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分時刻《02. 出乎預料》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02. 出乎預料
六點半,我準時出發前往公司。
巔峰時間,人潮擁擠。
我拿著公事包,跟著人群站在等候區,望著軌道對面的廣告看板發呆。
我瞧見身旁有幾名學生正低頭看手機。
思緒不禁回到昨夜的場景,心裡暗道──

那女學生有乖乖去學校上課嗎?

我歪著腦袋,搓著脖子。
心裡總感覺那名女學生確實挺像會翹課的樣子。
我嘖了一聲,呢喃道:「奇怪了,她的生活乾我屁事啊!」
反倒是眼前的看板才讓我心情沉重。
看板上顯示的是一名清新脫俗,且長髮飄逸的女孩。
她手中捧著一支正發個耀眼光芒的唇膏。
底下則寫著幾個大大的英文字──Sini Xuan(絲妮軒)
沒錯,這正是我任職公司的名稱。
我工作的地方正是一間專門製作女性化妝品的公司。
雖然近年來公司也有專賣男性保養品與專櫃。
但我仍舊不習慣在這間公司上班。
包內的離職單早已放置許久。
基本上,我會想離開這間公司的主要原因,是因為沒有升遷機會,另外還得去專櫃視察。
這點讓我非常苦惱。
說實話,我不擅長應對女性。
唯獨跟女性單獨相處又說過最多話的人,可能,就只有經理⋯⋯
要說彼此間真的說了很多話,好像也沒有。
就如同現在這樣,我總是低著頭,沉默不語。
坐在辦公椅上的經理,陳美娟,此時正仔細閱覽我整理的行銷報表。
只見她滿意的點了點頭,對我說:「這份報表做得很好,看來投放廣告的效益有讓產品的銷售提高。」
經理用手托著下巴,思索了一會兒,指著其中一個銷售區域,納悶地問:「不過,唯獨這一個地方的銷售成績似乎不是很好,有排程時,你能去專櫃視察一下,看看是什麼情況,可以嗎?」
我默默地點了點頭。
經理見我這樣,嘆了口氣,身子整個沒入辦公椅內,放低姿態關切我:「你在這間公司也三年了,還是這麼不習慣跟公司的員工相處嗎?」
我搓搓手指,淡淡地回她:「還是不習慣⋯⋯」
經理露出無奈的神情,問道:「可是,你說你害怕跟女生相處,為何你桌上全都放滿⋯⋯那個叫什麼?」
我立即回答她:「美音!她的絕美歌聲與個性,跟現實女生是無法做比較的!」
我如此激動地回答,讓經理驚嚇地睜大瞳孔看著我。
「我只是⋯⋯」經理不理解。
「如果沒有美音的鼓勵,我早就不想待在這間公司!」我竟把心中的抱怨說了出口。
經理聽了我的話,突然露出了一抹淡淡微笑,並沒有顯露出任何不悅的表情。
「很高興你願意把心裡的想法跟我說,看來,我好像強迫你做了不喜歡的事呢。」
「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試圖解釋點什麼,但事實上,我確實不想繼續擔任這個職務。
經理安慰道:「沒事的,我會將你的困擾跟總經理討論,看看能否調整你的工作內容。在此之前,可能要請你擔待一下了。」
經理話一說完,我身後傳來了敲門聲。
經理對著門口,喊道:「請進!」
這時,一名長相甜美可愛、綁著俐落馬尾的女孩走進了經理室。
她有著鵝蛋臉,帶著一些稚氣,彷彿剛從學校畢業踏入社會的新鮮人。
這名女孩禮貌地對經理點了點頭,然後走到我身旁。
經理立即向我介紹:「這位是妳部門的新進同仁,她叫吳蓓琳;吳蓓琳,這是妳的主任,他叫陳宇杰。」
我低著頭禮貌地向她問候:「妳好,我叫陳宇杰,很高興認識妳。」
吳蓓琳則是落落大方地伸出手,「主任,你好,我叫吳蓓琳,請多指教。」
我並沒有伸出手,只有單純地向她點了點頭。
吳蓓琳深感疑惑,經理立即輕聲地對她說:「妳的主任有點恐女症,妳就原諒他的無禮吧。」
「好的,經理。」
此時的我真的好想找個地洞鑽下去。
簡單的寒暄過後,吳蓓琳跟著我一同離開經理辦公室。
我領著她搭上電梯,兩人沉默不語。
原本打算說點話來緩解氣氛,不過,見吳蓓琳神色緊繃的模樣,感覺我再出聲,應該會嚇壞她。
所以,我繼續維持現狀,望著樓層發呆。
來到營業部,我帶她到她的辦公位置。
上一位離職員工已經將桌面整理的相當乾淨。
我指著那個位置對她說:「這裡就是妳以後辦公的地方。如果沒什麼問題,我就請旁邊的同事,讓她向妳說明負責的工作內容。」
正當我打算要招呼她身旁的同事時,吳蓓琳突然提了個問題:「冒昧問一下,為什麼這位員工會離職呢?」
我正準備回答時,一旁的淑芬幫我回應:「她結婚去了啦!」
淑芬話一出,周圍員工開始瞎起鬨。
「對啊!她可幸福了,上次那婚禮排場可大了。」
「我聽說對方是個富家子弟。Emma現在可是我們的忠實客戶,每次都叫她老公買我們新出的化妝品。」
「什麼時候換我們找到如意郎君啊?」
「只要不是主任都好。」
女員工們對我的公開處刑,促使她們開懷大笑,我也只能無奈地跟著陪笑。
吳蓓琳則尷尬地不知所措。
但我很清楚,不久之後她也會站在她們的陣線上。
回到座位後,看著電腦桌上的美音模型。
美音那爽朗的笑容,著實令我的心情平復許多。
此時,手機突然響起,我急忙接起電話,另一頭傳來令人熟悉的聲音。
「阿杰,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來相親啊?阿母為你找到了一個不錯的女孩。有時間回來一趟吧!」
我慶幸自己沒有開啟擴音,否則又要被裡面的員工狠狠取笑一番了。
我悄聲地對母親說:「不是跟妳說過了嘛,不要再幫我介紹相親對象了!」
「我不幫你介紹,你是娶得到老婆啊?」母親警告著我,「你可別說要跟卡通裡的角色結婚蛤!」
「媽!妳又聽隔壁鄰居說了什麼啊?」
「反正,不管怎麼樣,這禮拜日你最好給我回來相親,不然就換我去找你。」
母親在一陣嘮叨過後,才心滿意足地掛上電話。
我的耳朵也在這時才足以清靜。
在我還沒能克服對女生的恐懼前,相親對我而言根本就是社死啊!
我望著電腦,回想過往,記憶裡的畫面仍舊清晰。
淹沒於水裡的畫面⋯⋯
以及一群女孩壓住我的頭,那惡意的獰笑⋯⋯
直至今日,我依然害怕游泳、泡澡還有戲水。
就連看到浴缸,我都會害怕地全身顫抖,甚至軟腿。
年過大半,我依然沒有勇氣把腳趾放入水中。
深怕自己又再度沉入那令人窒息的液體之中。
「主任!主任!」
我耳邊頓時傳來了吳蓓琳的呼喚,我這才回過神來。
我看著吳蓓琳問道:「怎麼了嗎?找我有什麼事嗎?」
此刻的吳蓓琳手中正捧著一大把的文件夾。
她將其中一份文件遞給了我,並說:「這是德林百貨專櫃昨日的營業額,請您過目一下。」
「哦,謝謝,妳放那桌上就好。」我指著桌角說道。
吳蓓琳似乎過於慌張,當她再放置文件時,不小心讓原本捧著的大批文件夾突然滑落,直接散落一地。
我心想,「這也太戲劇化了吧!」
吳蓓琳蹲下身,開始撿起地上的文件。
這一蹲,讓我差點噴出鼻血。
我無意從她襯衫的縫隙中,看見圓潤酥胸上,裹著一件粉色胸罩。
我摀住嘴,迅速撇開這失禮的視線,轉而放在電腦螢幕上。
等待她收拾完地上的文件後,我才將視線移回。
吳蓓琳則是什麼話都沒說,簡單敬個禮,直接轉身離開。

我還真是個糟糕的主任,連個鼓勵的話都說不出口。
更不確定剛剛那失禮的視線,有沒有被她發現。
如果被她發現,這名新人肯定會覺得我很噁心,有可能會直接替我冠上騷擾大叔的名號。
不一定還會上社會版Dcard,對我炎上。
這風評一旦傳出去,那我還有立足在這間公司的機會嗎?
就算要離職,我也不想在離開時留下糟糕的名聲。
我站起身來,決定去試探一下她對我的印象,免得往後造成誤會。
我試圖尋找吳蓓琳的身影,只見她改端盤子,走進茶水間。
我直奔茶水間而去,就在我要走進去時,沒想到,我卻與吳蓓琳面對面碰了個正著。
一個驚嚇,使我腳步踉蹌,直接倒向了吳蓓琳。
而她因手端著盤子,一個措不及防,往後倒。
我下意識地摟住她的腰,護住她的身子,另一隻手則是去撐住她後方的牆壁。
是的,我做了一個壁咚的姿勢,因為作用力的關係,我的臉直接貼了過去。
我和她就這樣──

接吻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5.0K會員
156內容數
我是非賢君子,是一個熱愛創作小說的作家。 這裡會有一個專屬討論創作想法的專欄。 有興趣成為小說創作者可以在此互相討論、交流。 希望大家能帶著友善的言語相互鼓勵,謝謝大家m( _ _ )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半分時刻《楔子》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半分時刻《01. 以菸會友》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