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4-「夢鄉-夏日詭夢錄」

2022/08/07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八月酷暑,炎炎夏日,雖然悶熱難耐至此,但每年只要到了這個時節,總會有一些朋友們說出讓人打從心底發涼的故事或傳說,替這個夏日注入一絲涼意,本身忙碌的我其實不太常去聽這些故事,當然也有一些自己想躲避的意思,畢竟對於自己住在都市中少數附近寧靜又長滿綠化還沒有柏油路區塊的人來說,這些故事難免有點太刺激了,但就在我把冷氣打開、享受酷暑中的一絲陰涼時,我做了一個雖不恐怖、但卻有些奇異的夢,俗話說擇日不如撞日,就趁此時刻來和各位讀者朋友分享一下吧……
類似夢中的海灘,但缺少了軌條砦(反登陸樁)
相信很多讀者還記得我是金門人,自小我就在小金門一路待到國中才到台灣來,因此小金門是對於我來說充滿回憶的地方,但是大學以後實在沒有機會回去故鄉,或許是太久沒有回去了卻又很想回去,居然做了回到小金門的夢。
在夢的起頭是一條長長的鋪磚道路,天很暗、大約是凌晨四五點左右的光景,路的兩旁是高聳的大樹,偶爾有鳥兒似乎被我驚動到從樹林中飛出,正如小時候通往海灘的路一樣,我也知道這是要去海灘的路,怪異的是我卻騎著我在台灣通勤用的自行車,穿著工作時的衣服,路的盡頭就是一塊小小的海灘。
我把車停在一旁往海灘走去,海風吹過、天微微有些亮了,海灘區域不大、排列整齊的軌條砦(即防範敵船用的反登陸樁)一路排往海灘的尾端,我沿著沙灘往前走去卻發現沙灘尾端有一隊國軍的砲兵陣地似乎正要演習,許多軍人站立不動,為了避免打擾我便回頭往自行車走去,夢裡的我明確記著天亮就得要回去台灣,只是出來散心的,回到自行車處正準備牽車時,一個郵差騎著老式的野狼125機車路過,徑直穿過道路盡頭一路往沙灘上騎去,我卻完全不覺得奇怪,在夢裡這甚至是我童年回憶的一部分,只覺得很懷念卻不會質疑為何要騎上沙灘、又要去往何處?

就在此時一個年老但親切的阿嬤跟我打招呼,老人家認識我,熱情的詢問我的近況,並且執意要拿糖果請我吃,拒絕不了的我只好牽著車和阿嬤一起回到了住處,阿嬤的住處確實不遠,沿著道路往前一碰到村莊就是了,房子都是傳統的閩南三合院形式、但房子都有重新粉刷過,漆也非常新,或許是因為快天亮了還可以聽到一些房子傳出洗澡、談話的聲音,我甚至聽到了一句「洪XX!再不醒來就來不及了!」那名字竟是國小同學的名字,而且聽得非常真切,正在疑惑對方是否住在這個村莊的時候,阿嬤打開家門邀請我進去。
裏面格局與外面看起來的三合院並不太一樣,門一開就是房間,房間床上有一對男女正在睡著,阿嬤示意我安靜並走到了門簾後的房間拿糖果,此時床上疑似女性的身影似乎睡不安穩,不斷說著夢話而且喘著氣、胸口起伏劇烈,阿嬤拿了糖果塞給我後便坐到床邊用手輕拍那位女性安撫著她,此舉卻吵醒了旁邊的男性,而這位男性一看到我就驚訝不已,而我也是,因為此人是我的兒時玩伴之一,就先稱呼為阿明吧。
門外的巷道大約只有這麼寬、還有一道矮牆分開左右。
為了不吵醒那位女性,阿明拉著我到了門外的矮牆旁聊天,正好我也打算等等就趕去碼頭搭船,我就一邊在自行車旁整理背包一邊和他聊天,他告訴我他結婚了、現在賣烤玉米為生,又和我談到了那位騎車去沙灘的郵差,笑得很開心,言談之間我拿了一盒麻糬做伴手禮贈送給了阿明,怪的是我明明記得那是彰化有名的大元麻糬,夢裡我卻告訴阿明說是在大金門買的,聽見我在大金買了麻糬給他。
阿明突然問我「咦?你是什麼時候回來金門的?」
此話一出我大腦突然反應過來,怎麼回到金門的?記得昨天下午我還在台灣,怎麼凌晨就到了金門來?中間的過程我完全想不起來,我就告訴阿明
「說來奇怪,我想不起來了,記得下午我還在台灣,但怎麼回到金門、什麼時候到的我都想不起來了。」
「你太累了,想不起來就算了,這也不重要。」阿明略帶深意的說著
「好吧,我也該走了,等等搭第一班船就回去台灣了。」看著越來越亮的天色,估算此時大約已經五六點,我就準備離開。
「等等,我拿個水給你,不然你騎車會口渴的。」阿明說完就進屋拿了四瓶水出來,我笑著說太多了就只拿了一瓶,再拿起背包準備把水收進去就離開,卻發現背包變得很有重量,打開背包發現裡面塞了八瓶大約200毫升的小瓶礦泉水,抬頭只見阿明嘿嘿的偷笑,又說了一次「你騎車會口渴的。」
我把小水都拿出來,吐槽阿明這麼多水怎麼喝的完,簡單告別後就騎車往碼頭去,由於我在小金門島的另一端,要去往九宮碼頭需要穿過島上最熱鬧的東林街市,說是最熱鬧的,其實沿著主要道路一次騎過去的話,穿過東林也不過五六分鐘而已,但是一到東林卻發現熱鬧的不得了、人來人往車流不斷,而且我還得穿過一整個市場才行,市場裡面菜販肉販都再賣力的吆喝著客人、一些熟食攤食客絡繹不絕,花了大約五六分鐘我才穿過市場,從一個麵攤旁的小巷鑽了出來。
夢中熱鬧、繁華的完全不像小金門的感覺,這種詭異的反差感我卻沒有第一時間注意到。
實在不幸、一出來正好撞到了幾個小混混,領頭的男生又瘦又高帶著眼鏡,和我的高中同學長的一模一樣,我一時沒忍住脫口而出「你長的和我高中同學某某好像。」這句話卻徹底激怒了他,瘦高男質問我是不是看不起他、想找麻煩嗎?接著就一拳揮了過來,我把頭一擺閃過、回擊一拳打中瘦高男他的下巴,然後跨上自行車就跑!
但是一路騎路邊的景色卻越來越奇怪,不大的東林街變成繁忙如夜市一般的道路,而我騎過一間巨大的廟、路過廟前牌樓卻看到火車站的站牌指示,大腦裡瞬間反應過來,這裡不是小金門!金門哪裡來的火車!就在此時我把自行車緊急剎車,還來不及看清四周就從床上醒了過來,渾身大汗,枕頭都濕透了,而且全身疲憊彷彿真的騎了幾個小時自行車一樣,夢境便到此結束了。
為甚麼會做這樣的夢?為甚麼阿貴會主動問我讓夢產生衝突的話?為甚麼夢裡的我會一直反應過來有些地方不對勁?為甚麼會有那間廟?那個郵差又是怎麼回事?
我搞不明白,但這場夢的實感令我感到不安。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故事,每個地方乃至食物、酒款也都有他背後的故事,去探索並記錄下這些故事就是我正在做的。 目前連載中專欄: 「酒的故事」 「美食筆記」 「隨筆雜記」
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 日常的故事或想像中散文,甚至是內心的秘談,這裡什麼都會有!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