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一點都不黑暗的黑暗部落:泰雅族司馬庫斯

2023/05/30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長大很久以後,我才知道台灣曾經有個黑暗部落,但所謂的黑暗其實指的是「因為沒有電,所以晚上一片黑暗」的意思,其實他們一點也不黑暗,反而是台灣的光(我才不會說什麼「台灣之光」這麼俗的稱號)。
牌樓
司馬庫斯部落原名Smangus,地處海拔1,500公尺高的深山,1979年才有電,1996年左右才有產業道路可通部落。
鳥瞰部落全景
菸酒生時期因為待的研究室關係,所以有很多機會跑台灣一些部落,司馬庫斯就是其中之一,但身為暈車達人,怕走山路是一定要的,當時「被迫」走山路,畢業後理所當然就要跟深山部落說bye bye。不過因為多年來偶爾都會接到大學長的電話,請我翻譯一些跟部落相關的東西,這次趁著要翻譯導覽相關內容,學長又邀請我一次,我想說也好,相隔10多年後,有機會最好還是實地走訪,順便把我要翻得東西翻得更貼切一點。
進到部落中,到處可見屬於部落的異象,他們結合傳統的運作制度與新約聖經初代教會的生活方式,發展出Tnunan,透過部落議會實施共有共享,部落所有的工作與收入,都由大家共同擁有與承擔,但推行的不是齊頭式的平等,而是依據人的特性分配適合的工作,當然這當中會需要許多的協商,他們也是經過幾十年來的發展、調整,才形成現今的樣貌。走在部落中,眼目所及的任何硬體設施、軟體制度,包含登山步道的修繕維護、餐廳的菜色設計,都是他們共同參與而來。

巨木群步道

桂竹林
今天的遊客有許多都是慕名巨木群而來,許多一日遊的遊客,目標就是走到巨木群,看到最大的那棵Yaya Qparung,yaya 意指「媽媽」,Yaya Qparung的意思就是媽媽神木。光是透過取名,就可以體會到這棵樹不僅是大、久而已,更是對司馬庫斯人而言有著深刻意義。步道本身其實是部落外的人所稱的「司馬庫斯古道」,其實古道本身比巨木群步道更長,可以通到宜蘭大同鄉的一些部落,他們在幾百年前是從思源埡口遷徙四散,因此埡口的兩邊,都有血緣關係的族人居住,在馬路開通以前,兩邊的人就是透過這條古道拜訪親戚、交換農產、用品。根據學長所說,一開始開放步道時,族人發現很多平地朋友「很喜歡跌倒」,所以採用人力扛許多木頭進來,多次把古道的路線截彎取直而來,才變成現在這條輕鬆好走的步道。
最大棵的巨木Yaya Qparung
桂竹林
從步道登山口進去,沿途會經過一大片桂竹林,有些對於族人具有重要意義的樹種(如殼斗科植物)也會特別標示。除了下切溪谷到司立富瀑布的路比較接近古道原本的樣子,濕滑又上上下下之外,其餘的古道都非常輕鬆,可以當作健行。雖然到了瀑布後發現這時節剛好只有涓涓細流,但走的過程非常有趣,很多驚喜,包含看到台灣的小型鹿科動物:山羌,可惜太過驚鴻一瞥,所以來不及拍下來。山羌體型很像中型犬,叫聲也稍微有點像狗,所以有時會被誤認為狗。他們全日都會出來活動,但清晨與傍晚時間最多。
下切溪谷古道
除了山羌之外,部落裡最多的還有燕子跟冠羽畫眉,而且叫聲很好認,有5個音節,最後兩個音節聽起來很像(小)米酒。

餐點

自助式早餐
部落裡有兩間餐廳,一間主要招待團體合菜,也提供風味餐,不過要一個月前預定。我們這次行程只有4人,因此都在迦南美食屋用餐,早餐是自助早餐,非常豐盛,午晚餐提供套餐,有些也是要前一天預定,量多又好吃,非常推薦山豬肉套餐,邊用餐還可以享受窗外美景。除了餐點之外,他們也有烘焙屋,有賣小米麵包,不過數量有限,沒多久就被搶購一空。
日落
晚餐

產業

司馬庫斯部落目前產業以觀光為主,不過也有種植水蜜桃(黃金桃)和傳統作物小米,小米分為兩種,一種較有黏性,可做成小米糕(麻糬),另一種則能釀成小米酒。他們的水蜜桃產季約在6、7月,也會做成水蜜桃酒,兩種酒都很好喝。
野桃
小米

信仰、教育

部落族人都信仰基督教,教會為長老教會,是部落的信仰核心,也是Tnunan的一部分,在星期日禮拜時間的1-2小時,部落內的各個角落,包含藝品屋、餐廳等都是沒有營業的,足見他們對於信仰的重視。
司馬庫斯教會
許多族人在小的時候,都有必須走4個多小時到對面新光部落(因為當時也還沒有產業道路,他們必須下山再上山,等於爬一座山頭)就讀國小並住校的經驗,2004年左右,才在部落裡開始辦實驗分校,現在的小孩已經不用跋山涉水,後來也開辦幼幼班,讓小孩可以就近在部落裡學習族語、泰雅文化和中華民國教育。
最後
繪本
口述歷史的前頭目Icyeh
這次去司馬庫斯,帶回一本繪本,是Icyeh頭目口述的泰雅族起源與遷徙歷史,Icyeh 頭目雖然過世了,卻留下部落的傳承,這本繪本是其中之一,書中的繪圖風格強烈,內容以三語呈現:泰雅語、中文、英語。從創世神話講起,談到遷徙歷史,日本人來了之後,他們開始漸漸喪失傳統,甚至將他們強制遷移,族人到1948年才得以回到這裡生活。中華民國政府接續殖民,使他們離gaga 更加遙遠,書的最後勸勉經過這些變遷的泰雅人要繼續傳唱自己的歷史與文化,成為真正的泰雅人(m'squliq balay)。
「黑暗部落」其實透露出平地本位的概念,「黑暗」是由平地(漢人)的進步設施有無來定義的,而一般人的觀念中,又會把傳統與進步視為對立的兩端。但有了現代設施(電力)的部落,就因此喪失了傳統嗎?我在司馬庫斯看到,現代反而有助於傳統的保存與延續,就像Wakanda 一樣,兩種是可以並存的,更不用說,其實部落的「傳統」觀念裡,在人權、勞動條件或教育方面,其實反而是比資本主義的平地現代化社會更為先進的。
反而是部落待了兩天,看到城市之中的比天上星星更閃耀的高樓大廈,我覺得只有沒有根的人,才會消失在現代之中。

Smangus Forever!

*****圖文皆為作者所有(部分為同行家人拍攝),請勿任意轉載*****

~~~~~~~廣告時間~~~~~~~

翻譯資歷近10年的我,最近開設了臉書的粉絲專頁,裡面收錄了所有與翻譯相關的討論與譯文,歡迎舊雨新知按讚追蹤:

翻譯人森的滋味

如果喜歡文章內容,歡迎贊助支持我的寫作。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96會員
335內容數
除了翻譯之外,這裡也是抒發烘焙、時事、戲劇、書、自然環境、信仰等想法的天地。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