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破碎了的人們,心裡頭缺失的那塊碎片,由記憶花店幫你拼湊。」│《你好,這裡是記憶花店》│心情凱特想太多凱特想太多

「心破碎了的人們,心裡頭缺失的那塊碎片,由記憶花店幫你拼湊。」│《你好,這裡是記憶花店》│心情

2022-07-0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你好,這裡是記憶花店

今天聽海苔熊的podcast節目「海苔熊的心理話」,訪問的是作家「肆一」。
談的內容主題是關於肆一的新書《你好,這裡是記憶花店》。
這是肆一在文壇的出道第十年作品。上一本《遺憾收納員》講的是台北車站地下街中,有一處「遺憾招領中心」,可以讓人將物品寄回到過去給已逝去的親友,得以再擁有機會跟他們好好道別、讓他們安心離去的故事,主旨是修補遺憾。
這本《你好,這裡是記憶花店》則是描寫了城市裡有一間能夠看到亡者記憶的花店,那些來不及道別的人、突然消逝的人⋯⋯藉由這些記憶的碎片尋找解答,讓還活著的人擁有可以好好生活下去的力量,主旨是治癒被留下來的人。
在受訪時,肆一說他認為人們可以藉由想起生命中那些曾發生美好,而改寫那些因為被傷害過而一直烙印的痛苦記憶。
書中有這樣一段話:
「其實,記憶花店並不是去尋找死去的人的記憶,而是幫活著的人修理記憶。替還沉浸在
過去的人,添加上新的記憶,就像是將壞掉的記憶給重新調整修理了,讓時間可以繼續進
行。 」
在我生命的歷程中,大部份的人都是正向溫暖的,但剛好有二位十分負面思考且具有傷害性的邊緣型人格出現在我過去近十年的生命。
其中一位是我曾深愛的人,另一位則是我想消除掉的痛苦回憶。
他們都是對週遭一切極具不信任,並對其原生家庭充滿憤恨,進而在關係中總是以錯誤且具傷害性的方式愛人。
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並非在充满安全感的環境中長大,但始終認為父母是愛著子女的,只是他們也在學習如何當父母。
也因此,我以為自己能夠讓當時深愛的人感受到「愛」,並漸使對方消除對原生家庭的仇恨。
終究,力量不夠強大的我,卻先被拉著往下墜,
代價是憂鬱症、恐慌症及PTSD,並邁向第八年的身心科報到接受治療。

給予記憶重生的機會

現今的我,已徹底離開有毒關係,
在安全的環境中漸恢復失序多年的身心平靜。
那些痛苦的過去仍不時地會以惡夢,或在接觸到特定有相關的人事物時,又重新出現令我感到喘不過去或是眼前一片漆黑。
我真的希望,若有這樣一間可以改變記憶的花店出現,那二位將自己鎖在痛苦回憶中而滿身刺的人,能夠在那間花店得到撫慰,拔除那刺痛他們自己也刺傷身旁人的刺。
終於,在七月的第一天,藉由喝了紅酒後的微醺和放鬆感,鼓起勇氣替那埋藏極深的過去,寫下了揭開序幕。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分享閱讀、生活中的觸動有感。總是想太多,不如化成文字吧!
本文發佈於
那些鎖在內心深處的過去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