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口腔里的微生物和口腔健康護理問題

2022/09/08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當列文虎克在1674年發明了顯微鏡後,人類開始了研究微觀世界的紀元,1683年他發現在他的嘴裏生活著許許多多的“微小動物”,甚至比他的祖國荷蘭的人口還要多,這就是細菌。這是人類第一次看到微生物,並意識到我們的嘴巴裏居住著很多生命體。
正如許多創新的科學發現一樣,起初沒有人相信這個瘋狂的荷蘭人。他花了幾十年的時間寫信給倫敦皇家學會,詳細地描述了微生物,以使世界信服。當其他人通過列文虎克的顯微鏡仔細觀察時,他的驚人發現得到了證實,微生物學領域由此誕生。
我們的口腔充滿了數以億計的微生物。我們每天從唾液中吞下數以億計的細菌。由於我們不斷地提供營養和溫暖的環境,口腔中的細菌大量繁殖。和我們一樣,這些微生物也在為它們自己的生存而戰,它們附著在舌頭、牙齒和牙齦等部位,以防止在我們吞咽時被沖走。
相對於微生物學的幾百年,我們對口腔微生物的詳細瞭解是近幾十年的事兒。我們現在知道,在我們的口腔裏生活著成百上千種不同的微生物。複雜的口腔微生物群落在成年人的一生中相當穩定,但在老年人身上可能發生一些重大變化。老年人口腔微生物群落的減少為病原體的定殖和繁衍提供了機會,這不僅會影響我們的牙齒和牙齦,還會影響我們的整個身體。
口腔是整個身體健康的窗口
口腔反映了生命任何階段的整體健康狀況,代表著消化道、免疫系統和外部世界之間關鍵的第一個接觸點。如果我們把胃腸道想像成一條河,那麼口腔就是源頭,所有東西都從這裏流向下游。事實上,大多數全身性疾病都會產生口腔症狀。
比如,口腔衛生與癡呆症之間也存在著令人驚訝的相關性。一項大型雙胞胎研究表明,早期牙齒脫落(35歲之前)與較高水準的癡呆症相關。更令人吃驚的數據是,每天不刷牙的人比每天刷三次牙的人患癡呆症的風險高22-65%。
認真刷牙可能怎樣影響癡呆呢?隨著一個人年齡的增長,唾液分泌會減慢,這會加劇口腔內的輕度炎症,因為唾液具有抗菌作用。它還會降低一個人沖走和吞咽口腔微生物的能力。這使得更多的微生物及其炎症性產物滲漏進入身體迴圈,引發更多的炎症。研究表明,當血液迴圈中口腔微生物的抗體數量增加時,這表明這些微生物正在進入人體並被免疫系統看到,這與阿爾茨海默病風險的增加直接相關。
口腔健康的重要性不僅僅是給你迷人的微笑,它是我們整個身體健康的窗口,是發現和防禦健康問題的關鍵。前面我們簡單探討過口腔菌群對整體健康的影響,感興趣的可以參閱:口腔菌群也會影響我們的腸道和整體健康。今天我們還是重點來關注口腔菌群與口腔健康。
口腔微生物與牙周炎
口腔微生物生活在一個被稱為“生物膜”的微型微生物“城市”中。這些城市的“摩天大樓”是由一種叫做胞外多糖(EPS)的分子建成的,這種分子在微生物內部和周圍形成粘性結構,保護它們免受惡劣環境的傷害。生物膜幾乎無處不在,但人體內最常見的部位是口腔,以牙菌斑的形式存在。
哪些微生物棲息在生物膜上很重要,這取決於誰先附著在生物膜上。早期的定殖者決定了哪些微生物會在以後定殖,也就是說,哪些“鄰居”會遷入,這就決定了口腔“社區”的組成,無論好壞。最常見的第一定殖者是鏈球菌,它會幫助其他有益微生物隨後進入。隨著其他細菌的定殖和“社區”的擴大,數百種微生物物種可能進入到牙菌斑中。
我們很多人在某種程度上都經歷過牙菌斑堆積的感覺,比如我們洗牙時牙科醫生從我們牙齒上刮下的牙石就是細菌形成的古老生物膜物質鈣化而成。從你洗完牙的那一刻起,牙菌斑又會重新開始不斷形成,並在我們平時刷牙時難以清潔的地方積聚起來。
同時,當牙菌斑在我們的牙齦上和牙齦下積累時,生物膜和牙齦組織之間的直接接觸會引起刺激。牙齦會發炎,這種炎症會召喚巨噬細胞和中性粒細胞,這些細胞的作用就是破壞和殺滅微生物。然而,對許多人來說,長時間反復的炎症會對底層組織造成附帶損害,進而導致牙周炎。隨著疾病的發展,這些微生物變得更具致病性,這會進一步損害軟組織和下麵的骨骼結構。
牙周炎和齲齒是世界上最常見的兩種感染性疾病。幾乎所有人都至少有一顆蛀牙,而且多達一半的人都經歷過某種形式的牙齦疾病。然而,與愛滋病、瘧疾、肺結核等我們熟知的感染性疾病不同的是,口腔疾病是通常是口腔菌群失衡導致某些有害微生物大量繁殖所引起的,而不是某一種特定的病原體。牙周炎患者有明顯不同的口腔微生物群。牙齦卟啉單胞菌和齒垢密螺旋體往往是這種疾病背後的微生物罪魁禍首。無菌的實驗室動物不會患上牙周炎,因為它們沒有任何微生物。
老年人似乎更容易患牙齦疾病,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報告顯示,30歲及以上的成年人中有47.2%患有某種形式的牙周病,65歲以上的成年人中有70.1%患有牙周病。然而,我們需要知道的是,這並不是衰老的正常部分,良好的衛生和健康的口腔菌群可以幫助預防這種疾病。當然最重要的就是每天認真刷牙和清潔牙縫了。
在未來,我們可能還可以使用益生菌來幫助“好”微生物在牙齦上定居,並將病原體趕走。乳酸桿菌和雙歧桿菌是益生菌最常見的兩個細菌屬,它們是口腔菌群的正常組成部分,一般被認為是安全的,可以通過口服益生菌和含益生菌的食物攝入,包括優酪乳、乳酪、酸菜、泡菜等等。
有研究發現,局部應用嗜酸乳桿菌培養物可以顯著地幫助牙周病患者康復。也有研究表明,益生菌羅伊氏乳桿菌、短乳桿菌CD2、乾酪乳桿菌Shirota、唾液乳桿菌WB21以及枯草芽孢桿菌可以幫助改善牙齦健康,減少牙周病原菌數量。
糖不是導致齲齒的罪魁禍首,微生物才是
與牙周炎一樣,微生物也是齲齒的核心。當生物膜在我們牙齒的牙釉質上形成時,與齲齒有關的細菌(比如變形鏈球菌)可能就會在牙齒上定殖並改變牙齒菌群。微生物的多樣性下降,變形鏈球菌等有害微生物的數量會顯著增加,可以從大約2%增殖到30%以上。
這些微生物會停留在牙齒表面,愉快地咀嚼我們每天喂給它們的糖和其他碳水化合物,它們會產生酸,這些酸微生物可以承受,但是量太大時我們的牙齒卻不能。當酸溶解了我們的牙釉質並腐蝕下麵的牙本質層時,蛀牙就形成了。這就會導致我們熟悉的牙痛、敏感,以及在咬或吃甜的、熱的或冷的東西時輕微到尖銳的疼痛。
因此,蛀牙不是由糖直接引起的,而是由某些以糖為食的微生物引起的。這些微生物產生酸,溶解牙釉質,形成蛀牙。我們常常忽視了微生物在治療齲齒中的作用,反而責怪我們吃的糖。吃高糖食物的無菌動物不會有蛀牙。
除了眾所周知的口腔衛生習慣和飲食習慣,比如勤刷牙、少吃糖,一個生態平衡和多樣化的口腔菌群也可能有助於減少齲齒的發生。一些研究表明,攝入乳酸桿菌或雙歧桿菌可以減少唾液中的變形鏈球菌的數量。唾液鏈球菌M18可以破壞有害的變形鏈球菌,幫助中和口腔中的酸性。增強微生物的防禦能力可以幫助對抗蛀牙的根本原因。
唾液在保持口腔健康中具有重要作用
唾液在保持口腔健康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因為它會潤滑我們的口腔,幫助消化食物,並且含有一些防禦性化合物,可以幫助控制微生物菌斑的過度積聚。唾液中還充滿了有益的微生物,每毫升唾液中大約有1億個細菌。良好的唾液流動會為微生物提供水分和營養,緩衝並沖走牙齒上導致齲齒的微生物產生的酸。
我們每個人的唾液中都有一個獨特的微生物群落,隨著時間的推移,它仍然相當穩定。但是隨著我們年齡的增長,我們的唾液會乾涸,三分之一的老年人和40%的80歲以上的人會出現唾液過少和口腔乾燥。口腔乾燥會使咀嚼、進食、吞咽甚至說話都變得更加困難。沒有唾液的防禦特性和營養輸送,有益的保護性微生物就無法茁壯成長,這使我們更容易受到致病性感染。
口腔乾燥並不是晚年生活中不可避免的,因為沒有接受藥物治療的健康老年人的唾液量沒有明顯下降。如果你患有口乾舌燥,為了減輕痛苦,建議你多喝水,時不時地抿一小口,保持口腔濕潤。同時,避免含有大量咖啡因的和含糖的飲料,它們會使口腔乾燥。
某些益生菌可以幫助刺激唾液分泌,研究表明,羅伊氏乳桿菌DSM 17938、鼠李糖乳桿菌GG和鼠李糖乳桿菌LC705,以及費氏丙酸桿菌舍氏亞種JS都有希望通過刺激富含微生物的唾液來減少唾液分泌不足的風險和口腔乾燥的感覺。
其實,許多常用的處方藥物也會導致口幹。當每天服用四種或更多藥物時,風險就會增加。如果你正在服藥,嘗試用其他藥物替代或改變劑量。如果無法避免藥物,建議多喝水,避免煙草、酒精、含大量咖啡因的和含糖的飲料。在未來,無糖的益生菌口香糖或許可能是一種簡單易行的好方法,它可以通過咀嚼來改善牙齦健康和減少牙周病,它不僅可以提供口服益生菌,而且咀嚼行為本身也會刺激唾液的分泌。
微生物與口臭
大約25%的人患有口臭,嚴重影響生活品質。生活在舌頭深處的微生物會導致口臭。這些微生物會產生150種不同的揮發性分子,散發出惡臭,包括硫化氫等含硫化合物,以及其他聞起來像腐爛的氣味。口臭不是由單一一種微生物造成的,它是生活在舌頭上的微生物共同作用的結果。
老年人特別容易患口臭,這是由於唾液分泌不足導致的,因為沒有足夠的唾液來清除這些有臭味的微生物及其化合物。如果我們在睡覺的時候口幹,這也可能會導致糟糕的睡醒後口臭。此外,不合適的假牙會讓細菌在假牙間隙生長,導致微生物產生難聞的分子。
傳統的控制口臭的方法包括刷牙、牙線、舌刮、漱口水和飲用充足的水。所有這些都只有有限的效果。最近的臨床研究表明,用好的細菌代替產臭味的細菌可能是控制口臭的更有效方法。某些特定的益生菌菌株已被證明可以改變口臭,包括大腸桿菌Nissle 1917,唾液鏈球菌K12。
漱口水怎麼樣?
漱口水是近些年來很流行的一種口腔清潔產品,那麼,我們可以直接用漱口水來殺死口腔裏所有的有害微生物嗎?
幾個世紀前,列文虎克就嘗試過最早的“漱口水”實驗。他知道酒精和醋都能殺死他從嘴裏刮出來的“微小動物”。所以,他做了任何一個優秀的科學家都會做的事,那就是拿自己做實驗,他嘗試用酒精和醋漱口,然後檢查他嘴裏的微生物。然而,這並沒有起作用,微生物沒有受到影響,可能是因為微生物被一層強大的生物膜保護膜包裹著。他的這一實驗結論今天仍然成立,常見的非處方漱口水通常只是部分有效。雖然它們能夠很好地沖洗掉牙齒上的食物顆粒,限制牙齦線以上的菌斑和清新氣味,但是它們不能清除導致蛀牙的微生物或牙齦線以下的微生物。
商業漱口水最初是為了殺死導致口臭的細菌。隨著研究人員和臨床醫生開始瞭解牙菌斑及其與牙齦炎的關係,新的漱口水開始出現。第一種被證明可以預防牙菌斑引起的牙齦炎的抗菌漱口水是氯己定,它後來成為一種處方藥。它可以防止牙菌斑的積聚,對於那些沒有刷牙技能的人,比如不能操作清潔牙齒所需器械的老年患者,它可以幫助減少牙菌斑,降低牙齦炎的風險。然而,持續使用它並不是一個好主意,它不能觸及牙齦下,以對抗破壞性的牙齦疾病,同時長期使用還可能帶來某些副作用。
那麼,非處方的抗菌漱口水怎麼樣呢?就像氯己定一樣,它們不分皂白地殺死有益和有害的微生物,它們也不一定能預防牙周病。雖然一般來說無害,但長期使用可能會導致一些副作用,包括牙漬和抗微生物藥物耐藥性。
近些年,含益生菌的漱口水也逐漸流行起來,它也許比傳統的漱口水更有效。已發表的初步研究結果表明,含有三種不同口腔鏈球菌的益生菌漱口水可以減少牙菌斑和與蛀牙有關的變形鏈球菌的數量。
最後,我們還是想強調,漱口水並不能取代人工清潔,漱口水是局部的、暫時的,它無法到達某些關鍵部位。這只是口腔衛生的一個組成部分,我們還是要通過勤刷牙、牙齒間隙清潔和定期的專業檢查來保持口腔清潔。
吸煙影響口腔菌群
吸煙對口腔菌群也有深遠的影響,因為它們直接暴露在高濃度的煙霧中。在牙齦下的生物膜中,吸煙會促進導致牙周病的病原體的早期定殖。吸煙還會阻止正常微生物在口腔內足夠早地定殖,從而為一些不必要的病原體的定殖提供了空間。
由於吸煙者不健康的口腔菌群和煙草煙霧對口腔組織本身的直接負面影響,當他們因牙周病而尋求治療時,他們的口腔癒合通常不太好。據估計,有42%的牙周炎是由吸煙引起的。
吸煙者的口腔菌群不太穩定,缺乏健康和多樣化的微生物會導致病原體在鼻咽區定殖,這會導致額外的上呼吸道問題,例如耳朵和喉嚨感染,特別是老年人更容易感染,並導致細菌的積累,這些細菌從喉嚨傳播到中耳。雪上加霜的是,吸煙者患更多的牙齦疾病意味著他們更有可能因為攜帶致病性微生物而有口臭。
吸煙造成的損害會累積,這意味著你吸煙的時間越長,患這些疾病的風險就越大。研究表明,使用含唾液乳桿菌WB21的片劑可以改善高危吸煙者的牙齦健康,減少牙菌斑中牙周病原體的數量。口腔中的有益微生物可能有助於加強抵禦引起牙周病和上呼吸道感染的病原體入侵的屏障作用。當然,戒煙是最好的防禦措施,對任何年齡的人都有直接的健康益處。
總結
我們的口腔裏也生活著大量的微生物,隨著分子科學技術的進步,我們對了解口腔微生物的瞭解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它們不僅影響我們的口腔健康,還會影響我們的整體健康。養成良好的口腔衛生習慣很重要:
早期牙齒脫落與更高水準的癡呆症有關。勤刷牙可能會降低患癡呆症和阿爾茨海默病的風險,理想的情況是一天三次。
隨著年齡的增長,勤刷牙、清潔牙縫和定期牙科檢查會大大降低患牙齦疾病和蛀牙的風險。使用牙線清潔牙齒對於控制產生牙菌斑的微生物尤為重要。
如果患有口乾舌燥,建議多喝水,時不時地抿一小口,保持口腔濕潤。藥物往往是罪魁禍首之一,嘗試用其他藥物替代或改變劑量。如果無法避免藥物,建議多喝水,避免煙草、酒精、含大量咖啡因的和含糖的飲料。
含酒精的漱口水無法有效的清除口腔有害微生物,而抗菌漱口水又會不分皂白地殺死有益和有害的微生物。這會使得導致口臭的微生物在沒有競爭的情況下大量繁殖。為了治療口臭,建議勤刷牙。
口腔健康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口腔中促進健康的細菌和疾病相關細菌之間的平衡,考慮到牙周炎、齲齒、口臭和其他口腔問題都是由有害的微生物在口腔中的大量繁殖所造成的,那麼我們在未來也可能可以通過用“好”微生物取代“壞”微生物來擺脫這些問題。口腔益生菌是極具前景的口腔保健產品,通常包括乳酸桿菌和雙歧桿菌。我們可以通過一些發酵食品或考慮服用含有特定菌株的補充劑,來改善我們的口腔菌群。益生菌含片、益生菌口香糖以及益生菌牙膏或益生菌漱口水也可能幫助解決口臭和改善口腔健康。定期使用這些產品,特別是在抗生素治療和任何牙科檢查後,可能有助於重新定殖健康的微生物,恢復口腔菌群平衡。
各位觀眾朋友們,看完後您有什麼想法?評論區期待您的留言。
訂閱我每週都有不一樣的精彩!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分享科學知識,傳播健康理念
本專屬主題是分享科學知識文章,文章以健康,醫療,生命科學,技術分享為主,歡迎各位觀眾訂閱我的頻道,每週更新,週週都有不一樣的精彩喲!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