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鳥防護回憶一_棒球⚾️隨隊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用剪刀✂️用剪刀✂️撕不掉用剪刀✂!!!

還記得當初好不容易成為防護實習生的那個時候,受到實習老師的指派,跟實習老師一起隨棒球隊。比賽為期四天,每天賽程都不同,而比賽地點又在隔壁縣市,因此我跟著球隊一起搭遊覽車出發。

以運動賽事來說,考量交通塞車及選手熱身等意外狀況,通常球隊會在比賽前一個小時到達比賽會場。換句話說,如果比賽是第一場,往回推一個小時熱身,再往回推交通時間,再加上出發前的事前準備作業(如:球具搬運、早餐準備、教練集合等)可能早上五點多就要起床了。

那天幾點起床我已經記不得了。我只知道已經連續比了三、四天,且前幾天的比賽都輸,全隊處在低氣壓當。先發覺得自己沒表現好而沮喪,候補選手認為不可能輪到自己上場而心不在焉。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六點多集合,七點出發,搭一小時的遊覽車去比賽。在車上的每個人,我想包含教練,也在搖晃的遊覽車中昏昏欲睡⋯

到了會場,裁判剛結束裁判會議。教練交給大會選手名單。賽前集合時教練公布先發名單,沒意外的就是那些先發的選手們。從我側邊觀察,大家想贏的慾望並不高,就像完成例行公事這樣準備這場比賽。事後回想應該是因為那場對手很強,選手自覺會輸。

就在這樣的狀態下比賽開始了。

比賽第三局下半(我方防守),比數3:1,我方落後。我方投手投了一個內角球,打著揮棒出去,擦棒,打到了捕手負責接球的小手臂(前臂內側)。那個部位剛好沒有護具保護。捕手摀著被打到的地方站了起來,主審看到後立馬大喊「防護員!」因為我距離本壘板位置較近,老師示意我衝場。我背著衝場包、拿著冷噴,用跑百米的速度跑上去,確認無骨折後,用冷噴冰鎮一下。我噴了三次有,但選手仍表示很痛,手套握不起來⋯

這下可好,教科書上沒寫過這樣的情境,我也沒印象老師上課有講過,學長姐也沒提過⋯就在我腦中拼命翻找可用的資料時,主審也在旁催促:「他這樣還可以上場嗎?」選手收到可能要下場的消息也急了,帶著熾熱的眼神,問我「怎麼辦?」

就在我束手無策的時候,有個聖音傳來,音量小,但我卻聽得格外清晰:「用輕彈包起來~」有了老師沈穩的建議,我二話不說馬上從衝場包找輕彈。只是⋯

是的,沒錯!我的衝場包沒有準備輕彈⋯⋯但好加在,還有白貼!

我拿起白貼,要半圈半圈的把他腫的地方加壓貼起來,一來門閥理論,二來避免該部位越來越腫,讓選手能繼續比賽。就在我貼完第一個半條,準備要撕貼布的時候⋯撕不下來,我趕緊換了個貼布位置,還是撕不下來。就這樣,選手看我,主審看我,我看著我的手⋯真的很想找的洞鑽進去,實在是太不專業了。

這時聖音又再度響起:「剪刀!用剪刀!撕不掉用剪刀~」這次聖音夾帶一點無奈、一點揶揄。就在我準備要拿起剪刀時,主審開口了:「先下去,弄好了再讓他上來!」

全世界就看著那條撕不斷的白貼,跟菜雞的我,還有傻眼的選手一起走下場到休息區。

嗯。這就是防護菜鳥的日常。

那時真的很感謝老師在場外的救援,不然當下真的非常慌張。印象中那是我第一次或第二次的隨隊。疲憊、懊惱、難過的情緒不停在心中打轉。

為什麼會沒有準備輕彈?為什麼白貼會撕不掉?為什麼這點小事處理不來?

如果當初衝場包準備周全點⋯如果當初上課時撕白貼多練一點⋯如果⋯可惜沒如果

也是因為這樣,我化悲憤為力量,拼命刷自己的經驗值及學歷值,才到了現在。

這個故事我會記得一輩子,希望時時警惕自己,分享給前輩笑一下,也分享給後輩不要自卑,每個人都是這樣慢慢爬過來的。

「不積蹞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

這一系列文章是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我身邊遇到的、從別人聽來的,關於臺灣防護菜鳥的真人真事,偶爾加點甘苦談,讓大家更認識運動防護的圈子。
歡迎留言你所知道的運動防護!或分享曾受運動防護怎麼樣的幫助!
15會員
113內容數
做為一名運動防護員,將職場上的各種大小事、甘苦談、未來趨勢以寫作文章方式分享給大家也分享給自己。如果對運動傷害防護有興趣的人快點進來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