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傭政策的省思 -- 有必要重塑移工政策模型,思考全面改革(下篇)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移工政策是人口政策的重要一環

境外引入移工的需求在本地已經不是新的議題,依照網上111年的數據,在台移工總數高達66萬人。據悉今年或許突破70萬,占總人口的比重逐步攀高。最重要的是,這些移工應該都歸屬於百分之一百的就業人口。

供需決定了移工政策的廣度和深度

這就是這議題的本質,‘’移工‘’的議題就是供需問題,屬於宏觀經濟的環節,最好回歸議題的本質來思考。

目前當局發佈有關“移工”的數據,主要分割為“產業移工”和“社福移工”。前者占比達三分之二,而後者是三分之一,大約有22萬的‘’社福移工‘’;包含家庭幫傭。這些移工有關的主管權責,推測應該是歸屬於勞委會。可是,有關聯的部會;相信會有經濟部,外交部,內政部,衛福部,甚至警政署和移民署日常接觸移工業務的龐雜不難想像。這些都是移工政策產生效益的同時,給政府帶來的直接成本。有關預算的編列和執行,可想而知的;數字不會太低。

目前的政策有改善空間嗎?

如此這般的努力,民眾的大體印象或許還是未臻完善。譬如,家庭幫傭的申請有些繁複且尚未完全符合需要,移工入境後是否從事與申請相符的工作難掌握,經常耳聞移民署接受報案執行“貓捉老鼠”的案子,逃跑移工的處理或遣送所造成的財政負擔等等。甚至,對於可能的不法仲介或移工引入資格檢測的可能弊端,是否由於權責分散而產生法律漏洞,不無可能

再從需求面和未來性來對政策審視一番

當然,或許以上的顧慮;充其量是杞人憂天。只是無可廢言;單純從正面切入的角度,更完善的移工政策必定有以下的正面效用:

1 隨著人口老化,出生率降低,預期的經濟成長,更大比例的移工需求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必須要有一個更完善的政策來達成有效率的承先啟後。

2 長照政策所須投入的公共資源正逐步擴大且緊迫,更完善的“社福移工”策略;必定會對長照政策產生正面的助益

3 目前移工政策;絕大部份是滿足產業發展需求,對國民生產毛額的貢獻是明顯;且至關重要的。即便是私人或公部門對“社福移工”的開支,對於GDP的影響也是正面的。因此,全新的政策應該能夠減少政府在移工領域的開支,進而促成政府最終可以取得稅收方面的挹注,並充盈財源;轉而投入更多的資源進入長照體系,造福全民。

化繁為簡,創造實質總體效益

簡而言之,別讓“移工政策”成為政治問題,應極力避免黨派或權貴人士的介入。移工的需求是供需問題,隨著經濟不斷的騰飛;以及老齡人口增加對“社福移工”的需求,總移工數額達到總人口的百分之十並不難想像,有必要設立一跨部會的專責機構統管各項事宜。摒棄沒必要的官僚程序,制定規範,限縮中間人和非必要的醫療檢測環節,精簡編制。更重要的,訂立新法條,對這勞務的供需活動產生的交易課徵稅負,充實社會福利基金。

新政策提供和穩定市場秩序

此外,為維持合理聘僱薪資水平,避免惡性競爭,和諧勞資關係,以及防止非法聘僱或非法轉工;以維護僱主權益,應該考慮立法規定,對每一入境合格移工開立“公積金”帳戶,以月薪的一成到三成之間,由公部門管理。公積金若未產生居留期間的意外開支或是遣送費用等情事,則於僱用到期和出境前全額提領。倘若移工在居留期間涉及民事賠償,亦有合法求償的後盾。如此,一切的缺失皆可避免,管理的重擔也隨之化解。這一劑解方即便沒有完全治癒現有政策的缺失,也可消弭大部份目前移工政策所產生的不良症狀了。

(完畢)



142會員
172內容數
候鳥歸來,歷盡滄桑,也豐富了閱歷,一幕一幕化為文字,分享有緣的朋友: [職海浮沉--雲層裡的風暴]早期職場點滴實錄。 [陪伴孩子的童年]放棄職涯升遷,陪伴孩子童年。 [隱形經營者]澳洲經商實錄。 [異樣思維的激盪]冷眼旁觀評論,針貶時弊。 [安立格散文集錦]天馬星空,文藝創作。 [短歌天涯路]心理,感知,哲學薈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