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學生時代――李炳南與孔德成

2024/02/0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有一位紀姓師姊擔當李炳南居士的生平行實考述,輾轉詢問我一些李炳南居士在擔任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府秘書時期,在中興大學授課的情形。

我是民國58年(1969)入學的, 中興大學中文系第五屆畢業生。大概在民國61年(1972)暑假之後,也就是我大學四年級時修 讀李炳南居士開設的「禮記課程」。據說那是李老師最後一次開設《禮紀》課程。

印象中李老師是禮拜一上課,有一位姓鄭的師兄(其侍者鄭勝陽)先是騎車載他來學 校,其後改以汽車代步。一同來旁聽的人很多,其中不少是李炳南老師的及門弟子。印象中有一位特別高大的先生,不知是否就是淨空法師?他們衣裝素樸,神情專注而客氣,坐在教室後面很少說話,所以整個大四修讀《禮記》課程時,從未與他們交談。

李老師的教學其實非常活潑,那個時候我們都還是懵懂的大學生,說真的,也不是很用功。老師非常瞭解我們的心性,基本上把我們都當孩子,就像對自己的兒子、女兒說話,特別地和氣。但是我知道,老師在蓮社上課,就非常嚴肅了。我們也都知道,他是以他的身教在教導我們。我們也把他當作一個和氣的長者,一個非常飽學的老師來敬重。我們都非常喜歡這個課程,雖然這個課程在當時來說,是屬於比較枯燥的。

因為老師上課實在是非常的風趣!比方說他講到一些《禮記》上面的禮儀細節時,他 一高興會用力敲講桌;遇到重要的章節,他也會用力敲桌子,終於有個敏感的同學發現:他笑著敲桌的地方,就是重點!於是我們馬上就記下來,果然期中、期末考的考試題目就是這些重點,大家都開心極了,老師也很神秘的微笑,每當在發考卷的時候。不過,因為時間實在是太久遠了,我已不太記得李老師當時說解的內容,大概就是《禮記》裡紀錄的儀節和禮學意義吧。

我是民國64年(1975)的10月間回到母系當助教,當時已經由孔子第77代嫡長孫,襲封三十二代衍聖公兼第一代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至聖先師孔子的哲嗣孔德成教授擔當《禮記》 這個課程。

孔德成教授喜歡抽煙斗,抽煙的時候,整個文學院館弘道樓走廊都散發一陣 陣煙草特有的香味。孔老師在上課前時候都會在系辦公室小坐一下,女助教都大膽撒嬌 向他要墨寶,他則有求必應,一概贈送。有的同仁要到的是有蓋章的,有的同仁得到沒蓋章的,這得看運氣~

後來李老師不在中興大學這邊教書了,但我個人後來在東海念研究所碩士班的時候, 第二度當李老師的學生,我上研究所是民國67年(1978)到69年(1980)。大概是民國67年至68年間,修讀到他的唐詩專業課程。

上課的地點就在台中蓮社舊址。印象中他使用《詩階述唐》及其他補充的講義作教材。那時候他以一種執簡馭繁、極其簡潔的方式介紹唐詩的聲律、詩法、意境,還包括吟唱。看似簡單的教學,却令人印象深刻,因為內涵其實是很深刻的。

受到老師的影響,後來我們有幾位同學都投入唐詩的研究。李老師一定沒有想到,末學後來也是受到他的感召,走入唐詩的教學與研究。回憶我民國64年10月回到母系當 助教的時候,系主任是孟瑤(揚宗珍教授)。李建福教授還是學生,而陳器文教授則是本系第一屆畢業高材生,已經當過助教,剛升上講師。陳老師大我四屆,她應該是民國54年入學的。

我們的第三屆學長當中還有一位修行人,就是李子成(果清法師)、第六屆張滿足也成為修行人,就是佛光山依空法師。由此可知,李炳南老師在興大與東海的教 澤非常之深遠,他在佛門造就不少龍象,也在學界裁成一些後進,實在非常了不起。

raw-image



1.8K會員
495內容數
沙龍主持人多年前曾在UDN設置〔韓孟子的藝文空間〕開始數位平台寫作,至今退而不休,勤於筆耕,作品散見各平台。有基督信仰,思維正向誠摯,擁抱多元價值,對各知識領域都懷有敬意。樂於結交文友,携手同行;共同實現寫作理想。歡迎文友以合宜文字、開放心態暢談世事、分享生活思維與閲讀的蹤跡;更歡迎文友推薦加入,関注贊助,瀏覽追蹤。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