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小女子》解析:逃離藝術的自溺,追尋自我的同時依然兼顧家人

2022/10/18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仁惠,一個有著極高藝術天分的女高中生,筆下的畫作總是披著一層神祕的薄紗,她的畫詭譎而陰沉,承載著自我不為人知的痛苦與扭曲。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伊德將精神分成三部分:「本我」(Id)、「自我」(Ego)和「超我」(Super-ego),「本我」代表原始的慾望,「超我」是一個人的道德判斷和社會規範,「自我」則負責處理現實世界的事情,並調和「本我」與「超我」之間的衝突。借用佛洛依德的學說,筆者認為仁惠將自己的「本我」全寄託在藝術當中,無能的母親、困窘的家庭、過度溺愛自己而帶來壓力的姊姊,種種無以言喻的不滿和委屈,通通成為畫裡的人物、景色和物件。
Netflix《小女子》劇照
仁惠從一開始就想完全擺脫原生家庭的枷鎖,她希望能單純倚恃著自己的天資得到賞識和寵愛,而非姊姊們無條件的大愛,於是她無所畏懼地踏入一切如戲的財閥家庭。而「繪畫」恰好幫助了仁惠,在充斥著惡意和算計的幽暗森林中,還有一曙光能照見自己,保有自己不輕易淪為遭他人擺弄的傀儡。不過,或許也正因為「藝術」讓仁惠較於常人,更浸淫於自己的慾望和心緒。因此她常會陷於某種狹隘的自溺狀態,忽略了姊姊們對自己真實的善意和關愛。
tvN《小女子》劇照
舉例來說,在母親偷走仁惠的留學基金飛去海外後,仁珠和仁京想方設法地再度替仁惠籌錢,但她卻為此感到氣憤,認為姊姊們其實不用如此大費周章,因為她想要靠自己的才華去掙得出國的機會。她甚至趾高氣昂地對好友藝琳說:「別人給的愛,我就一定要接受嗎?」仁惠起初所展現的「忠於自我」,事實上是某種罔顧他人感受的「自私狀態」,不過隨著心智的成長,她開始願意和姊姊仁珠及仁京敞開心扉,調整彼此「拋擲愛」和「接收愛」的方式,畢竟世上有萬千的人,就會有萬千種說我愛你的方式,無論何種形式的情感,對齊彼此傳遞愛的方式乃是奠基感情的磐石。
Netflix《小女子》劇照
於是當仁惠決定攜手和閨蜜藝琳,一起逃出虛偽如舞台布景的華麗豪宅時,她向姊姊說:「直到自己換了一張面孔時,那時候我就會回去了」仁惠自始至終都在追尋最真實的自我,不論是透過藝術創作,亦或是逃離讓自己面目全非的財閥家庭。在故事的尾聲,仁惠透過旁白交代鉅款的分配方式,她留給大姐仁珠最豐厚的錢財,她說希望仁珠也能替自己買一棟公寓,而不是給三姊妹同住的。由此,我們能發現仁惠從懵懂稚嫩的自我中心狀態,蛻變成在追尋自我的同時依然將珍視的親人納入考量的成熟狀態。
tvN《小女子》劇照
「活出自己」從來不等同於自私自利或為所欲為,那只是不成熟的自我中心罷了。人生不可能只有自己的需要和夢想,一定會存在自己在乎和重視的人們。因此,真正的「活出自己」乃是在顧及珍愛的人們的同時,繼續朝著自己的夢想藍圖邁進。在保有自我的狀態下,我們也能更懂得尊重並拿捏與他人之間的分界,從而將關係昇華到最佳狀態。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政大新聞系,喜歡文字、電影、木質香氛、和咖啡廳裡靠窗的位置。大多寫影評、劇評和書評,偶爾分享散文隨筆、讀書筆記、時事評析或短篇小說,文章散見於女人迷、換日線、關鍵評論。邀稿、試片等合作邀約請至:[email protected]
在碎片化的資訊時代裡,電影和戲劇只是人們短暫的消遣娛樂。然而,每部用心的影視作品背後都有諸多可以探討審視的面向,此專題聚焦於市面上各類型的電影和戲劇影集,期望以之作為面向個人內心、外在社會和世界的載體,獻給每一個不只把電影戲劇當作倏忽即逝的享樂的你們。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