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瞰猴硐車站的制高點:瑞芳電視轉播站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隨著臺鐵新購車輛陸續上路營運,老車們退出定期運用的時間也很快地就要到來,今年3月29日的時刻表微幅調整過後,首先要迎來的是EMU1200型自強號電聯車的消失與復興號車種的廢除。為了拍攝水藍色的復興號客車,3月初的某天一早起床,我看了一下衛星雲圖確認天氣狀況後,便決定出發前往能夠俯瞰猴硐車站的制高點──瑞芳電視轉播站(座標:25.096544441644895, 121.84222338976475)。

在復興號引退前夕,我來到了瑞芳電視轉播站捕捉最後的水藍色身影

在復興號引退前夕,我來到了瑞芳電視轉播站捕捉最後的水藍色身影

小金瓜露頭外觀猶如一隻河馬

小金瓜露頭外觀猶如一隻河馬

瑞芳電視轉播站位於聯絡瑞芳與雙溪的102縣道附近,最為接近的Google地標為「小金瓜露頭」,據說過去曾是開採金屬礦的露天礦場。若要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前往小金瓜露頭,大致可以分為從猴硐車站經大粗坑古道的登山路線,以及從九份的欽賢國中前往等兩條路線;前者的步行距離相當長且地形爬升高度大,考量到本次的目標是上午8點半過後不久就會經過猴硐車站的605次復興號,因此場長選擇後者的路線前往以爭取睡眠節省步行時間。

雖然說從九份出發路程縮短了不少,但要趕在605次抵達前到達拍攝點,只能選擇平日上午7:40從瑞芳區民廣場出發的827路公車,並搭乘至終點站福山宮,出發時間上仍是相當早。經過約20分鐘的路程之後,我在8:01抵達欽賢國中旁的步道入口,步道是由石板敷設且剛除過草,相當好走。一路沿著石板步道走到盡頭會遇到一條柏油路,此時右轉走到底於8:23抵達這次的拍攝點──瑞芳電視轉播站。

步道上可以展望九份與基隆山,下方就是欽賢國中

步道上可以展望九份與基隆山,下方就是欽賢國中

遠處的深澳灣與基隆嶼也是經典風景

遠處的深澳灣與基隆嶼也是經典風景

我依稀記得以前是站在轉播站左前方的岩石上,但此次造訪周圍的植被十分猖獗,好不容易才在面向轉播站左邊的圍牆邊有一條路可以到崖邊。上午的雲來來去去,光線在山谷中產生一塊塊的明暗色塊移動,最後終於在復興號抵達時大放光!

石板路走到底沿著柏油路走就可以到瑞芳電視轉播站

石板路走到底沿著柏油路走就可以到瑞芳電視轉播站

在崖邊找到基隆河谷大展望

在崖邊找到基隆河谷大展望

大約40年前大粗坑的聯外交通仍是無鋪面道路

大約40年前大粗坑的聯外交通仍是無鋪面道路

下山可循原路到欽賢國中後,再循指標前往九份市區,或是可以從大粗坑古道到猴硐搭火車,而這也是場長在2016年初次拜訪瑞芳電視轉播站時所走的路徑。瑞芳的地形起伏大、山多平原少,不少小型聚落散居在只有步道可達的半山腰上,大粗坑古道便是聯絡大粗坑聚落的主要道路,古道兩端也串連了九份與猴硐。根據中研院臺灣百年歷史地圖系統收錄的古地圖,這條古道早在明治年間就出現在臺灣堡圖上,長期以來一直都維持只有人行才能前往的交通環境,直到近十幾年前開始的古道登山熱潮,臺北縣(今新北市)政府開始鋪上石階進行養護,大粗坑聚落也有一條硬鋪面的產業道路可以聯絡102縣道。

從瑞芳電視轉播站走回102縣道往雙溪方向走一小段就可以找到往大粗坑的產業道路,除了沿著產業道路往下走之外,山谷間還架了一條高聳的人行天橋直達聚落。大粗坑聚落是知名導演吳念真的故鄉,根據登山部落格「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引述水金九地區調研計畫人員的說法,鼎盛時期曾有200戶家庭住在這個環山村落內。大粗坑在過去也是一個採金聚落,據說附近也有不少舊礦坑,但就和人去樓空的房子一樣,幾乎只剩斷垣殘壁、還給了大自然。目前步道上保存狀況較為良好的房屋除了天橋一下來的兩層樓洋房外,只剩猴硐國小大粗坑分班舊教室與名為大德宮的一座小廟,但在人口凋零的狀況下只剩小廟還有當地居民會來維護。

今日的大粗坑聚落,實際上還有許多老房子藏身樹林中

今日的大粗坑聚落,實際上還有許多老房子藏身樹林中

大粗坑到猴硐之間的步道沿著大粗坑溪而建,步行約1公里就能抵達步道口。步道口旁還留有一處名為「昇福坑」的礦坑,在經建版地圖上標示為錦岳礦業公司所有,據說過去也出產金礦。目前坑口附近還留有台車軌道與辦公室,辦公室牆上的安全標語還頗新,或許直到近十年都還有人在附近活動?最後走到侯硐國小舊校舍之後,就回到了基隆河畔的道路上,可在附近的弓橋里活動中心搭乘公車回到車站,結束這趟爬山追火車的行程。

昇福坑口

昇福坑口

延伸閱讀: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050)大粗坑古道.昇福坑金礦.溯溪行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736)[台北瑞芳].大粗坑古道.大粗坑山腰古道.小粗坑古道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1184)[新北市瑞芳].大粗坑聚落遺址.郭家古厝
健行筆記:大粗坑古道

探訪時間:2022.3.
完稿時間:2022.3.
本文原刊於時光土場Blogger

31會員
119內容數
隨著日本進入令和時代,日本國鐵分拆民營化已超過三十年的歲月。這段期間不少國鐵時代的路線與車輛一一退場,成為我這個平成人類未曾參與到的旅行經驗。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日本旅行,我希望能在旅途中回味那些逝去的鐵道元素,抓住過去的鐵道風景。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