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Stories of Our Kitchen|紅吱吱的韓式年糕雞

2022/12/0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自從歷經了骨髓移植之後,對我來說有許多事情都悄悄地發生了變化。「悄悄地」的意思便不是一夜之間即會產生什麼如醍醐灌頂般的大徹大悟,亦不是一瞬間回過頭來會驚覺人事全非的那種。可一個當下,突然靜下來去想…..會覺得:「啊!原來自己真的和以前不太一樣了。」
舉例來說,以前的我總會執著事情要處理到自己認為盡善盡美,即便這事不是別人眼中的九十九分,也要是自己心中的一百分才肯出手。還有總是習慣在人群中的眾多意見裡打轉,希望A好,同時也希望B好,偏偏A、B好不容易都好了,自己卻不如此好……,自尊心極強又自以為救世英雄的我,經常覺得自己像一顆陀螺轉啊轉,轉得我暈頭轉向,身心俱疲。
那樣的我沒有不好,只是有些疲憊;現在的我也沒有不好,只是變得更懂得不去委屈自己。
回想起那幾乎一個月都躺在病床上的時光,我想現在的自己的確是好多了!
我鮮少發誓,因為「發誓」這種彷彿萬般篤定的決策對我這種經常猶豫不決和有些優柔寡斷的人來說,真的需要某種層度的確信。
然而,躺在病床望著天花板的那一個月,我不停地如同對自己發出山盟海誓般自許:「如果能好好活著,我從此再也不要為任何人、事、物委屈自己,不要在意別人的評價,要喜歡自己。
就這樣改變發生了,慢慢地正如我這些日子以來的掙扎而掙脫了!
不是從得知罹病的那一刻起突然變得樂觀豁達,也不是從得到治療的那一秒起轉變成能夠勇敢的模樣。
接受自己改變是一個人生課題,因為變與不變有更多時候,我認為不是我們自己能夠選擇的,是生命的際遇要我們拋下原先的自己,是命運的安排使得我們得和過去的自己好好道別。
以前的我嗜辣如命,只要騎車路過市場口麻辣鴨血的攤子便不自覺口水分泌,聞著那滾燙燙的麻辣香,狂想著若能每週都來上一碗,實在過癮。
無辣不歡的我在移植後依然保有「愛吃」的個性亦是萬幸!畢竟胃口好,身體好得快,吃得多,才有體力嘛!
不過,有一點食性倒是有了大幅度的轉變,那就是「我變得不太能吃辣了」!
有一回我幻想著若能吃到加辣的海鮮烏龍麵,我必定會大呼過癮!孰料那辣椒醬入鍋後,卻壞了整鍋麵,辣得我像一隻拼命吐舌的狗,「哈,哈,哈……」地不斷哈氣,麵也沒吃下肚幾口。
我不太敢吃辣了!辣能不吃,可韓式料理可讓我尤其想念啊!雖然也有很多不辣的韓國菜,可我的記憶還停留在酸辣的韓式泡菜、辣炒年糕和辣牛湯等。
想吃韓式菜色的癮勾得我心癢難耐,照著以前做韓式菜餚的手法,儼然已經行不通了!為了滿足口慾,耐心地待在廚房一點一滴嘗試調料是必要的付出。我家最近的韓國菜不辣,還有點甜。
正如這道紅吱吱的韓式年糕雞,甜得恰如其分,微辣得完全無害又治好了我想吃辣的癮頭。
紅吱吱只是這道年糕雞的外貌,歷經了時間與醬汁的翻炒及煨煮,我們都不一樣了!紅吱吱的年糕雞卻不會辣得嚇人,而人們身上留下的每一道疤痕,也都是他們好好活著的證據
人不能虛有其表,也不能只看外表,食物也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謝謝您在一日珍貴的時光中,撥空閱讀我的文章。
如果您喜歡我的創作,期望您幫我點擊小愛心及文章下方綠色拍手按鈕五下,您的肯定將成為我的創作動能。
若您願意且有餘裕的話,亦可成為我的讚賞公民,或點選視窗右上方的「贊助」按鈕,支持創作有價,鼓勵我持續創作。
我將於方格子持續發布新文章,也歡迎您追蹤我的專題《我們廚房的那些小事》及《簡單又美好的生活練習》。
祝福您日日好日,健康順心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21會員
233內容數
|The Stories of Our Kitchen| 雖然我能懂一個人做料理的優雅,不過,我偏愛為所愛之人洗手作羹湯的感動。 即便我隻身一人也能好好吃飯品茶,然而,我更著迷和所愛之人分享美食與咖啡的濃情。 如果問我,生活是什麼?我會說:「柴米油鹽醬醋茶,像極了最極致的親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