵苣(或任何生菜均可)
  • 米飯
|做法|
  1. 米飯炊熟後,整形成圓形,封保鮮膜進冷凍一晚,幫助米餅下鍋煎時,不會散開。
  2. 花枝排下鍋油炸,盛起備用;香蕉切片備用;米餅放在平底鍋中兩面煎熟,表面微脆更好吃!
  3. 將米堡層層疊起,一層米餅,一層生菜,再疊上花枝排和香蕉片,就完成囉!(我個人喜歡用香蕉的甜味取代美奶滋,多了「蕉」香且更健康)

我第一次嚐到米堡的滋味就是在摩斯漢堡。隔了二十多年了,我還依然記得自己小小手掌裡握著的美味。裹著香濃醬汁的薑汁燒肉夾著熱騰騰米飯,我頭一次認識到這樣的食物不叫飯糰,而是米漢堡。
飯糰和米漢堡究竟有什麼不一樣呢?不都是米和餡料加在一起的組合嗎?於我而言,它們的確大有不同,飯糰是屬於台灣味的小吃,米堡則是從日本飄洋過海的日式美味餐點。
不過其實傳統飯糰,最早是來自中國江南地區的早餐,雖然與米漢堡一樣都是以米為製作食材,但飯糰以糯米為主,餡料通常是配上油條、菜脯、滷蛋或肉鬆;而米漢堡最早是出現在日本的摩斯漢堡開賣,以煎過表面的白米飯自由搭配著東方的料理菜色,像是燒肉、海苔、炸牛蒡等。
我是個從洋媚外的孩子,兒時總覺得「國外」來的食物比較高級,米漢堡可以坐在燈光溫馨的店內食用,並搭配一杯大可樂,但是飯糰可能就只是路邊販賣的小食。因此,坐在摩斯漢堡的窗邊吃著燒肉米堡成了我對米漢堡最鮮明的記憶。
然而,大概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窗邊的風景就少了父親。爸爸因為工作繁忙,再加上他實在對電腦學習起不了興趣,於是乎我的爸爸逃學了!父親開始在補習的日子給我和哥哥午餐錢,請我們自己去上課和吃午餐。
兩個少了父親參與的孩子,握著大把鈔票(其實大概也才新台幣四百元,不過當時覺得好多),沾沾自喜地想著自己年紀輕輕就有機會上高級館子吃米漢堡,實在心滿意足。
想念起那段我和哥哥坐在摩斯漢堡窗邊大快朵頤的時光,至今回想起依然滿心懷念,可是儘管如此,童年只有一次,逝去的時光只能用活在當下來珍惜。米堡的滋味彷彿刻了一個印記在我心裡,那印象是模模糊糊的孩提時光,充滿快樂並裹著米堡香氣的童年。
如今屬於兒時的那顆米漢堡早已不復存在,不過即便如此,我依然能在家做一份專屬於自家味的米漢堡,將米飯拍成圓型米餅的樣子,送進冰箱冷凍一會兒,再下鍋煎得香酥,在家自煮最得意的部分是可以塞進任何自己想吃的食材,我習慣用香蕉取代美乃滋,夾著「蕉」香味的花枝排米堡重溫了我對食物的想念。
家庭料理的美味可以傳遞我所眷戀的記憶,縱使對於飲食的味道喜好不完全和小時候相同,但是在家和自己珍愛的家人共享美食,就像當年窗景下的我們一家吃著米漢堡也有團圓的感覺。
一家人一起吃飯就是家的感覺。家的感受讓人喫茶順口,嚼飯回甘,最顛峰的美味便是如此自然地揉合了一點人情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謝謝您在一日珍貴的時光中,撥空閱讀我的文章。
如果您喜歡我的創作,期望您幫我點擊小愛心及文章下方綠色拍手按鈕五下,您的肯定將成為我的創作動能。
若您願意且有餘裕的話,亦可成為我的讚賞公民,或點選視窗右上方的「贊助」按鈕,支持創作有價,鼓勵我持續創作。
我將於方格子持續發布新文章,也歡迎您追蹤我的專題《我們廚房的那些小事》及《簡單又美好的生活練習》。
祝福您日日好日,健康順心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21會員
233內容數
|The Stories of Our Kitchen| 雖然我能懂一個人做料理的優雅,不過,我偏愛為所愛之人洗手作羹湯的感動。 即便我隻身一人也能好好吃飯品茶,然而,我更著迷和所愛之人分享美食與咖啡的濃情。 如果問我,生活是什麼?我會說:「柴米油鹽醬醋茶,像極了最極致的親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