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律師禹英禑》:「現生」的自私冷漠與良善美好

2022/07/29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這齣原本想著要養肥一點再點開的劇。

但努力從《二十五,二十一》及《我的出走日記》各種暴雷中倖存的我,卻沒有信心從《非常律師禹英禑》鋪天蓋地的動態及新聞中完整脫逃。

所以我打開了。只花一天就on檔了。(2022/07/12)


—・—


追劇追久了,精準預測劇情走向有時成為一件開心不起來的事情,明知既有套路也能玩出新把戲,顛覆套路才有機會耳目一新,但編劇絞盡腦汁端出新鮮菜色的同時,也得接受市場的無情考驗。

想透過反映真實的情節博取共感的風險是,一旦劇情與「預期」不合,反撲就會來得又急又猛。因為對初戀的憧憬,所以觀眾生氣羅希度和白易辰不能白頭偕老;因為過著跟美貞一樣的苦悶生活,所以觀眾會怨嘆沒有充滿故事又溫柔的具氏來解放人生。

冷靜下來之後才清楚,「現生」中與初戀廝守到老,跟接受一個來路不明、無所事事的「酒空」的機率一樣,低得可憐。


—・—


禹英禑的人物設定是百分之百的「現生」,是很多人有意無意間標籤化、「我尊重但我不要」而忽略的那群人的真實處境。

那張標籤,是父親貼在店門口、寫著「韓國首位自閉症律師,禹英禑」標題的剪報;是禹英禑誠實坦白在第二頁,卻被代表拿掉後才轉交給鄭律師的履歷表;是鄭律師一開始先入為主認為自己接到燙手山芋的氣急敗壞。

這張標籤,只能由禹英禑在主流社會生存時自己無奈貼上,再透過異於常人的表現奮力撕下。

分明,可以不需要這張標籤的。

然而在現實中,這樣的我們太多——我們可能是不滿於禹英禑享有「特殊待遇」而氣急敗壞的權律師;又或是明知道禹英禑可以做得很好,卻總是不想多等她五秒中就不耐出手的崔律師;也可能是與自閉症沒有任何關係、卻能恣意躲在鍵盤後面發表匿名言論傷人的網民。

這樣的我們太少——我們很難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卻締造良緣的董格拉米;很難是對待每一個人都溫柔體貼的善良濬浩;更難是勇於坦承錯誤、撇除偏見後積極表態的鄭律師。


「我不處理禹英禑的辭呈,不是因為『特別待遇』,而是因為她的表現出色,我很欣賞她對案件頑強執著的態度,以及創意的思維。如果你仔細觀察,我相信你也能從她身上學到東西。」——鄭明錫律師


《非常律師禹英禑》的劇情其實非常好推測,以「律政劇」的標準來看,至今的四個案件都單純得略顯無趣(但絕對療癒溫馨),不過我卻不討厭這樣大預言家的自己,因為在編劇營造的「現生」裡,有人性避免不了的自私與冷漠,也會有我們期待發生的良善美好。

有我們預期發生,也有我們期待發生的樣子。

如果在冰冷理性的法庭裡,存在著名字正著念、反著念都一樣也善於反向思考的禹英禑,就不用擔心了吧。——看完第四集後,我跟鄭律師一樣對此感到安心。


—・—


最後附上我最喜歡的一幕。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一個愛看韓劇的出版人,用迷妹的眼光、閱讀的方式看韓劇,精讀韓劇裡的細節,可能算是一種劇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