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術迴戰0】即便這份愛如詛咒般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其實我寫《咒術迴戰0》這篇的時間點是在看完電影《怪物》之後(解釋為什麼就劇透了,電影非常好看推薦大家去看),比寫懷玉·玉折的時間更早。但因為懷玉·玉折真的太過分,不熬夜寫完實在睡不著,所以完成的比《咒術迴戰0》更早。
也好啦,大家看完懷玉·玉折順便再去Netflix上把《咒術迴戰0》複習一遍吧。

總之寫完了大義,也該輪到純愛了。


雖然只是我個人的看法,但我覺得,世上沒有比愛更扭曲的詛咒。
——《咒術迴戰0》

我至今依然不是很明白五條悟為什麼說出這句話,但因為這句話看起來很有道理也很潮(欸),某種程度上影響了大家看待憂太與里香之間關係很大一部份的印象,相較於後面劇情中憂太與同學們建立的深厚信賴與情誼,這份「扭曲」的愛就像陽光下映照的陰影,是一份等待著最終要被解咒的詛咒。

但先撇開劇情來看,愛是詛咒這句描述,某種程度上確實描繪了當我們心懷著對愛的憧憬與推崇,認為真愛可以克服一切(我應該不需要舉例你們就能想到無數的文本了吧)的同時,忽視了有多少糾結痛苦掙扎與折磨,也都來自於愛。

比方這句大家都熟悉的「我是為你好」,這句話多多少少造成關係中的壓力與壓抑先不多說我想大家心裡有自己的故事,也有許多人會大聲疾呼「這才不是真的愛」,但如果我們換句話說,說的是「我無法看著你可能會受傷卻什麼都不做」,或許我們會更能看見這份保護與控制之下確實存在著愛。

在《終將成為妳》中有過的一段話,描繪了一種通常不會意識到,但或許隱隱存在於我們心中的詛咒。會長說「喜歡」是一種束縛,「喜歡這樣的你」也意味著「你不要改變現在的樣子」,可人本身既是多面也存在層次的,當我們真心認為自己唯有是某個樣子才能夠被愛,那麼在被喜歡的同時卻也彷彿被套上枷鎖。先不論是否同意這個論點,我想在我們心中或多或少,都存在著即使現在被愛著也害怕總有一天會失去的恐懼吧?

以上兩個例子我想傳達的是,愛不是散發著光芒純淨無瑕的寶石,不是治癒一切還能免除所有傷害的聖物,愛孕育於人心這塊土壤,於是勢必參雜著這塊土壤能滋長的一切,有時是盛放的花與甜美的果實,有時是佔有、妒恨、恐懼或絕望(寫完才發現,人心所生的晦澀幽暗啊不就咒力?)

所有的愛都有可能在某些時候宛如詛咒。
說回來里香和憂太吧。


說好了,要永遠在一起喔!
——《咒術迴戰0》

把時間倒回里香與憂太相識的時間點,在孩童的年紀於醫院相識,之後玩在一起。我希望大家在理解他們的關係與情感之前,可以先回想一下你在相同的年紀時,對於自己喜歡、親近的人是怎麼想的。

在那個年紀的喜歡是,我喜歡你,我今天想跟你在一起,明天也想跟你在一起,明天的明天也想要,永遠都要在一起。
儘管不知道什麼是永遠,我只是想一直跟你在一起。

只可惜在尚未識得時間如何流逝之前,生命嘎然而止。
還記得在年幼的時候,那些不得不說再見的時刻無論是生離還是死別,作為孩子的自己最直接的感受是什麼嗎?
「不要」

於是小小年紀的憂太的「不要」留下了里香的靈魂,至此這份愛以非常具象的方式展現了「愛是詛咒」的那一面。
這份愛扭曲嗎?請再回到他們的年紀來思考吧,你喜歡的人也喜歡你、眼裡只有你其他的都不重要,在從大人的角度感覺到沉重與壓力之前,身為一個孩子我想那會是滿滿的幸福。

這份「一直在一起」的渴望除了在物理上真的待在一起外,還有心理意義上的靠近,例如里香對夏油傑的態度完全倚賴憂太的想法(「憂太討厭他的話我也討厭!」),而憂太儘管長大了接觸了比里香更多更廣的世界,他幾乎本能性地也以周遭親近認可的人所擁有的立場作為自己的立場,例如他其實完全不明白夏油所描繪的理想是什麼,但一看到夏油對待真希的態度立刻採取了敵對的防衛。

這段劇情裡我想憂太的反應應該大家都蠻能共情的,我只是想延伸這點來說明,憂太和夏油傑確確實實是相當極端的對比,一個為了成就大義要自己捨去其他,一個大義是什麼我不管但我會為了我在乎的人去戰鬥。(關於夏油的追求歡迎參考之前的文章:【咒術迴戰】懷玉·玉折:那也是有意義的

說完了純愛的部分,我想再花點篇幅來談我心目中,乙骨憂太身上真正的詛咒。


「我不想再傷害任何人了,所以我不會離開這裡。」
「但是,一個人會很寂寞喔。」
——《咒術迴戰0》

乙骨憂太背負的詛咒是什麼?
故事的一開始我們會認為他被里香詛咒所以怨靈纏身,影響了他在那之後的六年都非自願的引發了許多血腥的爭端。表面上的詛咒是嚇人又力量強大的詛咒女王,違背憂太的意志以保護為名驅逐他周遭所有里香認為的危害,使憂太不斷被孤立,蜷縮著身體希望連自己的存在都一並消失。

後來隨著故事揭曉了更多的情節,我們發現其實是憂太詛咒了死去的里香使其成為咒靈,前面說了這是最具象的詛咒(直接給你一尊詛咒女王),而我想說的是,憂太不僅僅詛咒了里香,也詛咒了自己。

當生命早期的孩童時代遭遇重大壓力時,孩子大多都缺乏足夠的力量去面對的,因此衍生出極端但至少能活過那段重大壓力的生存方式。例如有些孩子會抹消掉所有的感受順從他人來避免更多的傷害、有些孩子會讓自己全身豎滿尖刺推開外在的一切、有些孩子會認同他人的指責希望透過贖罪來換取得諒解的那一天等等。儘管方式各異,但這樣的經歷很可能在他們心底留下了對世界與自己的假設,認為世界是危險的、威脅是強大且無法動搖的、而我是無能為力、甚至是錯誤或有罪的。

讓我們再把上面的描述放進憂太的成長經歷裡,十歲親眼目睹最要好的青梅竹馬在眼前極為慘烈的死去,同時難以接受死別的衝擊,這一切都來不及反應過來,就迎接了難以理解的詛咒出現並盤據他往後六年的人生。
憂太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但他知道里香是為了保護他才出手傷人,因此如電影一開場所說的「我不想再傷害任何人了所以我不會離開這裡」,這是他唯一想到的生存方式,對他而言是「至少我能做到的事」。

即使為此他必須放棄自己內心真正的渴望與願望。
甚至談放棄都嫌太多,本來就得不到的東西,自然也談不上放棄。

打從心底認定自己懦弱無力並且為他人帶來傷害,這樣的自己什麼都做不到、什麼都改變不了,這樣的想法深深束縛了自己。
這是我心目中,乙骨憂太真正背負的「詛咒」。

只不過,就像《地獄樂》裡妻子對畫眉丸所說的「人的心不會輕易死去」,五條老師直言「一個人會很寂寞」,說中了憂太無法辯駁的真心。真的很寂寞,好想要被人需要、想要能與他人連結,想要相信自己有能力與資格活下去。

這是解咒的開端。

而在小學的第一個任務中,與真希一起被吃進詛咒的肚子裡時,真希不斷地問你到底來這裡做什麼、想要什麼、追求什麼,憂太終於第一次開口說出自己的渴望:「我想要與人有交集,我希望被人需要,我想要擁有繼續活下去的自信」,而真希的回應非常有力量:「那就祓除吧,祓除再祓除,不斷祓除詛咒,自信與人們之後自然就會聚集到你身邊。」

祓除外頭咒靈的同時,也一點一點祓除內心的詛咒,看向自己真正想要前往的目標,努力累積更多的力量和與之相襯的自信,那麼認同你理解你的人也會聚集到身邊。


「加油,憂太。」
——《咒術迴戰0》

這是我在整部《咒術迴戰0》最喜歡的畫面。

在憂太下定決心祓除詛咒後,他拿出了戒指並第一次向里香請求「把力量借給我」,後續在里香快樂玩耍的同時,憂太背著真希和救出的孩子們,艱難但堅定的,一步一步往前走。

然後閃過了一個白色的畫面,小里香對憂太說了加油。

孩子的純愛是,想跟你一直一直在一起,要跟你站在同一邊,如果你開口我一定會幫忙,當你在努力的時候我會幫你加油。
如果你得到了想要的事物而感到開心,我也會很開心。

讓我們把場景快轉到純愛大砲前的經典對話,憂太再次向里香開口請求,許諾在這之後願意和里香永遠在一起,其他所有的一切都不需要了。
就被對面的夏油傑說了你這騙女人的傢伙。

而直到解咒時我們也才明白,所有人連同憂太本人都認為他們許下了一個交換的承諾,認為里香的願望和願意出借所有力量的條件是能跟憂太永遠在一起,但並不是這樣的,里香給予的,我認為是更單純純粹的回應。

憂太需要我,所以我要幫忙憂太。
憂太飽含著喜歡與感謝的「我愛你」,里香也是同樣的喔。


在最後再一次抱緊我
在那之後什麼也不需要了
看不見的未來也好抹不去的過去也罷
只要有你在 就沒有後悔
——〈一途〉

我想用主題曲來做結尾。

〈一途〉的最後一段歌詞,很明顯取自於劇情中憂太對里香所說的話,而我想提的是倒數第二段,我認為這段歌詞描述的是里香的心情。

即使沒有未來也無法改變過去,但能和你在一起就足夠了,謝謝你在最後給了我深深的擁抱。這六年的時光,我很幸福。

為了自己真正的願望踏出步伐,一步一步解開自我束縛的憂太,對著里香愧疚又自責地哭泣,而里香回報的是真心的感謝與支持。

曾經身為孩子的他們,終於跨越了那句「不要」,在終將抵達的離別面前,好好地說再見,即使不能繼續在身邊,我仍會繼續為你加油,因為你依然是我最喜歡、最喜歡的人。


60會員
17內容數
心理師偶爾也想不務正業,分享喜歡的動漫作品心得或一些小小的觀察,充滿個人喜好與偏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