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很難,怎麼可能輕易就原諒?
瞿欣怡
瞿欣怡

人生很難,怎麼可能輕易就原諒?

2022-03-2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不喜歡《華燈初上》第三季。和解來得太輕易了。
我不相信牽涉到殺人、背叛、搶奪孩子的恨,可以這麼輕易就化解。人生沒有這麼簡單,簡單到事情才過去就一笑置之。
劇中蘇媽媽的恨,是要毀了蘿絲媽媽,要用毒品栽贓她入獄,然後搶回自己的孩子。如果她沒有意外被殺死,蘿絲媽媽的人生就毀了,更何況這整件復仇,賠上江翰的一條命,也差點讓她們賴以生存的酒吧經營不下去,最終讓花子跟阿達因為殺人罪而入獄。
事情都真相大白後,不該死去的人、不該被搶走的兒子,甚至不該入獄的人,都墜入地獄,蘿絲媽媽去蘇媽媽的墳上獻花,竟然來了一段大和解,蘿絲媽媽還溫柔親暱地笑著問:「你想我們了嗎?」
人生真的沒有這麼容易啊。
這麼多的破碎,怎麼可能說和解就和解。如果有笑容,也不應該是理解包容的笑,而是得意,「老娘就是有本是笑到最後,不服氣?從墳墓裡爬出來打一架啊!」
那些我們放不下的恨,解不開的心結,捨不得的人事物,都要經過歲月淘洗,要用無數的眼淚,才能洗乾淨。
人心,複雜難辨,又險惡不堪,常常帶著我們走過冰山,是微熱的眼淚把冰錐融化成河,不再刺人。
最討厭那種把和解、原諒,講得那麼輕易的故事了。人生很難好嗎!有時候就是無法原諒,無法和解、無法放下,有什麼不可以嗎?為什麼一定要原諒跟和解?可不可以就接受自己「我還不想原諒他」?
與其逼自己原諒,不如接受自己不原諒。在悠遠無聊的日子裡,心頭還是放著恨,傷害過不去,就不要勉強逼自己假裝沒事。日子過去,恨才能過去,和不和解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終於能夠放自己自由。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瞿欣怡
瞿欣怡
瞿欣怡,江湖人稱小貓。任性驕縱,愛吃愛玩,路見不平,不拔個刀自己過不去。於媒體工作二十年,出版工作數年。曾擔任壹週刊國際旅遊組記者、TVBS周刊主筆,以及「小貓流文化」總編輯。 寫作《肯納園,一個愛與夢想的故事》、《夾腳拖的夏天》、《說好一起老》、《台北365》、《吃飽睡飽,人生不怕》等書,二度獲中
本文發佈於
小貓的人生中途週記簿
500/次(單次購買)
瞿欣怡全新散文《小貓的人生中途週記簿》,是為期一年的寫作計畫,每週更新一篇,總共 52 篇,從 49 歲,寫到 50 歲。來到了人生中途,重新看待過去吃過的苦,愛過的人,與被愛的心情。以前無法原諒的,如今只剩惋惜;以前感覺疼痛的,如今只剩下偶爾抽痛,並且安心地知道,就算傷口沒有痊癒也沒關係,我們已經習慣負傷前行。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