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我的ACL:前十字韌帶重建故事4—甦醒!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剛醒來的時候其實是昏昏沉沉的,也搞不清楚到底完成手術了沒,雖然我自己曾經有喝酒喝到斷片的經驗,但麻醉的感覺還是不太一樣,沒有頭暈頭痛,有的只是因為身體知覺還在恢復當中的模糊感。

老實說我並不討厭這個感覺,像是睡了一個很久很沉的覺,而且沒有作夢,腦袋得到非常充分的休息。

 

這應該是我這幾年以來,睡的最沉、最好的一覺。

 

隨著意識漸漸清晰能回答護理師的詢問之後,便被推回自己的病房。

記得入院時因為不想要在休息時被太多人打擾而選擇2人房,但是住院期間另一床的病友夫婦,他們入眠時此起彼落的打呼聲,依然讓我只能在他們醒著的時間才有辦法好好睡覺…

心中暗暗發誓,以後再有機會住院,我一定要選擇單人房。

 

左膝手術後

左膝手術後



手術清醒後的第一要務,就是小便,能夠正常小便才代表身體的機能有順利恢復,而手術是中午結束開始下午結束,即使我為了要盡快小便而喝了很多水,但還是一直到了隔天下午才順利解出,害我擔心是不是手術中有什麼差錯。

十字韌帶重建是關節鏡手術,所以傷口其實不大,約是2~3個比一元硬幣還要小的圓孔,只是因為我選擇的是自體韌帶移植,切了一部分的髕骨(就是膝蓋骨)韌帶來替代十字韌帶,也因為這樣在膝蓋前面開了一了超過10公分的切口。

 

當我第一次拆除繃帶看到這個傷口,真的怵目驚心。

142會員
63內容數
使用專案管理與商業分析的角度,分析並分享在職場與商場的所見所聞, 來與CK一起討論職場管理心法 & 人際關係心得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