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電影院》|「光」點亮了心,投影出夢想,寫下人生的故事

2022/04/14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關於《天堂電影院》

劇情描述在鐵路車站叫賣奶茶的男孩——薩邁,因為一天和家人去看電影,而被電影深深吸引,再一次偷溜進電影院被趕出來時,遇見了放映師,以便當作為交換薩邁走進了放映室,看見了電影放映的所有歷程,於是他突發奇想,決定和三五好友展開土法煉鋼,秘密進行一場「讓電影走出電影院」的計畫。
圖/《天堂電影院》

「光」照亮了內心的所望

《天堂電影院》中運用大量的畫面來描摹「光」,也一再的提及光的重要性,光之於電影的存在,就像水之於人的存在一樣,無論是拍攝到放映,沒有光電影將不存在。
與家人進到戲院的那一刻,薩邁被這繽紛的光彩吸引了,從那一刻起,他便著迷於電影成為了「追光者」,追著寶萊塢電影裡的光,薩邁心中熱愛電影的火光也逐漸壯大,在放映室裡截下底片的同時,他發現他想創造屬於自己的光
於是薩邁與好友們開始了「捕光」的計畫,但四射空幻的光無法被裝進任何地方,「光」是一種存在,薩麥也發現了這點,既然無法抓住,那就創造一個入口,縮小「光」的路徑讓光聚集
每個人生命中都會出現一道照亮各自生命的光,那道光會穿透我們的心,當我們的心澄澈透明時,就能清楚投影出夢想,而這個世界就像「光與影」的存在一樣,當心被斑駁的影滲入時,我們可能為此迷茫,又或是在過程中失去對生活的熱情與快樂,而人生故事產生就是這樣產生的
圖 /《天堂電影院》

「影」看見真正的人生

在薩邁追尋電影之夢的路上,卻出現了一個最大的阻礙,那就是他的父親,在種姓制度根深蒂固的印度,薩邁的父親認為身為婆羅門,不該從事電影這類低下的工作,然而這只是做著奶茶小販的父親對自身境遇的自卑投射,當父親看見薩邁用低配放映機放映著電影時,他才真正明白電影對薩邁來說是重要的
最後當薩邁的父親面對了心中的影時,他也才能全然接受薩邁的夢想,得到支持的薩邁向父親敞開了心房,讓光穿透斑影變得更加聚集。
「影」就像是我們人生中的缺口,它的存在就如光一樣重要,在我們還未接受之前,心中的影是透不進任何光的,影會直接擋住光的去路,不過當我們接受了,「影」將會變得通透,它會讓光滲透,而產生的投影就是我們人生的印記,也代表了最真的我們。
圖/天堂電影院
電影對每個人來說都有著不一樣的存在,對我來說看著電影就像是走進心裡的秘密角落,當世界暗了下來,卸下了現實世界中的人生,只有光影和自己,看著畫面中閃爍的人事物,在兩個小時的時間裡,流連在不同於現實人生的世界
有時候想像成為電影裡的角色,彷彿自己也正經歷那樣的境遇,有時候仔細感受創作著寄與影像的話語,很多時候那些碎片會與真實人生產生共鳴,在電影院中與所有人的思緒交雜在一起,那樣的內在對話成為既公開又私密的交流。
光讓我們發現了內心的渴望,影讓我們看見真正的人生,電影其實是生活,也是所有真實的人生。
圖/天堂電影院

後記

關於這部電影我最喜歡的就是光與影的呈現,對我來說人生就是一場從追光到聚光的過程追是為了尋找,就像薩邁與朋友們完成的低配版放映機,透過不斷的摸索尋找適合的材料,最後完成了放映機,而聚光就是將生命的熱情集中綻放的過程
這段路上一定會碰上許多問題與困難阻擋光的前行,一開始確實能閃避「影」的存在,但卻不是個長久之計,只有接受影的存在它才能變得透明,當光透了過去,殘缺的路徑變得完整,穿過不同透明斑影的光,呈現不同的顏色,看似沒有相關的斑影在光的照耀下完整融合在一起,而這就是屬於我們獨一無二的人生
圖/《天堂電影院》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79內容數
電影用影像說故事,那是第一次的創作,觀眾的體驗行程第二次的創作,文字電影院就像是翻譯機,透過我的體驗將電影的細節轉譯,用文字的方式寫下對一部電影的想像,闡述對我而言的「那部電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